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96|回复: 0
收起左侧

【白公智读诗】第40期 推荐翟营文诗歌

[复制链接]

138

主题

1066

帖子

21

精华

特邀评论员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5-23 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诗网之星】第九期:翟营文诗选
--------------------------------------------------------------------------------------
[推介语:关注翟营文诗歌许久了,品读他的诗歌就像《背靠亲人和万物》,有温度,有活力,有诗情画意肆意涌出,带来美和感动。他一直在生活现场,在尘世现场,竭尽全力去观察、思考、寻觅、挖掘,像和尚或道士,布施大慈大悲大爱,也像画家,忠实描摹生活的模样。他说:诗歌可以重建思想的秩序,可以诞生信仰和宗教。我信然,因为在我的阅读中,感觉他就是那个站在北祖国一面高坡上的诗歌信徒,“村庄是我永远的宗教/而我宁愿是她怀里的一株高粱”。这株诗歌园地里朴素的高粱,面对大地,面对生活,心怀敬畏和感恩,一直在虔诚地歌唱和赞美着,头顶沉甸甸的成果。故重磅推介。(公智语)]
--------------------------------------------------------------------------------------------------
                                      【诗网之星】第九期:翟营文诗选
--------------------------------------------------------------------------------------------------
    诗人简介:翟营文,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诗歌诗词学会副会长。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二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1988年以来在《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诗探索》、《诗潮》、《绿风》、《诗林》、《中国诗歌》、《中国诗人》、《鸭绿江》、《福建文学》、《飞天》、《啄木鸟》等刊发表诗歌600余首。获中国作协、《诗刊》社、《人民文学》杂志社等单位举办的全国诗歌大赛奖项百余次。入选《21世纪最佳诗歌》(2000—2011)、《2012中国年度诗歌》(漓江版)、《2013中国诗歌年选》(花城版)、《中国当代汉诗年鉴》2012卷等诗集。主编《中国当代公安诗人大展》(2013年卷)。2013年参加首届中国天津诗歌节并获中国天津诗歌奖。出版诗集《背靠亲人和万物》、《正午的甲虫》(合集)。现任营口市公安局《营口公安》编辑部主任。博客链接:http://blog.sina.com.cn/u/1683186123
-------------------------------------------------------------------------------------------------
   
翟营文诗选

《时间的尽处》

水的尽处是一片村庄
岸上有鸡鸭的恬噪和温暖的恬噪
水柔软无比,千万年将村庄
推向高处。水的歌声柔软无比
有谁能将那些模糊的面孔
一一辨认清楚。高处的坟上
有几丛翠竹,拔节的声音响彻十里
我热爱村庄的渺小,炊烟像是
一袋旱烟,均匀的呼吸像一条河
有谁在田垄上消失又有谁
从一条小路走来。他们的手里
风调雨顺,农谚灿烂
民俗的儿女挤满大地
时间的尽处挤满影子
我站在高坡之上
村庄是我永远的宗教
而我宁愿是她怀里的一株高粱

《亲人一样背靠大地和万物》

现在让时间静下来,命运也静下来
让高处的依然回归高处
我就能看到你的“皓皓之白”在高山之上
在谷物之上,让清晨更加洁净
让江水的泥沙停下来,让历史还原
如果我俯下身去,你在大地的深处
大地上的生命都承载着嘱托
粮食滋养万民
春风唤醒良知
那就让我在幸福里记住忧伤
记住亲人的面孔
终生被大地和万物照耀

《扎实》

春天里有那么多细小的陷阱
一些花朵是有毒的,它坚硬的牙齿
在考验着善良的耐力。一些花朵
在夜晚的掩饰下迅速枯萎,它的丑陋
才是最真实的。陋巷里陈旧的房子
代替不了亲人的消息,就如
此刻河流决然的转身
而它身后树木的漠然,多少
让人有些伤感。有谁会记得
野菜里微微的苦味
有谁知道空旷的边际
如果你不介意肋骨的疼痛
那你一定忘记了热爱的样子

《从一朵花开始》

从一朵花开始,从一粒尘埃的
快乐开始,钟声里有我广阔的温润
我还可以像那些羊一样,边回头
边抱紧落日身后的草地
我相信火种还是温热的
相信家园没有改变方向,相信
雁叫的回声就是答应过我的事情
从前我相信过的,现在
依然坚信不移
即使从一粒尘埃开始,我也会
等到一朵花慢慢睁开眼睛

《远  足  者》

现在都暂时暗下来,关于
明天的话题,院子里的那些草
都疲惫地没入深秋
不要提起玫瑰和天堂
我只相信落日和灯盏

我们都曾误入空山,误入词汇
的温度和忧伤,期待水做的翅膀
和向日葵结实的手臂,来证明阳光
证明我和这个世界还在相爱
那么打开流水打开花朵的声音

我知道还要再花费些时间
去辨认雾中的道路和田园上的影子
还要记住你不断更换的地址和面容
然后尽量把你想象成新鲜的
一株植物,一座桥,把自己想象成
远方未曾谋面的村庄

