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诗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37|回复: 9
收起左侧

[其他] 九月 等几首

[复制链接]

4

主题

1109

回帖

1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23-9-4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诗】青衣仙女 于 2023-11-19 18:06 编辑

如果,又呓

既然有这个号
古诗文也该?况且上论坛也就那号初登临的
说的是量体裁衣,那就量体裁衣呗,,,
然而,
时代周刊已经那么多期,可也不是盖的
读者文摘的盛行也不是没有道理
“独乐乐是乐,众乐乐是乐”
但是这些足以仰观“宇宙之大
品类之盛,信可乐也”
仰观难,俯观难,这些都难
不过一芥浮尘,滚滚也就去的了
万事由不得,那就不由它
于是云的货车启动了*
也没咱啥事,就祝福多福了呗——
这也没下来啊,怎么够得着帖子?
用个图片,用个签名
隔山打虎了,
看来年龄大点还是有年龄大点的好处在
短时间就能拿个勋章?
应该平行空间的渊故
有些资源是能流通的
比如功勋,或者说能量,但是应该有转化吧
如果的几部诗集
能量是有损耗没假
势能必减无疑,冲劲不足——
读书多的坏处
书来读你,所以凡事还是多点敬畏
*特罗斯特朗姆

九张机至某张

横着走的好处是可以看世界吧
时间就短了,竖着走时间可就长了
但世界就窄了
如同滴水?过来过去
出不了地面,出了地面
它也就不复存在了,多么脆弱
但是作为商品
它使用了,给与转换,成可流通的能量
加以兑换。包括悔恨、抱怨、仇恨——
但是我只需要清净
——何来仇家
其它变数。也是可能
透明的坏处吧,就是不聚财
但它可以活命。这一点作为生物体
它的选择的主动权还是有的
也就是偏爱?
生物的防御系统
应激反应。这些都是存在?
譬如嬴荡
举国之重器。好拿不好还
但是有退路,也是可以问一问的
秦武王也不是盖的,是个人物
毕竟可以和大白叫板
而且可以把它打回棺材板
写的多就好吗?我宁愿少写点!


春日以降

活的长就好?我宁愿短一些
恐吓与胁迫可以成立吗
如果有兴趣。也可以陪祂演一会
毕竟钟馗也蛮好玩的嘛
第三产业与第一产业能有什么仇恨?——
如果可以。去星巴克喝杯咖啡
能有什么后悔的事?
毕竟落满梅花的南山
不常有
如果可能。去活死人墓躺躺
毕竟称王道孤。犹如蜗牛。
那御剑有方的术士
耽于活计
做个寻常人
难哉?


新柳

墓?
有人敲门吗。门自己挪动了
妖?
据说狮子犬能量大于狮子本尊
也不是没道理。虽然道理用不上
袁隆平发明杂交水稻
这项技术适合植物。包括嫁接
然而婚嫁丧葬,需要仪式——
世界在变化中
人又能阻挡什么。就顺眼吧
恰似流水


每天都有人替我去了

就沉默吧
不要学商细蕊
安了吧!
惊扰死者的睡眠
于正午
又有什么呢?谁丑谁尴尬的修辞
既非美人吧。难道还能没有自信
天下第一?
沉鱼、落雁——
谁说美人的腰不能摸
那么腰以外呢
说不能摸。可就是能摸?
就算了吧
如妖,不同寻常的?
丢不了。
弱点。而不是热点
总在


不见菜花黄

那看不见的。就烦劳青鸟辛勤一点
一个错误?
它在
眼、耳、鼻、舌、身、意、总有不同
然而唯一
的转换?
有了选择
这是一个问题
声与光
真空是存在


失吾城

如此看见
观音者。如此。
执净瓶——
该出。
观音。曰大士,人间比较
离西天
高科技如此
净化
不到这里来

而夜郎国
恒星如印


若有疼痛

朝花夕拾旧事重提?
暂时。
局部也是成立
道上的、还是不在道上的
各位绿林?号称好汉
有一问曰那方腊该不该打?
说打就打。管不了那么多
说起反噬
脑袋掉了不过碗口大
就饮酒
如刑天。



汉水弱

有人瘸
且踹。
如患哮喘
在晋江。
于是青阳街的元品咖啡店


发呗
SM城市广场的瑞幸咖啡
八廓街的麦当劳
东安市场。抓娃娃机只是摆设?

争第一?
还是别出了黄土高坡的山旮旯
牛大碗还有6块钱的?


