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51|回复: 0
收起左侧

【白公智读诗】第32期 推介山东老四一组好诗

[复制链接]

138

主题

1066

帖子

21

精华

特邀评论员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4-28 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推介语:在《岁月书》之前,我不知道山东还有个如此优秀的诗人。老四这个名字,听起来像自家兄弟,或邻居。但从诗歌里,你能感受到老四逼人的才气和浪漫情怀,用他自己的话说,叫用诗的荒谬抵挡世俗的荒谬。其实,这不是荒谬,而是诗人一颗滚烫的心在四处流浪,洒向尘世的一片诗性光芒,照亮我们蒙尘的眼睛。他的诗歌,语言恣肆纵横,张力十足,好似侠客舞剑,一招一式,有模有样,虎虎生风,力憾灵魂。诗思澄澈通透,诗意高远、淡静、典雅,品读这样的诗歌,真的很过瘾,很来劲!诗人也效古之高风,游历四方,时而叩响茅屋柴扉,寻师访友;时而推杯换盏,谈诗论道;时而登高虎啸,歌吟苍生......可谓潇洒至极!(公智语)]




【老四代表作五首】:

《一个人》

一个人喝酒,一个人抽烟
一个人摆龙门阵
小屋腼腆,亲朋无一字
一个人摆弄钟表上的刻度
一个人睡觉,代替十个人回到梦乡
一个人回到过去
一个人写下诗行,约谈十个自残的土匪
在文字里持刀远行
这么多年我只是一个人
一个人坐公交车,车上空无一人
一个人上班,单位空无一人
一个人赴酒局,宴席上空无一人
一个人在人山人海,人山人海里空无一人
  
   《在人间》

自从进入夏天,我再未回家
自从进入高楼,我再未遭遇阳光
自从进入异性的肉体和灵魂
我再未邂逅睡梦中的爱情
无家可归的夏天,忙碌成为陷阱
把热浪当做一夜的情人
热爱尾气,以机器的名义
热爱流水,以下水道的名义
热爱法国梧桐,以阳光的名义
我在楼顶支一张桌子
面对天空,举起啤酒
面对楼下的人间
我把杯子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喝掉了晚霞和一弯残月
喝掉了你的晚餐和他的床铺
在人间,我总是站在高处
然后俯下身去



《少年游之县城》

天空落了下来,停在伸手可及的彼岸
雪定居在路边;一条狗
从这个村里逃出来,窜进那个村

我们四个人,在后半夜要去县城
走着走着,夜晚把路封住了
月亮把我们封住了。走着走着

就不知到了哪里。那是十五年前
至今我仍记得那片野地;我们走了一夜
县城遥不可及,县城从未出现

好似多少年后的我们
走着走着就散了,而县城
在最开始的时候就已将我们抛弃
  

《沂水至蒙阴道上》

春天如此破旧,眼睛如此破旧
群山如此破旧
杏花,如春天般破旧
在未曾抵达的路上,被一丛
破旧的风景吸引
如此安详,颠簸有如做爱
浑身的湿润正在被大地攫取
在通往山神的路上
山神死了,在通往姐姐的路上
姐姐以KTV女郎的身份
打来问候电话
那些逃离山区的人们
那些神灵,在手机通讯录里
沉睡。只有羊群是干净的
山坡上,羊群在啃噬青草
只有青草是干净的,农药灌进草里
只有农药是干净的,杏树热烈地
拥抱这些乳白的液体
只有杏树是干净的,果园里的农民
正在磨刀,只有农民是干净的
他举起刀,向拆迁队猛刺
只有拆迁队是干净的,官员们
在队伍背后,举起更高级的手枪
只有官员是干净的
绵延的山区有十万大军
十万公仆匍匐前进,挡在了
我的前方。只有我是干净的
在从一个县到另一个县的旅途中
我看到了破旧的自己
破旧的春天是一块遥远的铁
正在山坡上锤炼一个时代的忧伤
  

《徐仁故事新编》

连绵的山丘之上,一个老光棍
拉二胡,琴弦崩断,嘶哑声有如犬吠
被一群建筑工人追打;说评书
把一个故事掰成两半
没人听得懂那些关公战秦琼
关胜路遇猛张飞之类的古怪传说
徐仁,逡巡在村庄之间的怪物
和他的二胡,破自行车,一条哈巴狗
三点一线,在通往县城的国道上
油腻的辫子播撒春天的味道
捡拾的一百个矿泉水瓶在车筐里
互相嬉闹。他的小窝——
村外竹林里的团瓢,因一场大火
化为尘埃。光棍的革命
源于一个流浪至此的贵州疯女人
不仅疯,还患有间歇性痴呆症
不疯不痴呆时,偶尔讲述她的丈夫
两个孩子,大山深处的土著生活
后来女人成了徐仁一个人的工具
用来抵御夜晚,也用来拉二胡
女人用身体倾听他的音符,以及那些
牵扯了人类命运的远方故事
通往县城的国道上,两个乞丐
一前一后,身后跟着唯一的财产
那只衰老的哈巴狗
嘴角挂着一溜屎做的奶油
矿泉水瓶里装满了公家的自来水
用来洗衣做饭,做爱时
滋润彼此干瘪的身体
后来徐仁死于一场疾病,无钱医治
迅速衰竭,乡村的灯火
照亮竹林的每个角落。接着竹林被
推倒,成为商贸城的一部分
女人被送回贵州老家
离家十年,丈夫还在
儿女一个在深圳,一个在东莞
在新闻接连曝光的工厂和按摩房里
延续她和丈夫的生命运动
那个木头一般的苗族人,用早已痿掉的
生殖器,重新接纳疯女人
——徐仁和丈夫是一样的
她分不清这个男人和那个男人
分不清山东和贵州的界限
她回归大山,带着哈巴狗的尸体
而徐仁,从未存在过
南方的大山阻隔了遥远的沂蒙
低缓的丘陵回归体面的人生



【诗人简介】:老四,原名吴永强,1985年4月出生,山东临沂人,居济南,山东省作协会员。诗歌散见于《人民文学》《诗刊》《诗选刊》《星星》《中国诗歌》《北京文学》《山东文学》《青年文学》等,入选多种选本,出版长篇小说《后大学时代》。曾参加第二届“新浪潮”诗会,获2014“紫金•人民文学之星”诗歌佳作奖。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京诗人论坛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9-3-21 15:46 , Processed in 0.057276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