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44|回复: 0
收起左侧

【白公智读诗】第39期 推介玩偶诗歌

[复制链接]

138

主题

1067

帖子

21

精华

特邀评论员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5-23 1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推介语】我与玩偶同为安康诗人,却无缘晤面,但爱其诗久矣。诗人自幼在中国茶乡紫阳生活,修习清奇冲淡之雅风,为人低调,淡定,默默读书,写诗,渐渐名气大了起来,为诗坛认可和喜爱。紫阳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山清水秀,地灵人杰,文化底蕴深厚。近年来涌现出一批闻名于世的作家诗人,如李春平、张宣强、叶松铖、玩偶、金静、陕南瘦竹等等。去年由诗刊社、中国诗歌研究中心、陕西作家协会和安康市政府联合举办的第三届“安康.汉江诗歌奖”在紫阳成功举办,诗人八零、东井、王东东获奖——在诗意紫阳,玩偶像超凡脱俗的歌手,纵情山水,沉醉茶乡,感悟尘世,行之咏之。玩偶诗歌已现大象,自成风格。诗人总能从茶山,流水,自然万象里,品咂出社会、人生和命运的滋味,散溢浓郁诗意。诗人具有高超的语言驾驭艺术,一字一词,总是使用得恰到好处,好似大山里的植物,看似散乱无章,其实却井然有序,彰显无穷魅力。诗人内心藏有山水,故其诗歌藏有境界;诗人满怀热爱,故其诗歌活力无限,凸显浓郁生活气息。我们非常看好玩偶这样朴实无华却倾注真情的诗写,故予以重磅推介!(公智语)

推介陕西诗人玩偶的诗歌
--------------------------------------------------------------------------------------------------
诗人简介:原名唐凯,网名玩偶,陕西紫阳人,文字散见《诗选刊》、《诗歌月刊》、《延河》、《华夏散文》、《驼铃》、《中华合作时报》、《人民邮电报》、《合肥晚报》、《经济信息时报》、《安康日报》、《天水晚报》、《大足日报》、《新诗》等报刊,并入选多个选集、选本。
QQ:327173816  E-mail:zy.tk@163.co  博客链接  http://blog.sina.com.cn/wanou2047
--------------------------------------------------------------------------------------------------

唱游汉阴 (组诗)

《在汉阴或大片迎风招摇的花》

汉阴城至漩涡,三十五公里
沿途风光各有各的美,都可以用来回味
车窗上春日荡荡,适宜观景或假寐
对这场春天望闻问切
山坡上有人在锄草,遁于行间
转眼销声匿迹,只剩下风在上面翻树叶
寻找通往真相的路
这些都不是眼下最紧要的事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哪只鸟曾饱读诗书,对着浩大春天
喊出第一句最赋诗意的话?
没人理睬这个无聊的话题
春天就在那,怎样看它不重要
我必须找个籍口,赶赴一场春天的聚会
或能巧遇踏青的先祖,坐实故事里虚无的事
车行山下,大片迎风招摇的油菜花
正忙着加固运油船的长缆绳,而艄公
还是一个无限空置的词语

《菜花黄或我们靠嗅觉辨别风向》

植物中也不乏望气之人,通晓开花的秘密
闹铃响起,天平失去平衡
每朵花都撑开自己的影子
‘我们靠嗅觉来辨别风向’
说这话的人远居东北
平日里作画、授徒、写诗,仿佛活在魏晋
醉心于光影之间修炼疏密
说起画画,我更留意画面上的留白
就如山下大片花海中,突然跳出的空水田
摆弄着阳光
不依不饶的玩弄小手段,鬼把戏
颜色浓一点或是淡一点?
在坡上,村子前,花自有开法,谁说也不理