《秋天了  那个除草机还在响着》

那个老式陈旧的除草机还在响着
像秋天一阵不断的咳嗽,带着尘世的
微凉,青草的味道,在这个午后漫开来
这阵强大的青草气息
是一个季节最后的谢幕
像一个人在被修剪头发,从头到尾
那些草默不作声,对着天空默不作声
沉默的心事只有除草机能懂
铿锵的节奏中草沫乱飞阳光乱飞
那个老式的除草机现在
正从一个坡上缓缓移过来,象在努力
完成一件必须做完的事情,他的声响
听起来,有些骨节的支离和疼痛

《春天打开一扇门》
  
多么慈悲的春天啊,阳光的宽容
布施给每一个生命。而把冬天的
残酷一带而过,轻易就原谅了
那些寒冷和死亡。她左手托着残雪
右手里的小草喊出了第一声爱

山河无边,十里长亭尽染柳色
你可以背对天涯,写一封家书
也可以站在阳光里,先让影子忏悔
接受日月的洗礼
不要轻言放弃,十里长亭有人等待
一杯淡酒,消解多少恩怨
也不要深藏内心的锦绣
春天的门,已然为你打开

《春风沉醉的晚上》

薰衣草的香味,午夜细微的虫鸣
这暗涌的潮湿。明月越来越高
高过笛声和树叶的私语

我知道这盈盈的时刻,会有
故事悄悄进入情节,一些花独自
开了又落了,该是多么让人伤心
可以虚拟结局,温暖的小屋子
怀抱幸福的人,面容不再苍白
远山停在黎明,悄然若问候
这时候你会梦到一场秋霜吗
或是轻轻吟出那首南乡子

《执子之手》

亲爱,我们烧柴取暖
背靠春天,在阳光中耕作
生息,在有星星的夜晚
感叹机缘和幸运

我们甚至还可以回到从前
那么大一片油菜花,你可以
和一只蜜蜂一起沉醉一次
一句呢喃里有无尽的江山

甚至踏遍青山,让荆棘划出
伤口,让寒霜检验忠贞,让路途
结识路途,直到面容模糊
空山不再有回声

当我们看遍了世间所有的风景
你和我约定
只看细水长流
--------------------------------------------------------------------------------------------------

附:诗评一篇
写诗,为了遇见更好的世界
——读翟营文诗歌
作者:刘亚明


翟营文一直是我关注的诗人。
经常在电脑文档中留存他的诗歌,以便更全面深入地了解这位与我只有一河之隔、同在政法战线工作的诗人。事实上,翟营文的诗歌离我也很近。因为,他的诗歌写出了更真实的世界,让我们遇见了更多的美……


翟营文的诗歌涉猎的范围很广,对于人生的理解也是多角度的。
每个人在家庭和社会之中,都扮演着各种各样的角色。对于各种各样的人物,特别是地位卑微人物的描绘,翟营文一直尊崇将人物放在社会大背景之中,很好地把握细节和现场感等方面的东西,以真实和美打动着读者。《一个叫廖继冰的人在换变压器》,当属工业题材的诗歌,但同样充满了人性化的意蕴。
对于忙碌和机械/一台变压器是必不可少的,支撑起/整个古店乡黑夜的沉重/十几个工人喊着号子,整齐划一/一台变压器的陈旧和伤已/无法修复,他们离开后那些变压器/会替代他们,坚守/我始终没有看清那个叫廖继冰的人/黄色的安全帽像缩小的无数个太阳/十几个人的衣襟被风吹拂/有山民在喊廖师傅廖师傅廖师傅/廖师傅就应一声,一碗水的热量在旷野里/很快就散失,他始终埋头在变压器上/因为他们这个旷野一下子小了许多/一些细节在这个上午有了/不同平常的意义
在生活当中,我们会遇到很多的困难和问题。“对于忙碌和机械/一台变压器是必不可少的,支撑起/整个古店乡黑夜的沉重”,就拿一台变压器的维修或更换来说,不能缺少电业外线工人的劳动。更换变压器这个庞然大物,最直接的办法,就是通过电力工人脚踏实地的工作来实现。然而,这样的劳动是艰辛的,尤其是在冰天雪地的山区,更换一台变压器的困难可想而知。那么,如何用诗歌的语言记叙这个事情?怎样在这种平凡的劳动过程中发现诗意?在这首诗当中,翟营文并没有刻意渲染什么,而是把这样的场面一再缩小,仿佛放弃了更换变压器的“过程主线”,而侧重于对一个名叫廖继冰的人的叙述。如此叙述,体现了“个性的东西”有时能够反映全局的特点,就是通过对一个普通劳动者劳动过程的叙述,反映十几个工人的整体劳动效果,增加诗歌的实际表达内容,以小见大。可以说廖继冰就是这些工人的一个缩影。“缩小的无数个太阳”“衣襟被风吹拂”“一碗水的热量在旷野里/很快就散失”,也都着墨细微,很快就把我们带到劳动现场当中的场面里了。
从这首诗中,我们不难发现,翟营文是带着一种同情或责任来书写的。他把写作的姿态一再降低,抒发着对劳动者的热爱与歌颂。诗歌结尾,“因为他们这个旷野一下子小了许多”,烘托了热烈的劳动场面,也凸显了电力工人的劳动价值。



