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诗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26|回复: 80
收起左侧

[诗歌] 【么么情歌】开花的节杖---修改中

[复制链接]

108

主题

1107

回帖

21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处女座

发表于 2023-5-17 17: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老白菜 于 2023-6-25 08:29 编辑

开花的节杖---再之么么

么么还在,没有从那个世界消失,从某个方位我感知到
那是木樨香味,是风的微小动度,是月光,满溢出夜空
么么开花了,又或者。

第一节,空明镜
---------人物,我。地点,虎丘,时间,远古白垩纪
---------------------我们相互映照着,相互破碎。万物生长的时候,我们回到各自的镜子里。

1,
带着一身骨骼,我将回去远古
那些纠葛与痼疾都没有了
一样的和别样的鲜花开满山岗
需要披荆斩棘和茹毛饮血才能走到最高处
要找的人正在缓慢进化中。岩石与岩石之间
彼此扶助了千年。他卡在罅隙中

2,
也许。还有更好的去处
此山岗高于彼山岗
涉彼高冈
就这个信念。颜色深一点浅一点的
都不是他。满山岗开着艳丽小花的、
也不是他。他不会开花
甚至连摇晃也不会

3,
风从油麻地来
从最宽阔的垭口来
大地被揉搓的慌了
有的植物死了,有的还活着
返回这么久他还没有变样子
因为他过于安静。也因为
他不属于这里

4,
他没有亲人了。除了我找寻过来
零星的荒芜,忽略他的生长个性
大无畏的站立着
到处都是荒丘
和荒丘一样的人
他从我的那个世界
逃避到这里来
这里不被挖掘
他可以开花
也可以正过的2023埋掉

5,
为了行路,我制作了节杖。用一根粗壮的树枝
刀劈斧削。树枝有着悬崖的凹凸感
河姆渡,余姚河甚是辽阔
他长在河边,有暗淡的阴影
我只获取他的阴影部分
不需要言语
他是么么,有不被惊动的恐惧
在这里,他没有名字与籍贯

6,
他的根须,牢牢的抓住河岸
仿佛从来不是移植来的
我看着他
他看着我看着他
他的叶片,碰触了下我的节杖
黄昏就落下来了
假如人类真的没有了希望
他已经储备了一整个河床的臭氧
啊。伟大的。他真的是么么


7,
土地上都是么么,非亲非故的么么,长的一模一样的么么
满地的么么蜂拥而来,没有标记
都是一样的热情。举着裙摆
我爱着,即使他不发一声
即使他深入到另外的不毛之地
那强大的基因
我的爱人,已经变成这样
我的爱人,就要铺天盖地而来,气势汹涌
这是野草的世界
这,么么的本原,在风声里缠绕过来

8,
我后退
退无可退处,悬崖边开着猩红之花
我愿意这么危险的孤独的站着
陪伴,边缘地带,无望的爱情
么么伸手可及
牛筋草与盘根草疯长
装作素昧平生
用全部力量顶撞风雨
他若比我安静
必也被风雨击中

9,
我被逼回来
潮水跟着退去了。最后的么么成为化石
动物和植物都是泥土里的一个影子,一个模糊的拓片
那时没有文字记录
多么悲凉啊
我抚摸的是么么的骨骼
以为就此会生出血肉
我触碰的是他荒草一样的头颅
以为那本是他斑斑的长发
2023是个平台,现代的机器,都在克隆一个人
他本是草籽,生长在长江中下游贫瘠的山丘

---------------------------------第一节end


第二杖,悲白发
----------------人物,另一个我。时间,2023。地点,江州
-------------------忽然就老了。他在我的背面。我说,离开那么久,望其项背的人,不唯有君。

1,
江州。刻意杜撰一个古地名
他有实质的存在
片状的么么和丝状的云相似
都被小心包裹
万物都有疾。治愈中。我与另一个我厮杀多年
另一个我带走么么。
骨灰级。我们坐船。看漂流的形态。认识一个外国人。彼此欣幸
么么偶尔苏醒
植物与人在转换时遇见阻碍
么么在植物时候青黄不接
在人的部分沉睡千年

2,
鬓已星星也
也不妨碍耳鬓厮磨。象形的么么比楔形的么么有趣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即便一个清醒一个迷糊
栀子欲开未开,海棠将来便开
他们不在一个星座
么么会把两种花系拖近,彼此香味渗透
臭味相投的人好整以暇
白发可以编织瀑布
心灵手巧的巨匠死在一个布匣子里
栀子花铺在上面,海棠花垫在下面

3,
么么。
我竟然叫不出声
吵醒一只虫子和惊动一朵花的沉寂皆为罪责
云朵被挤出水渍,像眼睛
老去的虫子与幼小的虫子在合成
么么是液态的
不流动等于失去生命体征
他不记得所有人
这个世界正在将他遗忘
么么。我把内心的大小虫子都放在了他身上


4,
碎片。母亲与母亲重影
镜片起雾
我们都是孩子。假如我充当父亲
走在下过雨的石板街。一条河流围绕过来
他们有的变成蜻蜓,有的变成荷花
么么的碎片。只有一片是完好的
他在努力复原
努力成为母亲。传播花粉者非我
我走在下过雨
的石板街,追赶着别人家的孩子

5,
有一首歌曲。很宁静
唱的不是他
悲凉的感觉是我附加的
我经过的废墟,不是庞贝
有人代替我去了孔雀王朝
这些特指皆与么么有关
贴上大胡子,化妆成一个阿拉伯男人
有一座山
就是他经常提起的那座
他 在山顶画上自己
在另一座,画了我。