《到凤堰,赶赴一场花事》

凤堰的三月,更适宜站在高处往下看
鱼鳞状的梯田,扭出鱼身般的活泛
油菜花黄过乡间阡陌,撩拨得人血脉贲张
疑是被人下了蛊,做了手脚
这才觉得春天和我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
山风润着我的破皮囊,春光补丁一样打上去
揭哪都疼,真是命苦,仿佛落草的强盗
突然忆起前世,一会是书生,一会是剑客
总在颠簸的路上,一会向东,一会向西
碧草连天,烟水苍茫,不同的春光全都见过
它们都散发着同一种香气
蜜蜂嗅着花蕊,它才不管浪子或佳人
一罐蜜甜到骨髓,片刻的优雅
也该‘做得心安理得与煞有其事’
三月,同样也可以往上看,看天
蓝得没有一丝皱褶,一块云有一块云的分量
恰好的从容与手感,散落的牛羊与农舍
矮过山梁,出行,就像是作揖
给大山请安,每一次劳作,极像是一场宗教

陶然忘机《在茶山》
文/牛伯一

    读着玩偶的这首诗,真切地看见,一位历经沧桑更迭,见惯了无数来来往往,见惯了纷纷扰扰狼奔豕突的老者,坐下来,饮口清茶,用自己的冲淡平和的口吻,述说起那些过往云烟峥嵘岁月。颇符二十四诗品中清奇、旷达与冲淡之说。这组中,我最爱其第一首,有其他数首所不及的,浮躁缭乱的当世中类于隐士般的高境界高姿态,空间感恰如其分而又能放能收。“度”的把握极好。语言似随意散漫实乃匠心独运。好的诗歌,怎么说呢,每一字每一句自有它固定的位置与用途,挪动一字一句如搬山般为难。如宋玉所说的“东家之子” ——“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

《在茶山》

在茶山,每个山头都是我的,多好的嫩芽都为我拱出
或许是我要的太多,早已拢不住连绵山河
偶有恍惚,总是春风乱成一团
茶陇跑出小兽,植物染上人类的脾气
早几年,曾坐在山中与人闲聊,直到风静茶清
茶花遍染金黄,渐渐词不达意
山下的小镇正在隐去
在山上,我就是一俗人,只想尽情挥霍这满山的苍郁
多好的山色都是我用旧的

    这首诗初看貌似大有野趣,乐山乐水,亦动亦静,但实际上,流露出的竟是作者欲逃避现实的婉转幽微的心声。对现实的颇多不满,在现实中的颇无所获,让他“不期然”地,仿佛“下意识”地,在自己的作品中,建起了一座“每个山头都是我的,多好的嫩芽都为我拱出”的茶山,他承认,“我要的太多,早已拢不住连绵山河”,于是,他的茶山还在加长加宽。他的理想,也许是“把茶山(红旗)建到(插遍)全世界。”诗歌,是人类感知世界的最高形式之一,所以诗人们常有不约而同之语。顾城曾说过:我是一个王子,在心的王国。
    玩偶的“ 茶山说”,显然比顾城的“王国说”更清逸浩远,更为人乐于接受。他对这个世界的更清醒的认识更在于其后:

偶有恍惚,总是春风乱成一团
茶陇跑出小兽,植物染上人类的脾气

    这是一幅诗人想象的“山中无老虎,猴子也称王”的乱象,衬托影射了诗人当仁不让的唯一性正确性。与其说他是相信自己,我更愿意相信,他其实是信任诗人这个群体。

“茶花遍染金黄,渐渐词不达意
山下的小镇正在隐去”

    这是陶然忘机的欢乐,是山中方几日,世间已千年的超脱释然悠然恬淡。而悠然恬淡处,愈见不可得不可解的悲苦。“在山上,我就是一俗人”在山上,可以任意地做俗人,说自己是俗人,而在现实生活中呢?俗人也许得戴着圣人的假面,做俗人亦不可得。

    这首诗用词准确,诗意圆润沛然,力度强劲而不竭,恣意张扬而开阖有度,是我个人这几年读到的为数不多的好诗之一。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京诗人论坛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9-7-22 19:49 , Processed in 0.144715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