守护
每天他都会来擦拭墓碑
数一遍亲切的面孔,像数一群
自己的兄弟和亲人
下雨的日子,那些松柏会代替他
不断地弯下腰去
讲述今天的美好,更多的时候
老人默默地站立
直到天空更加高远,阳光更加灿烂
他的内心已经容不下一丁点瑕疵
人生就是一次旅行,也是自身求生存、求发展的一个过程。
然而,什么时候我们都不能忽视,人生还有一条谁也不能改变的规律——生命只有一次,并且时间有限。在此,翟营文的诗歌《守护》通过对一个守墓者的描写,说出了自己对人生意义的理解,说出了他心中的沉重和敬仰。“每天他都会来擦拭墓碑”,反映了守墓者的敬业和对逝者的深切怀念;“数一遍亲切的面孔,像数一群/自己的兄弟和亲人”,渗透着浓浓的情感和回忆;“下雨的日子,那些松柏会代替他”,巧妙地进行了一次人与松柏的置换,暗喻守墓者的牵挂;“弯下腰去”“讲述今天的美好”,以及“站立”“高远”“灿烂”等,将逝者的英勇悲壮写了出来。生命很短暂,时光稍纵即逝。由此来说,缅怀过去,我们这些“后来者”都没有什么理由荒度光阴,面对时光绝不应该那么从容,那么洒脱。
有人形象地比喻,生命是一根甘蔗,甜甜地,吃一口就少一节。从《守护》中我们读到的并不是这些,而是生者对逝者的敬重,对精彩生命的哀思、感动和祭奠。《守护》与翟营文的另一首诗歌《一个叫廖继冰的人在换变压器》相比,一个是写守护英雄的墓地,一个是写和平年代的一位电业外线工人,尽管诗歌描写的对象不同,但我们不能不看到,这些都是对社会“正能量”的挖掘和褒扬,我们也不能不想到每个人在今后的生活中应该怎样地面对。这首诗最后一句“他的内心已经容不下一丁点瑕疵”,留下了思索,远远超出了对普普通通生命的怀念,内心的崇敬油然而生。



读了诗歌《嘘,安静》,我的脑海里就有了一幅画。
相信,读这首诗的朋友会和我一样有同感。这幅画,当然不是虚幻迷离的,更不是主观臆想的,而是翟营文通过安详的文字提供给我们的。
现在多么安静,白云的白/落到天鹅身上,野草敞开心事/草籽落到水里被鱼儿吃掉/野鸭子的梦连着马尾湖的梦/芦苇的空隙中季节挤来挤去/黑河像一个生命的巢穴,被安静包裹/黑鹤的嘴轻轻啄破……/现在可以顺着水流的方向安置幸福/可以随波逐流,听凭命运的摆布/一只不知名的小鸟,灰褐色的/身子在风中抖动,目光好像凝固了/一株草的身下曾是一片海洋/你看那两只水草深处的野鸭子/紧紧靠拢,它们幼稚的爱情/就是这个中午的全部
——《嘘,安静》
一首诗,总要有意境的体现。这意境,在我们品读诗歌的时候就会感受到,或多或少、或深或浅。阅读者通过对诗歌的阅读,在脑海之中略过“动感的画面”,形成思想上的共鸣和内心的“通感”。这些画面、共鸣和“通感”与我们的学识有关,与我们的经验有关,也与我们的想象力有关。如此诗歌的“二度创作”,也是没有止境的,而且每次阅读都会有新的画面闪现。那么,让我们好好地品味这幅画的场景吧,“白云的白/落到天鹅身上”“野草敞开心事/草籽落到水里被鱼儿吃掉”“野鸭子的梦连着马尾湖的梦”,这样描写安静,也许更好地发挥了翟营文诗歌形象化写作的特长。细细地品味,潜心地琢磨,“静中”充满了“动感”。包括,“落到、敞开、吃掉”这些词汇,应该说理所当然地冲淡了画面的“静的成分”,但恰恰因为这些“动”,反而把这幅画的“静”给写活了。我尤其喜欢“白云的白/落到天鹅身上,野草敞开心事/草籽落到水里被鱼儿吃掉”,极具生活气息,倘若没有一定生活经验是写不出这样的诗句的。“现在可以顺着水流的方向安置幸福/可以随波逐流”与“一只不知名的小鸟,灰褐色的/身子在风中抖动”的画面感十足,语句熨帖,令人遐想。这也让我想起辽河每年春天开河、滚滚河水裹挟着巨大冰块西下入海的壮景,内心的“震撼”油然而生。应该说,翟营文将这首诗的“画面”安排得错落有致,处处体现着和谐美好。“它们幼稚的爱情/就是这个中午的全部”,还将这幅画还赋予了时间的概念,读来新颖别致,爱意浓浓。



