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18|回复: 0
收起左侧

[美文欣赏] 浅淡韵律在诗中的作用

[复制链接]

34

主题

45

帖子

0

精华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18-11-23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浅淡韵律在诗中的作用
      文字是野马,韵律是缰绳,有了这根缰绳,野马就跑得规范、跑得优美、可作盛装舞步。文字是散落的珍珠,韵律是一根线,有了这根线,珍珠可以串缀成项链。一首好诗就象戴着脚铃跳舞的印度舞者,浑身都是节奏感,所以舞姿优美,赏心悦目。我们看泰戈尔的故事诗、拜伦的长诗,明显地感觉到诗中有一根筋,这根筋把诗篇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虽鸿篇巨制而牢不可破。这根筋就是诗的内在结构;韵律。所谓韵律,就是音韵和节奏。看一个诗人处于什么状态,首先看他对韵律的掌控,如果诗句是顺口溜的机械的押韵,说明作者处于创作的初级阶段;如果一组文字没有内在的联系,如同一盘散沙,说明作者没有音乐细胞,如同聋哑人,无法对语音作矫正。为什么很多饱读诗书的学者不能成为诗人呢?原因就是他们在气质上是个先天性的聋哑人。
      诗歌是带着韵律来到人间的,两千多年前产生的《诗经》就有完美的韵律,叠字用得多,很有节奏感。到了公元五世纪末,沈约等人对诗的声律提出了严格的要求,制订了四声八病的细致的规则,大概意思是,做诗必须平仄相间,八音流畅,那时候的诗是可以配上丝竹歌唱的。现在诗与歌分离了,但诗与韵律从未分开过,因为韵律是诗的一部分。为什么现在有很多没有韵律的诗呢?很简单,随着社会的发展,很多没有作诗气质的人也要过把诗瘾,他们有权利过把诗瘾。我把韵律好的和韵律差的各举三个例子,读者对照着看,她们就是不一样。
第一首;徐志摩的《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第二首;戴望舒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象我一样,
象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静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象梦一般地,
象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象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静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第三首;我自己的《蘑菇》
你擎着雨伞从面前走过
莞尔一笑,打个招呼
背影牵着眼睛走
我目送远去的一朵蘑菇
城市森林,楼影重重
看长街一沟车流
视线中断于十字路口
非份的心事涌上心头
今宵或许有个美梦
我在森林中采摘蘑菇

以上三首音韵和谐,情景交融,增之一字则太长,减之一字则太短,不可拆卸和更改。以下再举三首韵律很差的文字组合。

第一首;西川的《起风》
起风以前树林一片寂静
起风以前阳光和云彩
容易被忽略仿佛它们没有
存在的必要
起风以前穿过树林的人
是没有记忆的人
一个遁世者
起风以前说不准
是冬天的风刮得更凶
还是夏天的风刮得更凶

我有三年未到过那片树林
我走到那里在起风以后

第二首;张枣的《何人斯》
究竟那是什么人?在外面的声音
只可能在外面。你的心地幽深莫测
青苔的井边有棵铁树,进了门
为何你不来找我,只是溜向
悬满干鱼的木梁下,我们曾经
一同结网,你钟爱过跟水波说话的我
你此刻追踪的是什么?
为何对我如此暴虐

我们有时也背靠着背,韶华流水
我抚平你额上的皱纹,手掌因编织
而温暖;你和我本来是一件东西
享受另一件东西,纸窗、星宿和锅
谁使眼睛昏花
一片雪花转为两雪花
鲜鱼开了膛,血腥淋漓,你进门
为何不来问寒问暖
冷冰冰地溜动,门外的山丘缄默

这是我钟情的第十个月
我的光阴嫁给了一个影子
我咬一口自己摘来的鲜桃,让你
清洁的牙齿也尝一口,甜润的
让你全身也膨胀如感激
为何只有你说话的声音
不见你遗留的晚餐的皮果
空空的外衣留着灰垢
不见你的脸,香烟袅袅上升——
    你没有脸对人?对我?
究竟那是什么人?一切变迁
皆从手指开始。伐木丁丁,想起
你的那些姿势,一个风暴便灌满了楼阁
疾风紧张而突兀
不在北边也不在南边
我们的甬道冷得酸心刺骨

你要是正缓缓向前行进
马匹悠懒,六根辔绳积满阴天
你要是正匆匆向前行进
马匹婉转,长鞭飞扬

二月开白花,你逃也逃不脱,你在哪儿休息
哪儿就被我守望着。你若告诉我
你的双臂如何垂落,我就会告诉你
你将怎样再一次招手,你若告诉我
你看见什么东西正在消逝
我就会告诉你,你是哪一个

第三首;柏桦的《悬崖》
一个城市有一个人
两个城市有一个向度
寂寞的外套无声地等待

陌生的旅行
羞怯而无端端的前进
去报答一种气候
克制正杀向时间

夜里别上阁楼
一个地址有一次死亡
那依稀的白颈项
将转过头来

此时你制造一首诗
就等于制造一艘沉船
一棵黑树
或一片雨天的堤岸

忍耐变得莫测
过渡的迷语
无法解开的貂蝉的耳朵
意志无缘无故地离开

器官突然枯萎
李贺痛哭
唐代的手再不回来

以上三组莫名其妙的文字是怎么被当成诗的,令人费解。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京诗人论坛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9-6-25 18:31 , Processed in 0.080482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