对着天空呼喊的人还在喊

模仿?
在这里
并非兄弟

妳如虚词
见解是自己的吗?
表达什么?无法引起猜测
七夕
古老。至于其它就不多说了
时间是它本身
能够保证什么呢。祝你好运!——
这是很个人的
己所不为、勿施于人*。不喜被人扰
然而尊重——

当地
犹如前缀——
祝妳好运
您是负面情绪。于抱歉
善男子、善女人
在这里。
不该

不足以歉意
下跪、叩头、饶命,什么的——
不至、于无谓
知道就知道了。不知道就不知道
而罪
是如何。是就是
*论语
*金刚经


比我们还遥远的九月

明白是好的吗?
那么证据呢。请您讲清楚——
是一个决定?
不说!
可有狡辩?心思——
是。不能成为依据
对不起!
一般

一个区别
尤其。在末法时期?该呈
猎枪。闭花、羞月
如同差错
是巧合吗?
那么尴尬呢?
而人文关怀

说它有它就有
说它没有它就没有
而一顶帽子

要戴上就戴上
要丢弃就丢弃
决定还是选择
开放
还是闭合


倾听一朵菊花的痛

哦!我的天呐!
为什么不说!
轻省不是重要?
为什么要说!
失去不是很好?

毕竟成品的垃圾。
技巧重要?
实力说!还是闭嘴吧!
牌面很重要?
什么!一种力量。负面情绪——
肩负十字架走过。骷髅岛
必然无惧


回光返照的镜子

称兄道弟。且两肋插刀
坐在车里哭。坐在车里笑
趣。
调式无非
升调。又降调
上行。又下行
包括细拉。于是领域——

它保持了神秘。或者部分
偶像型说。

完美主义者需要领受
哦!祂完全——
但是当祂。
没有什么理由可以阻挡

危险!然而设防
未知。值得吗——
尘世漆黑
以浅薄的有知。未知也是如此的

探索部分
时间储蓄。它在的地方
乌鸦。

它存在。它就存在
它不存在。它就不存在

主动权。一座高地
实力。以及后盾
条约——
丧权辱国?

它可以
譬如西学东渐。譬如南水北调
西气东输

打不过
却制裁


误读你的来信

公公打不过。他宁愿
就不!
开战。——

开不了!就不。
超越——
它宁愿!所以它。

完美吗?它觉
所以它真

一个视角。它要——
它还!
丑?

尴尬去吧
这调性!堆成山的银子
金子


风中的祭奠

他宁愿不知。他也销毁——
然而鸦片
分明的

使用?尘世的物
因的苦恼
是危险的吗?那么
存在呢

也是
被抽离。视听——

就冷漠吧
非世界的模样
它本身
的式样。人类?不!
丑陋吗?
那为什么有这一说
可怕吗?
是消失了
哂笑。


裂缝里的光

丑——
杀戮值。
窝斗
嘲笑值。

那么自私
毕竟贴上标签
超出了它自身的部分

然而一株植物
它的应激
这也是危险的。危险是生存的必备吗?
不!它是调味品
也是补充


枯萎的堆积

当一种物种,肆意泛滥
意味着屠杀者,有一个位置的空缺
如此,良善的标榜者何竟冠以恶者
世间事。大抵也是有诸多不可捉摸
一个机制,譬如免疫——

对决未果的体现?那更恶者终究不得已
哦!天呐!
谁让祂成为好人的?

然而,失衡必定不被允许
为什么要说制裁呢
染色也是必须?

但是,有什么必要呢?毕竟战争
在警惕的夹缝中


神迹的背后

在时钟的刻度,这一切都被麻痹了
觊觎是卑鄙的?
那么偈语呢
这一切

都被旷达的藐视了
更高处群马的蹄脚踢踏而过
天空明净被虚无填充,不复存在
只有远古的问诘,遗留废墟
无人认领
如同弃婴

如此
审判者为罪所击倒,成为罪的附庸品


菊花煮酒

罪人也茫然了
晨昏颠倒的世界啊
来不及低头就被不服输的劲头
来不及撒手就被抗拒的挤压
毕竟,接力赛开启了
一炬圣火命名

奔跑,成为生活永恒的话题
谈论肤色?
并非没有余地,然而给它一个装备吧
包括

仇恨,血腥,冲突,镇压
这一切请走开
如果能闭门造车?那为什么不呢


秋色入梦

如果闭关锁国可以有100年的安稳时日
那为什么不呢
东吴岂是没人了吗
王朗又是凭着什么活了一把年纪
诸葛孔明岂是无人可以驳倒吗
东吴宁愿没人了
所以它也就宁静致远了
王朗宁愿死了
所以他也就淡泊明志了

一个契机
一个出口
当它存在
它也就彰显了
辩论的形式,但它的发言权
挑衅是不存在的
在它自己的土壤语境并非无用物


陷入绝境

调性亦是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
道从何处来
业从何处来
惑又在何处

方向
说它有
它就有
说它没有
它也就没有了

香草美人的说辞
在于屈原与楚
而非其它

如此
骚体的土壤
它是甘沃的
倘若脱离了这一语境
战争与毁灭吧

一个种族
宁愿灭绝,而不投降
宽泛并非一无是处
在这里它是

狭隘的本性
难以摒除
永不更改,除非死亡
*韩愈


青梅

器皿的说辞
说它是
它即是
说它不是
它即不是

端好你的茶壶吧!