茶品即人品,茶道即人道。
在茶事体验中寻求意境,感悟人生的真谛,也是社会发展进步的表现。在翟营文的诗歌《哦,那些苦涩后面的清香》中,我们能够读出了因茶而引出的话题,从中获得一些感悟或启示。
在品茶中,翟营文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品茶需要有茶心,需要静下来/静成金鸡山、金竹坪上的一块石头/荣辱不惊,与茶一同领略/山上的风雨。需要低于茶/向茶的灵性致敬,谦卑地向一种文化/低头。需要放下全部/让自己成为一杯透明的水/品茶需要极致的耐心,需要品出/茶叶的叶脉和满山的虫鸣/需要从石羊河漫水河太阳河的/源头品起,需要把阳光品成清凉/把烦躁品成露珠/然后就可以进入到一种境界了/进入到”瓦壶天水菊花茶”的境界了/进入到”茶歌乡语,身回故园”的境界了/然后便可以触及到茶的苦涩/哦,那些苦涩后面的清香
“心原本是一壶茶,包容百味,因吐纳而常新。”茶人通过品饮而悟道。
按照翟营文的说法,品茶不仅需要有“茶心”,还“需要静下来”,而且静成“一块石头”。前面的“茶心”“需要静下来”好理解,而静成“一块石头”,则把品茶人带入了一种“禅意”状态。茶道文化是一种“综合”文化,是东方文化和人文精神的精粹,其背后有数千年文化传统和历史沉积,高深神秘,意味隽永。翟营文把喝茶而带来的一种特殊意境,推向深层次或理性化的认识,以“荣辱不惊,与茶一同领略/山上的风雨”,展现了文人雅士品茶的应有状态和对传统文化的恪守,并且指引我们进入一个默想的人生世界。诗中的五个“需要”,归纳总结了修身养性的几个方面,既让人们体会茶给人带来的妙趣,也诠释了茶与人的自然天性联系。
美籍华人韩素音女士说:“茶是独一无二的真正的文明饮料,是礼貌和精神的化身”。翟营文通过这首诗也在阐述着这种思想,让我们从品茶的过程中放松“心灵”,睿智地处理好各种复杂的社会关系,坦然面对周遭世界。需要说明的是,“然后便可以触及到茶的苦涩/哦,那些苦涩后面的清香”,这样的诗歌结尾有戛然而止的味道,让我感到如果没有了喝茶过程中“慢品”的境界,而多多少少丢失了诗歌所应有的“余韵”。



“一滴酒可以做山河之主”,是翟营文诗歌《一滴酒的全部》的起笔之句。
不能小觑一滴酒的作用,也不能不被这样的诗句打动。这样的起笔,让我们看到了东北人的豪迈大气,看到了饮酒之人的爽直与果敢。
一滴酒可以做山河之主/脱胎换骨或悲欢离合/完成轮回。一滴酒醇厚无比/取夜晚的神秘和花朵经历的风雨/酿出的,那么多的赞美之后/江山无限,醉眼中家国有佳人/红粉褪尽还复来。一滴酒离家万里/亲人无消息,春天已失。一滴酒/可以将自己放在窗前任时光清洗/收获五万里的光阴和繁华/那句随口而出的/誓言,千年后刮骨疗毒
有时,谈及一滴酒,还莫不如说就是在谈及一个人。想必有喝酒或醉酒经历的人都有过“酒壮英雄胆”的感觉,那么在酒精的作用下,“做山河之主”是顺理成章的,我们不必怀疑。而“脱胎换骨或悲欢离合/完成轮回”,直抵人生的状况或境遇,澄明了一滴酒的檀变。在翟营文看来,一滴酒的酿造也等同于一个人的修炼,“一滴酒醇厚无比”,隐含对一个人成长的描述。酒是性情之物,不同于一般口腹物欲,悲喜都可能是开杯的理由。“那么多的赞美之后/江山无限,醉眼中家国有佳人/红粉褪尽还复来”,对歌舞升平、豪饮气概以及江山的更迭,作了非常简约生动的描绘。酒的芬芳美味,可以使人心绪不宁、思绪万千。我猜想,翟营文一定是具有“酒功”之人,而且酒量不凡,他对酒的解析透彻干净,“一滴酒离家万里/亲人无消息,春天已失。一滴酒/可以将自己放在窗前任时光清洗/收获五万里的光阴和繁华”,再次大气地写出酒与故乡、与岁月割不断的联系。
我们不知道,一滴酒在历史长河当中能有什么不同寻常的意义,但通过翟营文的此番描写,使得我们对“酒文化”有了进一步的认识。翟营文的诗歌有来自生活的扎实,也有自身的体验。“那句随口而出的/誓言,千年后刮骨疗毒”,再次告诉我们,“酒的功力在酒之外”——酒中,有哲理,有思乡情绪,也能暴露灵魂。通过一滴酒来揭示历史、品味人生,谁能说这不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呢……



