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诗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1|回复: 4
收起左侧

[诗歌] 【创作框架】七杀。七破

[复制链接]

410

主题

7009

回帖

58

精华

常务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高质墨客北京诗人管理员贵宾驻站诗人北京之夏最佳个人奖北京之夏最佳团体奖北京之夏最佳组合奖最佳热力奖亥猪浪人孤独奖

发表于 2024-7-9 0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七杀。七破】

七杀
命格:抑郁型人格,有撕破天空和脸面的能力。



一杀,月黑风高暗杀人之一
二杀,喏,花自飘零水自流
三杀,折后之将军白发征夫泪
四杀,只见花开不见人与千山鸟飞绝
五杀,玩火者自焚
六杀,我失去
七杀,与这个世界告别


七破
讣告:我死去,与任何人无关。


1,蝴蝶结
2,整肠生
3,东风三
4,远山轻
5,浮生略
6,苍天罪
7,长城破



章外
回声:惜君,已用尽今生的力气。

1,豫章台
2,繁花之无花最,请凋敝任何一朵
3,天幕合拢,我们一起安守黑暗
4,七寸
5,最初的发声和最后的自白
6,卒于2024
7,骆驼哭泣
众鸟高飞,不尽,孤云独去,且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

主题

511

回帖

1

精华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24-7-9 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精彩诗作,其文笔丰润、其意蕴深远、赞!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10

主题

7009

回帖

58

精华

常务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高质墨客北京诗人管理员贵宾驻站诗人北京之夏最佳个人奖北京之夏最佳团体奖北京之夏最佳组合奖最佳热力奖亥猪浪人孤独奖

 楼主| 发表于 2024-7-13 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杀,月黑风高暗杀人之一

死是万千中的不得已
自杀或他杀,都是凶徒在情绪暴涨之后的变态行为
生命主动停止和被动停止,眼睛闭上
留下再也回不去的身体

夜的黑,撞不破的南墙,你有桎梏
局中,他们都是困兽,疲惫又浮躁
点起灯,又灭掉,不敢暴露身边的苍茫
更不敢释放内心无尽的惶恐

仿佛死并不是完结。一杯毒药,一根插入喉头的针,一节悬崖

仿佛一颗植物叫做独活。一段人生叫做无果
色即是空,他就是我。在生门卡住
沉睡的孩子等待救赎,愚笨的亲人无助的关切
种的因果在此时爆裂

忽起的杀人之心,忽念道十步杀一人,忽对一切厌倦
有的人活着,就只是肉体活着
有的人死去,连同灵魂一起死去

我是其中一种,在黑夜无穷的放大,膨胀,无数次死
无数次不如去死
那么的心心念念,那么的肝肠寸断

2024,7,13
众鸟高飞,不尽,孤云独去,且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10

主题

7009

回帖

58

精华

常务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高质墨客北京诗人管理员贵宾驻站诗人北京之夏最佳个人奖北京之夏最佳团体奖北京之夏最佳组合奖最佳热力奖亥猪浪人孤独奖

 楼主| 发表于 2024-7-15 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杀,喏,花自飘零水自流


因怀疑而自我轻贱,老去和坠落
是最接近死亡的状态

某种能力相对减弱,不能管理和组织人群的分野
不能衍生控制天空的技能,雨势低下
流水淹没我们所有的记忆

我抓住一节木头,一根稻草。确定身体在汪洋之中
我是落花,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


万物都在缩水,凋敝,内卷,骑行者倔强的穿过地球的边缘
我亦是流水,因膨胀而泛滥,带着仅有的闯荡天涯


诺,桃花的,菜花的,杏花的,都不该为了雨水降低身子
也不该长在河流的旁边倒影无限的美
怀着旧爱去新死,仍然胆怯于庞大恢宏的场面


官塘,西澴河,七里湖,观音岩水渠,流水都在暗中赶路
滑石咀和忘忧谷的瀑布吊住青山,我心怀忧戚,不敢或忘


珠江水域更在远处,我移居的28年,六片山和天池游泳着早起的老者
他们绝不是落花,拥有着超强的生命力


红木棉和白鸡蛋花永远在相辅相成,一个人办不成的事
花朵学会簇拥,静止的水和流动的水在解释生命征象


我们继续曲解人性。越老迈越简单,不再接受新的路途
诺,花的飘零是生命自然,君的离开是真正的
不得不

2024,7,16

众鸟高飞,不尽,孤云独去,且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10

主题

7009

回帖

58

精华

常务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高质墨客北京诗人管理员贵宾驻站诗人北京之夏最佳个人奖北京之夏最佳团体奖北京之夏最佳组合奖最佳热力奖亥猪浪人孤独奖

 楼主| 发表于 2024-7-18 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杀,折后之将军白发征夫泪


我被一些发丝缠绕,不能动弹
仿佛一直在沉睡。偶尔清醒的时刻,是故意开了灯
在光影里搜寻感官的刺激

我堕落了。牵挂之后的孤清,陪伴之后的渴望,身体是一部陈旧的机器
再也没有修理的兴致
腿伤还肿痛着,这个城市没有一个可以絮叨的故人

=======================================

理了理胡茬,鬓边的白发刻意在提示老迈















==============================================


老了。一名壮士坐在黄昏的边缘,夕阳落在他的臂弯
寒鸦,枯树,溪流,天空低矮
他的剃刀像耕耘者贫瘠的土壤
发根落在白色的云裳

回看一生。平淡无奇。经过和没经历的
像一颗老丑的酸枣树
树上的果子稀稀拉拉

夕光渐薄。他慢慢只剩下剪影
倔强的不肯被黑暗吞噬
灯光是被夜晚成就的

众鸟高飞,不尽,孤云独去,且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诗歌月报

联系我们|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诗人 ( 粤ICP16121829-1 )

GMT+8, 2024-7-19 17:30 , Processed in 0.074166 second(s), 2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23 Discuz! Team.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但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另,若有抄袭侵权,联系即删禁。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