而我只看向有血有肉有情感的同类
能力有何益处?
让它走开吧
才华有何益处?
让它走开吧
尘世虽然逼仄,总有可以

手里攥紧的不过敝帚
自珍就自珍
山林荒莽,又是何人领地
说是它即是


草色

榔头的说辞
因此
群兽也就消散了
一块田地,存在于天地间,但它不属于天地
它的所属,岂是有人任命?
在何处?

当第一个人走出丛林,它可有君王?
闭嘴吧!它即是自己的君王
它岂有从属?祂即是自己的从属
祂岂有技巧?牠即是自己的技巧


时间的箭镞

牠岂有理法?
他即是自己的理法
他岂能被辩驳?
她即是自己的证词
结束吧!
审判的权柄岂在于神灵

离开吧!
祭祀的贡品被秃鹫啄食。包括死人的头盖骨
乌鸦是不祥物
秃鹫不是
为什么

一个门槛,里头的就是里头的
外头的就是外头的
给诗歌披上外衣吧
而不是狡辩
一件物什,它在自己的领域
并非无用物


铮铮作响

它的价值,愚蠢者琢磨不来
给尸体缠上裹尸布吧
而不是恐惧
一个族类
在它自己的土壤,并非驱逐

当最后一个人隐秘于地平线
祂所创建的一切
全都消失了
包括祂所存在于的天地
于是

新的世界
新的天地
一个集合
辩论起源者已经死了
死于祂脑海的苗头
再无辩论可言,在辩论它本身
须知要说清楚?
就算在冷雨夜
语言,而不是词语


钟声敲落的那枚月亮

当祂说清楚
祂也就不复存在了
一个痕迹,被涂抹了
源自幼年
节点卡壳
断片
又衔接

生命,是永恒的话题
当祂消失了
依然在
星空是虚无的吗?
对于义人,游吟的歌者

铺面先于工业化
就存在了
交易
兑换
一个秦朝人,一个吉普赛人

抟造
打破


不认识的自己

商品如此不堪的呈放于橱窗
阿门还很远
因此上主也就不复存在
一个阿拉伯人
一个楚国人

信与不信
靠谱于不靠谱
然而,一些闪亮居于其上
这一切都被藐视了
遗留物——

灵魂可以走的很远
远远远于
一棵树伫立的地方
它的果实去了哪里
不要问!
当它坠落
不要挽留!当它上路


越柔弱越强韧

唐诗是必要吗?
为什么会有女皇
宋词是必须吗?
为什么会有掳掠
现代产物需要储存吗?
给它打包
并且发送

一个唐朝人
一个宋朝人
一个民国人
然而一个魏国人,它不是刑天


最初的迁徙点

在南海划了一个圈
它也不是大圣
但是一个和尚
竟然心甘情愿不动弹
徒有一钵相思泪
律也就成了
绝也就成了

至于西湖边上的那把雨伞
一个商人
祂不是神仙
着衣而往

异人也就得了天象
谁说官位买卖不得
那么那些个皇位呢


素锦红泪

奴也就唱尽了那一腔春水
向东流
一定不去西边
兴是必须?
那么赋呢?
那么比呢?