爱家乡,是人们的本性。
东北平原这片土地神秘、宽阔与豁达,盛产大豆高粱,还适合诗歌的生长。翟营文爱东北平原,爱家乡,以《风吹过东北平原》的立题告诉了我们。这个立题,本身就给人一种辽远、宽舒的印象。
还有什么能让我在这个黄昏闭口不语
我的亲人啊,这些风如刀子
重回少年,在黄昏拾捡粮食
在清晨被露水打湿,把命运再一次交给村庄
像一颗庄稼一样站在田野
那些风忽高忽低
我就被吹得起伏不定
应该说,这首诗描写的背景很大,还带有抒情的特点,但所用的文字不多,不乏沉思的意味。翟营文没有以深宏博大的气势来渲染,也没有用什么具体的大场面来摹写东北平原,而是用“亲情”来打动读者,增加亲近感。第一节的两句,表现了对逝去亲人的怀念,“黄昏”让我们想起回家的路和家的感觉,“刀子”附着痛感,暗指岁月掩埋了亲人,割断了与亲人的联系。第二节把时间大跨度地前移,选取少年曾经经历的情境:“在黄昏拾捡粮食”和“在清晨被露水打湿”,用这样“实际的场景”说出自己的爱,使人想到时光的流逝。接下来,“把命运再一次交给村庄/像一颗庄稼一样站在田野”,回归了生命的原点,将东北平原的远景再次拉近一步,让东北平原一再缩小,缩小成生我养我的村庄。这样越来越细腻的笔触,抒发了作者爱东北平原的情怀,也申明了村庄与“我”的血肉联系。“那些风忽高忽低/我就被吹得起伏不定”,突出了“风吹过”的内涵,这样的“风”,由实转虚,鲜明流畅,寓意深刻,体现出被风吹走的是时间和生命,较成功地烘托出了东北大平原的深邃。



不知道翟营文是在什么背景下写的《一直在襄阳》。
襄阳因为有三国时期杰出政治家、军事家诸葛亮的故居,而成为远近闻名的山水名城,“三顾茅庐”的故事就发源于那里。据了解,翟营文一直在辽宁营口生活工作,他的诗歌写到了这个地方,并且称一直在襄阳,恐有其因。我想,泛舟汉江,把自己当成襄阳一员,忘我地投入那片热土,文人墨客或许都有如此的怀想与期冀吧。
我一直在襄阳。喝汉江的水/吹着汉江的风,江水包容了/我的自私和狭隘,在檀溪路/狭小的空间里写诗、相爱、抚养儿女/襄阳就是我的安身之所/是我实际意义上的家乡和祖国/热爱女贞和紫薇像热爱我的恋人/爱上街边那些无欲无求的人,是他们让/时光安静下来,缓慢下来
读完这首诗,我们能够深感翟营文对襄阳深切的爱。“喝汉江的水/吹着汉江的风,江水包容了/我的自私和狭隘”,如此写襄阳富有真情实感和深遂的意境美,能够打动人心,足见翟营文诗歌写作的深厚功力和对襄阳所投入的情感。“在檀溪路/狭小的空间里写诗、相爱、抚养儿女/襄阳就是我的安身之所/是我实际意义上的家乡和祖国”,通过托物言志的手法,将个人狭小的空间,与家乡和祖国的前途命运联系在一起,包含一种昂扬向上精神,也再次强调了“我”、襄阳和祖国密不可分的血肉联系,突出了爱襄阳,爱祖国的主题。在网上查了一下,作为国家级园林城市襄阳的市树、市花,女贞树和紫薇花在襄阳地区得到了广泛栽培,并成为襄阳人心目中最美丽的花木,寄托了对美好生活的热爱和追求。难怪,一向稳重的翟营文发出“热爱女贞和紫薇像热爱我的恋人”的热烈诗句。
“自言自语”是翟营文这首诗另一大特色,这样“以我为中心”的表达,语句平和,情感饱满,很精彩。“爱上街边那些无欲无求的人,是他们让/时光安静下来,缓慢下”,也可以看出翟营文的为人为文的低调、谦虚、勤勉、清雅和追求。




《依照宋词的韵律》在写一个历史事件,或一次血腥的杀戮。
然而,文学毕竟不是历史,更不是具体事件、情节的照本宣科。翟营文有能力用诗歌驾驭历史题材,并且赋予诗歌新意与内涵。
命运和刀剑的光洁比邻/一块玉的命运也和杀戮比邻,血的流向/让玉有了生动感,歌舞升平玉上生烟/玉的温润光泽普照四方/依照宋词的韵律,有时也为玉碎/壮士一去不返/姻缘破碎,雨打芭蕉/宋词的柔软是美好的极致/羽扇纶巾,环佩叮当/忘掉敌人,一块冰冷的石头/被岁月捂热,一首词的内质柔软无比/香草美人的命运大抵如此
依照宋词的韵律,我们果真就能走进宋朝,就能陷入一场铁马金戈的战场吗?当然,这并不是翟营文的初衷,这里他把一个人和一块玉的命运与刀剑、杀戮相提并论,将和平安宁与争斗纷乱相提并论,并且以玉为话题引申了一个人的命运,谈“血的流向”“生动感”“歌舞升平”和“温润光泽”。读了这些,我特别地相信,一块玉就是美好或者一个令人敬仰的词人的化身。“依照宋词的韵律,有时也为玉碎”,显现宋词的韵律具有刚阳气节,给宋词的韵律赋予了生命的意味。翟营文对于壮士一去不返,甚至姻缘破碎的写意,再次渲染征战的氛围以及征战导致的家庭破裂。这里,翟营文将历史的一幕浓缩在寥寥几句诗歌之中,彰显诗文的大气。“雨打芭蕉/宋词的柔软是美好的极致/羽扇纶巾,环佩叮当/忘掉敌人,一块冰冷的石头/被岁月捂热”,充满了对美好生活的憧憬,这也是翟营文人心向善思想和品格的自我写照。这首诗以“一首词的内质柔软无比/香草美人的命运大抵如此”为结尾,再次将宋词与人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凸显了宋词的力量和在历史进程中的作用。



