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8|回复: 0
收起左侧

【白公智读诗】第048期《“血魄”的突围》 ——读山野浪人组诗《血魄》

[复制链接]

138

主题

1066

帖子

21

精华

特邀评论员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1-16 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血魄”的突围》

——读山野浪人组诗《血魄》

文/白公智

      灵魂在困顿中突围。这是山野兄这组诗歌的诗旨所在。
      整组诗歌由四节组成,每一节各有侧重。第一节诗人“沿着这个冬天的梦......灵犀,还在翻找生命的高度”;面对严酷的现实,诗人让血色魂魄开始突围。第二节诗人找寻血魄突围的出口和方向,“只是不知道那些被挥霍的善良/从哪里找到超度灵魂的起点”;第三节诗人抱以决绝的信心,引领血魄去突围。“横在冬季的骨骼,咔咔作响/肉体,以碎片的名义/向天空那把锋刃冲去/冰峦上溅出一滴滴血影/寒风在淘洗中验证灵魂的站姿/凭刚正被大地挤扁吞噬/一束目光,顽强射透一轮太阳”,那一份艰难冲突,绝不是简单的“入世或出世”那么简单,随后我将予以阐述。经过一番苦苦挣扎,血色魂魄得以突围或重生,血魄“落在山上,它滋润一棵草挺拔的脊梁/掉进河水,它是穿梭大地不死的念想”;第四节,诗人在血魄得以重生之后,似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出了内心的真实想法,好似交代一下血魄突围的意义所在。“能用生命中裸露的最后一节痛/让生命之血再向前爬行一尺”;“虽然一抹衷情无法闪烁光芒/它也给了天空一个高傲的说词”;“我只想抓住一个高尚的理由/把悲壮和梦想,镌刻在血红的山上”。
      诗人为何要引领灵魂去突围?当此物欲横流时代,人类社会似乎再也不可能停下来审视自己的内心世界,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似乎也不可能了。真如古人所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但诗人却不同,诗人永远与这个时代紧紧相贴,感应着时代的悲喜与命运,诗人的灵魂在滚滚红尘中煎熬,承受着炼狱般的苦痛。好似这酷寒之严冬(场域设置极其巧妙)。灵魂突围不是简单地出世或入世。按佛家理论,出世好似就是“信佛,食素;离婚,出家”。这样理解就显得太过低级了。诗人引领灵魂突围,是要以一个高尚的理由,“把悲壮和梦想,镌刻在血红的山上”,从而整体提升个人乃至整个人类趋近于一个“纯粹、本真、完美”的精神境界,哪怕“能用生命中裸露的最后一节痛/让生命之血再向前爬行一尺”。这种诗歌精神既令人震撼也叫人振奋啊!
      整组诗歌意蕴深厚,处处闪耀着哲思的光芒,读来震撼之余,也为之振奋。通读整组诗歌,语言几乎不成问题,一字一词都肩负着神圣使命,引领读者亦步亦趋,渐渐深入诗歌内核。记得有个诗评家说过:诗歌的境界,佳境为立意赋情交融,给人美的愉悦;上境则诗意中彰显哲思,给人以顿悟和美感;化境则张扬着诗意的精神力量,催人奋进。按此说法,这一组诗歌则几乎接近于化境,是一组不可多得的佳作。
      这也是我今天下午读到这一组诗歌,瞬间震撼内心的真正原因,忍不住要发几句评论。哪怕评得不好,贻笑方家呢,也要说出来,不吐不快。还希望山野兄多多包涵。
-------------------------------------
《血魄》(组诗)

文/山野浪人

(1)

沿着这个冬天的梦
结识了一季生涩与空白
灵犀,还在翻找生命的高度
血影,却跌痛了惨淡的笑容

遍地梨花把所有干瘪的情结
都爆裂在躁动的萌发里
似有一种喧嚣正粉墨登场
它沉沦了心角悲凉的陶醉

扎紧红尘情缘的口袋
不让那滴诱惑的血液流出来
我害怕它的滂沱会变得孤零
可惜没有风,告诉它回家的路程

(2)

我想为一种仰望作揖
凭高天凸出的寒冷
熄灭我血液的香火

喘息的阳光有些顽固
执意收走没有情调的冰痕

香囊中蹿出一些灯红酒绿
呢喃,在踉跄中扭曲
寒山阶上,唯有血色郁郁葱葱

不必打开被劫持的尖叫声
无形,自然会在无声中思考
虽然柔软之血无法叠起岁月的高度

随风而来的冷寂在血中浸泡
只是不知道那些被挥霍的善良
从哪里找到超度灵魂的起点

(3)

横在冬季的骨骼,咔咔作响
肉体,以碎片的名义
向天空那把锋刃冲去
冰峦上溅出一滴滴血影
寒风在淘洗中验证灵魂的站姿
凭刚正被大地挤扁吞噬
一束目光,顽强射透一轮太阳

诗酒,不想背负怯懦的沉重
一个裸露的根尽管还在颤栗
笑醉中切开胸膛,血亦豪放
无需打量天涯与心隅的距离
纵然那滴血会在天地间化为乌有
它已经完成了干净死亡的使命
喷洒,是善良不屈的再孵
镌印,是奋斗坚韧的重生

如果还有凛冽会刺破天光
那一定是我的鲜血在绚烂
落在山上,它滋润一棵草挺拔的脊梁
掉进河水,它是穿梭大地不死的念想

(4)
  
我想忍着干渴
在瘦骨还没有被阳光融化前
能用生命中裸露的最后一节痛
让生命之血再向前爬行一尺
  
红色,在狂野中覆盖清风
十面埋伏的暗香摆渡着泪水
血花,正斩断心痛的淤泥
虽然一抹衷情无法闪烁光芒
它也给了天空一个高傲的托词

冬,残忍地嗜啃着风干的往事
我的血,却深深地抠进大地的肌肤
没想过要收下你给我的小桥流水
我只想抓住一个高尚的理由
把悲壮和梦想,镌刻在血红的山上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京诗人论坛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9-1-23 04:40 , Processed in 0.059419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