谈判桌不能解决的问题
那么就在战场上说吧
乞讨不来的
那么就用拳头说吧
为什么不为,可是不能
如此,
一部诗经也就囊括了
既然大雅
又有了小雅


空空如也

总有部分在路途
尚待补充
永无完结
然而
一只猴子,石头的猴子
用五百年的屈辱
或者无

在它的意识
驱除鞑虏
一切都浓缩了
一杯意式咖啡
优越于美式咖啡的容积
什么都没有改变,只是水分少了

它说!结束吧
给它笔直
挺拔,以及幻梦
给它直立行走的契机


弄丢一切

不要总是那么战战兢兢于一些濒危物种的鼻息
于是,战栗
又有了站立
于是黎明时分
是完全的黑暗
诗也就显得雄赳赳气昂昂

朝堂上
能有什么呢
然而,一只庞大的蜥蜴的肌肉
剔除了
落于地面的钢筋水泥一般的筋骨
得以彰显

在它在的地方,它原本就在
没有离开
以前没有
将来没有


参照物

如同沙漠的胡杨
站立千年,总该如此
五百年也就寂寥
多么短暂的幻梦
当它消逝的时刻,记忆不在这里
痕迹也无

然而,一枚不肯退让的虚空
于盛景的大地
要拿什么来抵代
给猴子一个说法
给它一个名分
它已经成人了

但它依然保持着猴子的式样
那么人又会成为什么
诚然祂依然保持人的秉性
终止吧!总有一个声响
于嘎然而断的崩裂


佛性

教育有意义?
不!
让它离开
在成立的时候
就退败了

为什么要道歉?
一个皇帝
祂保持恒久的缄默
一切不复存在
只有一个国家
盛张它的虚空,在荒芜的废墟

如果妳来
如果妳离开
挽留,悔恨,纠结
剔除了

一件瓷质的成品
要么呈放,要么打碎
它不会改变什么了
不管为谁


哑语

筛选是必须吗
调性一如喑哑的
哪里有什么对错
应当保持沉默的时候
呼吸也是错误
哑口于天
仓皇北顾

因掳掠而来的,终被掳掠而去
但是,一个区间——
大同世界?
到底同不同
就随意吧

站住!一柄黑洞的枪口
口径归于一


锚点

所以,
当它自如的时候
它也就自如了
腔调如此的调性

于是,
特产上路
就隐匿吧
主角的光照
有一度超越了恒星的闪耀
多余出的部分
成为共同

但是不多,只有
名流聚集的诺贝尔
一些倾轧的酒渣
永世留芳
直至——

自己
而非其它
有那么一段时距
所信仰的坍塌了
宛如一只塌陷的汽车轮胎

但它依然前行
来不及撒手
被攥紧的曾经,如今攥紧


栅栏

就吞噬吧
旷达直至放弃
如果你要离开
那么请你离开

顾念曾经凄惶的过往
鳌糟也是心慌了
一个趔趄
源于太阳塌陷的凹面
至于桃林
不要把它唤为母亲

介子推如此的割下自己的肉
重耳说
祂所食用的它不知道
卖油翁吹响唢呐
惊扰了谁的清梦?




就静了吧
住了吧
风浪掀翻的那船只
如今它要掀翻

就沉默吧
放声歌唱的时日不总在
妳要什么?
死亡!

大概率是成立的
不是今天就是明天
昨日梦寐浅显
荒原是存在的吗?
它何曾荒芜过!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1109

回帖

1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23-9-4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哦,出来了,很好啊,按惯例,第一口粉丝先吃,咱不着急
微信18900396990;1785648252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1109

回帖

1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23-9-4 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睁眼看世界,似乎也没有那么难
微信18900396990;1785648252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97

主题

2579

回帖

2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版主

发表于 2023-9-4 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诗】青衣仙女 发表于 2023-9-4 11:04
睁眼看世界,似乎也没有那么难

感谢支持,
律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1109

回帖

1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23-9-7 07:32 | 显示全部楼层

向你学习,多谢提供这么好的学习机会.
微信18900396990;1785648252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97

主题

2579

回帖

2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版主

发表于 2023-9-7 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诗】青衣仙女 发表于 2023-9-7 07:32
向你学习,多谢提供这么好的学习机会.

这也太腻害了吧,不亏是仙女,
律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1109

回帖

1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23-9-8 07:25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夕夕 发表于 2023-9-7 20:53
这也太腻害了吧,不亏是仙女,

出于〔我〕的并非,你要相信,缪斯女神,祂的确的引领.
微信18900396990;1785648252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7

主题

3915

回帖

33

精华

先锋首席评论

Rank: 8Rank: 8

北京诗人贵宾版主驻站诗人金牌评论员北京之夏最佳个人奖北京之夏最佳团体奖最受欢迎明星奖巨蟹座申猴

发表于 2023-9-10 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仙人,仙语,非常不同,欣赏
网内存知己,诗涯若比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8

主题

2847

回帖

14

精华

贵宾

Rank: 4

我是土豪北京诗人版主

发表于 2023-11-19 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复读,,,
客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4

主题

1094

回帖

20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处女座

发表于 2023-11-20 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啦你把那些老题目都弄了一遍,
我来找我家小白菜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诗歌月报

联系我们|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诗人 ( 粤ICP16121829-1 )

GMT+8, 2023-12-4 13:26 , Processed in 0.096694 second(s), 2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23 Discuz! Team.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但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另,若有抄袭侵权,联系即删禁。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