“用我一个人的呼吸把空洞填满”,我们不能不佩服翟营文这样的大胆想象。
这句诗,出自翟营文的诗歌《夜色是一个词的内部》。从诗歌题目上看,有些抽象,但很诗意,需要仔细地玩味。
小船空了,月光空了/掏出各样人生,船板放弃了挣扎/摇船女茉莉花的香味还在/水上空了,丝竹戛然而止/晚风空了,石阶上有一片水渍/一个词的内部是如此空旷/那些突然隐去的庞杂和凌乱呢/朱红的颜色已经斑驳,灰瓦上有了/堆积的灰,这些都被夜色掩盖着/在夜晚一个词是真实的/黑影在角落里堆积,越来越浓/流水停在一个时刻,我更喜欢此时的/周庄,只属于我一个人/用我一个人的呼吸把空洞填满
这首诗的画面感很强,将黑夜、小船、流水、人家、石阶以画面的形式记录。“小船空了,月光空了”,本无更多的诗意,而“掏出各样人生”,让小船、月光立即鲜活生动起来,这样的一个“掏”字动感十足,冠以人的行为,又意味着什么?这里,翟营文十分巧妙地设计了一个诗歌开关,极力地用一些事和场景说出夜色的“空”,暗里交代时光的流逝,闭合了新旧两个世界。诗歌对船板、摇船女、丝竹的提及,也都是为“晚风空了”提供依据,象征一切都将老去。“石阶上有一片水渍”,由此及彼地衬托“空”和“静”,表现出有人的存在,却不见人的活动,这种真实的场面,在我们的眼前,甚至也可以高悬在记忆的天空。“一个词内部是如此空旷”,具有神秘感和穿透力,张扬着一种静态美。诗歌中,翟营文把“庞杂和凌乱”“朱红的颜色”“灰瓦”分别与“隐去”“斑驳”和“堆积的灰”相组合,转而统统以夜色的掩盖来表现事物的古老,这样的诗感很浓。
“黑影在角落里堆积,越来越浓”,写得深刻而质感,反复地读,有很多的联想生出。真佩服翟营文的想象力和文字功底,这样的文字组合,往往超出了这些词组的本身。读到这首诗的结尾,“我更喜欢此时的/周庄,只属于我一个人”,令人恍然大悟:原来这首诗歌,是以倒叙的方式写就。这样的写作方式,又给了我们一个惊奇,有出奇制胜、始料不及的效果。



不用说,除了后天植入,从人的身体里抽出一块铁是不现实的。这里,不现实的东西,偏偏被翟营文写入了诗歌,并以此为题,成就了一篇美文。这样的诗化语言,很生动,也很快被我们所接受了。请看《从身体里抽出一小块铁》:
被这无尽的转动裹挟着,轰鸣让/夜晚猛然醒来,棉花被夜晚吞进去/被劳作吞进去,在黎明交接班时/工厂吐出我的名字和乳白的天空/吐出一小块河流和街道,我单薄的身影里/除了时间的骨头将一无所有/棉花注释工业和农业的联系/我是城市的一枚刺,希望城市慢下来/铁在内心敲打出声响,我的分量/比黑夜沉重,我在代替机器行走/代替一种精神和意志,从我的身体里/抽出一小块铁,轻轻敲打/比这周围的浮躁要沉重/能听到脊梁发出的声音
和一些现代工业题材的诗歌一样,翟营文的这首诗有些沉重。说其沉重主要因为,在社会大生产的情况下,人与时间、钢铁机器,或者说与命运的较量和抗衡,以及不堪负重达到了极点。生产事故、超负荷的劳作、昼夜不分的生活,榨干了劳动者的血肉,这些不能不引起有正义感诗人的口诛笔伐。“被这无尽的转动裹挟着,轰鸣让/夜晚猛然醒来”,我们在这首诗里看到,翟营文以棉花的加工为切入点,用诗歌剪辑下来的劳动场面,表现着农村和城市的差别和“无产者”的悲哀。诗歌中,两个“吞进去”和两个“吐出”发人深省,扣人心弦。这样对现实的抽象写意,为能够“从身体里抽出一块铁”做了很好的铺垫。我们不祈望一首诗歌能够改变什么,但我们需要看到社会的正义和良心。正因为如此,翟营文很好地把握诗歌歌颂与鞭挞的尺度,对无奈的社会现实进行有理有据的批评和揭示。
“棉花注释工业和农业的联系/我是城市的一枚刺”,当然在说对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希望城市慢下来/铁在内心敲打出声响”,说出农民工想改变工作的快节奏,发出了内心深处的不满。“我在代替机器行走/代替一种精神和意志”,分明在说肉体与钢铁的错位,灵魂与现实的极度不和谐。翟营文通过这首诗仿佛完成了一次推理验证,进而得出“从我的身体里/抽出一小块铁”的真实性。那么,“抽出一小块铁,轻轻敲打/比这周围的浮躁要沉重/能听到脊梁发出的声音”,又该是多么的悲催与心痛……

十一

我相信,《这一群热闹的女子要去往那里》就是翟营文对所见场景、人物的一个真实记录。这个记录,让我们感觉到春天乍暖还寒,也让我们看到了“这一群热闹的女子着单薄的衣衫”,离开家乡,勇闯世界的场面。
这一群热闹的女子着单薄的衣衫/袖子里收藏冬的寒凉,风一吹/她们便敞开内心的香/如果她们单独行走也是一小块春天/单薄的身子撑住夜晚,浅浅的呼吸/藏着命运的玄机/而现在她们结伴而行呼来唤去/她们的名字一定和爱有关/像一口幽蓝的结冰的泉水/没有什么能让她们回过头来/甚至不能让她们停留一下/她们的脚下田野长满星星/而城市是孤独的/春天正注视她们,河流/变得更加柔和/这一树的风光也唤不回她们/片刻的回眸,还有谁会像/这一群漂亮的女子旁若无人/带着无尽的繁华,喧嚣而过
如果单纯地从这群热闹的女子“猫冬”之后,回城里打工,也无新意,如此素材,恐怕人们早已写烂了。翟营文深知诗歌写作要跳出自己和别人框子的道理,也深知“嚼别人的馍没味”,千方百计地构建着自己独立的写作风格。诗句新、意境不俗、善于捕捉生活信息、独辟蹊径地传递出自己的所见所感,是翟营文这首诗的写作亮点。“袖子里收藏冬的寒凉”“风一吹/她们便敞开内心的香”“如果她们单独行走也是一小块春天”“单薄的身子撑住夜晚”“浅浅的呼吸/藏着命运的玄机”,这样的诗句都很精妙,都可以独立成章。然而,翟营文追求的并不是这些,在他文字的背后,还有乡音乡情的观照,还有这群女子未卜的前程。“她们的名字一定和爱有关”“像一口幽蓝的结冰的泉水/没有什么能让她们回过头来/甚至不能让她们停留一下”“这一树的风光也唤不回她们/片刻的回眸,还有谁会像/这一群漂亮的女子旁若无人/带着无尽的繁华,喧嚣而过”,映射着一丝爱怜、焦虑与迷惘,包含着怎样对待社会的变革,如何安顿不安分的心灵,以及对生活与生命的拷问……

十二

国家野生保护动物的被猎杀,这是利益驱使下的魔鬼行为。面对屡禁不绝的此类事件,无奈的翟营文异想天开地琢磨出在心上建一座围场。这样的围场当然不可建,形同乌托邦的虚幻梦想。然而在诗歌《在心上建一座围场》里,这种清醒竟然童话般地得以实现了——
在心上建一座围场,让雌雄麋鹿/自由交配,不躲避射杀,在家里/安闲行走,风最好是轻柔的/天空是晴朗的,充满苹果的香味/不要相机,也不要车站和旅馆/骏马奔驰的尽头是一片/金黄的油菜花。风吹来森林的潮湿/天鹅的影子是这个傍晚的伴侣/河流平静,野鸭子的生活/缓慢又幸福。在心上/建一座围场,把冬天围在外面/只要秋天和春天,夏天是另一个/冬天,山峦还原成山峦/泉水成为湖泊。雾终要消散/把仇恨围在外面,把欲望围在外面/围场里百鸟鸣唱,繁衍生息/一只黑琴鸡会把你当做另一只/狍子会为自己的笨拙而羞涩/在心上建一座围场,把木兰围场/一点一点搬进去
这里,翟营文所罗列的“麋鹿”“在家里安闲行走”“金黄的油菜花”,等等,都对野生动物的保护寄托了美好的期待。“风最好是轻柔的/天空是晴朗的,充满苹果的香味/不要相机,也不要车站和旅馆”,将世外桃源的生活与现代的空气污染、人口的密集聚集的情况联系起来,并且设想,“骏马奔驰的尽头是一片/金黄的油菜花。风吹来森林的潮湿/天鹅的影子是这个傍晚的伴侣/河流平静,野鸭子的生活/缓慢又幸福”,如此画面像电影电视一样逐一呈现,将绿色生态环保和没有捕猎的内容不留刻痕地写入。应该说此类题材的诗歌不好下笔,弄不好很容易陷入口号式的写作,但翟营文极力地避免这些,甚至天真地想象:“把冬天围在外面” “山峦还原成山峦/泉水成为湖泊”“把仇恨围在外面,把欲望围在外面”。
这首诗的最后,“在心上建一座围场,把木兰围场/一点一点搬进去”,力图表明这项利国利民功在千秋的活动,还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当然,这首诗的写意算不得出类拔萃,但客观地为我们的心灵开辟了一个栖息的场所,也为环保诗歌题材写作开了一个好头。

十三

在这个大地上,人总是卑微的活着。无论怎样,那些真正创造和推动社会历史发展的人,那些在泥土中耕作、苦乐交集、常常忘记了自己身份人,他们崇拜土地、喜欢庄稼,在休息的片刻,也喜欢像看自己孩子一样看着土地和庄稼,他们在与泥土打交道的过程中耗尽了自己一生。这比任何珠宝都珍贵千倍万倍的人生,平淡而真实。
农人在田垄间挺直腰杆/数二十四节气,把曦光数得/越来越亮,雨水在黎明前来临/落在屋后的田野上,雨水指引九月/做庄稼的儿子,与植物共同/流着大地的血脉/长清秀的果实,受大地的恩宠/让镰刀飞舞,把骨骼和血肉交出来/卸下思想和欲望/在草木的注视中走回草木/身心净美,不带一丝杂质/鸟鸣洗净蓝天/像九月一样自由自在/身心净美就能望见道路/望见家乡和祖先/身心净美哪怕草木一秋
——《接受草木的注视》
更多的农人就是这样忙忙碌碌,“在田垄间挺直腰杆/数二十四节气,把曦光数得/越来越亮,雨水在黎明前来临/落在屋后的田野上”,如此来自田园生活的美妙情形,真切自然。如果把这些看成翟营文对春天、夏日的简单描写,那么,“雨水指引九月/做庄稼的儿子,与植物共同/流着大地的血脉/长清秀的果实”,完成了夏日到秋季的过度。与庄稼进行对话,为抚慰我们的心灵,打通了一条隐秘的通道。其实,山河大地、茫茫宇宙,乃至卑微至极的蚂蚁小草无不和我们的生命息息相关。翟营文这样动情的表述,可见他对诗歌语言的把握能力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翟营文的诗歌追求完美,因为在他看来只有完美的诗歌才能直抒胸臆,才能实现心中最直接、最全面的表达。他极力地挖掘和发现我们身边的美,体验着身心静美,开镰的时候,诗人的心动了一下:“受大地的恩宠/让镰刀飞舞,把骨骼和血肉交出来/卸下思想和欲望”。“不带一丝杂质/鸟鸣洗净蓝天/像九月一样自由自在”,这样的语言成熟,如秋天辽河盐碱地里收获前的稻穗,沉甸甸,并且泛着金黄的光芒。“身心净美就能望见道路/望见家乡和祖先/身心净美哪怕草木一秋”,这样强调身心静美,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留有回味的余地,给诗作增色不少。

十四

汉字,也是人类的文明结晶。相信,每个汉字的使用者对汉字都有发自肺腑的热爱与陶醉。这热爱与陶醉,源于一种最本真、最实用的欣赏,有时竟是一种震动心灵的吸引。对此,翟营文的《叩拜汉字》有了这样的描述:
从土地上抬起头来,看到了飞鸟/看到了自己的简陋和笨重/结绳记事的绳拖着岁月的沉重/一些鸟落下成为文字的一部分/一些鸟继续飞翔,记下时光的痕迹/文字多么高贵,文字的落下重如千钧/天落大雨众神拱手,在文明中行走/黄帝记下药方和尘世的痛/向文字叩拜,向最初的文明叩拜/帝王高高在上,文字闪闪发光/这些文字高傲无比,托举起历史/取山水的灵韵,植入民间的沧桑/让我以晨露洗手,面带虔诚/叩拜文字,叩拜一种智慧/拿出纸笔写下横平竖直/每个文字都是一个神/在凄风苦雨中,固本强基/让正义更加端正,让妖邪现行
语言、文字里表现出来的世界是别具一格的,不同于声电光技术,也不同于直接感受,特别是诗歌的语言和文字,扩大了这个世界想象的空间。至少在我看来——一个用心灵去向往文明,敬畏文化的人,是善良的!翟营文即是如此。他站在殷实的土地上,以鸟儿的飞起飞落作为自己仰视和叩拜的目标,“看到了飞鸟/看到了自己的简陋和笨重/结绳记事的绳拖着岁月的沉重/一些鸟落下成为文字的一部分/一些鸟继续飞翔,记下时光的痕迹/文字多么高贵,文字的落下重如千钧”。想必,仓吉造字没有意识到文字给人们带来了的好处。翟营文诗歌文字如此的精致典雅,以一种不可抗拒的美感吸引着我们。我自始至终都认为,诗歌是这个世界的一剂良药,它至少应该遗弃了现实里人们的虚伪做作。同许多文人一样,翟营文有他独特的视野,其文字穿越时空的气质和魅力,展现着从容睿智、典雅清丽而又朴实无华的风范。“在文明中行走/黄帝记下药方和尘世的痛/向文字叩拜,向最初的文明叩拜/帝王高高在上,文字闪闪发光/这些文字高傲无比,托举起历史/取山水的灵韵,植入民间的沧桑/让我以晨露洗手”,抛弃了酸腐文人的卖弄和张显,也许是因为社会太喧嚣,也许是性格使然,翟营文就是这样,对诗歌,尤其是对那些恬淡、凝重的诗歌作品更偏爱一些。翟营文坦言:“叩拜文字,叩拜一种智慧”“每个文字都是一个神”。即便这样,翟营文也没有忘却文字的作用,那就是:“在凄风苦雨中,固本强基/让正义更加端正,让妖邪现行”。透过他如此的话语倾诉,我仿佛真切地看到了一个沉静思索的翟营文身居斗室之中,在灯光下堆砌文字,是那么超脱,那么雅致……
2014.4.28于盘山绕阳湾畔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京诗人论坛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9-3-22 03:49 , Processed in 0.061832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