6,
培养基里我和他
试管与试管交换了细胞再造信息
白发是代号,我们曾经有多欢喜
两只木偶,在实验室里潜伏多年
依旧没有新的么么被制造出来
猫薄荷与豆芽菜,植物门不甘后勇
垃圾桶里是引产后再被氰化钾杀死的婴儿
因为他不像么么
我早已没有么么,却怀疑其他地方一定有

7,
嘉禾望岗。情人分手的地铁站
么么再也没有回来过
死亡3号线。我坚持一个人一直走下去
相伴不如怀念
后来有一只狗,刻意代替一个人
后来又有了两只猫,家里和心里都是狼藉
我忙于照顾他们
听课,健身,读书,登山,烹饪,做了人类的一切
拒绝了么么存在时的一切
原则上不去天池,不见客,不混圈子,老死不与很多人往来

8,
镜子被打破
镜子里的我和么么都没有直接走出来
都没能走出来
只生长在单纯的环境
镜子单调而平静,稀稀疏疏的么么
沉默到不会说话的么么
在镜子里一天天老去
他一直存在于镜子
只存在于镜子


9,
么么
整个世界都在叫
低声的,大声的,咆哮的。海浪翻涌起来
我被卷进别的流水
只是要好好活着
在山丘,在湿地,在悬崖,只是为了他
我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
像他一样的野草
像他带着荆棘和倒刺
冷冰冰的脸。只剩了一绺白发
岁月的褶皱被山河的褶皱遮盖
么么善于
把自己藏了起来

--------------------------第二节end


第三鞭,意难平
-------人物,老黑。时间,5,20.地点,无
---------两个平面与两个凹面,我们都有自己的尖锐性。不被融合时,背阴和向阳俱是个性。选择去北极和南极,都会有冰川。



1,意

老黑有些惊慌
去车行以旧换新
给小犬捉出十几个跳蚤
研究上牌小帅的拥挤牙齿的正畸问题
这些都不能掩盖老黑的慌乱
到了下午
整个小镇开始倾斜
不过是,可能,是
一粒花生正从腐烂的地面,探出芽来
么么明早要
看酸疼的某颗牙

2,几何

一根竹子做的竹杖,青竹枝黄竹枝一地
一根木头做的木杖,有些笨拙
一根藤蔓雕琢的藤杖,有点古朴
老黑懵着
不知哪一根可支撑剩余的弯路和山路
更不知么么将来会躲进哪一根避难
记忆七秒
灵魂七克
么么何苦站在天平上
东南风吹得温软
他想这样就这样

3,意欲何为

一入山林,便忘己身
复出山林,已生六臂
老黑仿似无欲无求
第54次在打石窝,文字甚多
落叶有潮湿的气味
阳光筛成亿万个么么
多么绚烂
从北面登高,南面下山,苍松翠竹,都有禅机
老黑想念还是想念
只是不说

4,起意

老黑有破壁的不得已
风被按下来
一切欲望止于天亮
草原人的蒙古包,匈奴的帐篷,张骞的地图
他以为荆轲可以没有红颜知己
今日云低,雨已收
有着某地表意义的日子
么么发出惊扰信号
他在雷达区
老黑每一声自叹
都惊动树叶落下来
小跑结束,天空有被汗水浸湿的恍惚


5,意阑珊

老黑他
剃了髭须,还喷了香水
穿了自觉最体面的衣服
干净清爽的
由老者回到老男孩
等么么
是一颗吊死崇祯的老槐树在等树下的菟丝花缠绕来
是一朵积雨云
被一群大雁冲开
老黑坐进时光深处
那剪影,就录取了他身体里的黑


6,何夕

今日。战备
铁观音里观音自重
第三口,有亲吻的感觉
老黑抿嘴唇,再抿,么么不在嘴角
早餐的面包渣么
不,他已十年不吃早餐
或者十年不见么么
疾风知劲草。好吧
老黑全服披挂,红缨枪不断翻滚
没到八点,急不可耐的还有案上的一盆芦荟
他萎烟,低落,没有生气
老黑取出胸口的明灯照着他

7,两意

砧板上一条鱼,刚经过拔鳞之痛
老黑执刀
小黑坐在窗台看着
鱼为刀俎
他在散播短暂一生的污点
血污。吹最后的泡泡
么么是虚无的食客
说,清蒸,少盐
小黑是一只狸猫
代替老黑的意念,只看着鱼
目不转睛

8,如之何

最终是造了鱼汤
520是个虚妄的鱼塘。他们
只是小虾小蟹
老黑,依旧把自己
钉着。看别人的春光
都好。老黑只要更像老黑
无所事事,碌碌无为,内心坦荡
老黑永远像一阵春风
只不过遇见么么
被阻碍了一下
反身吹的时候
又被阻碍了一下

9,闻弦歌

四只楔状缺损
3m350激光树脂
老黑,专注着这些,而
不是么么老去的脸庞
那不是么么
不是老黑内心一度涌现的么么
嘴角溃烂,面容憔悴,木讷,手足无措
不任性了啊
不飞扬跋扈了啊
只补牙,默默的
么么掏钱,硬塞,扔在台面,说,我走了
口若悬河的老黑呆着
呆如木鸡的老黑醒着
骑车追出

--------------------第三节end


第四策,长相思

-------人物,么么。时间,昨日之日。地点,龙归
-------------我们见过面吧。我只是这么想。我一定要这么想。我不得不这么想。哦,前夫哥。哦,我必须来。

@,
我是野草
横着的竖着的
野生的家养的,无孔不入
最主要是后者
我在堵截每一帧春风
而命运不会改变过
他如是描述我
我认
我属于荒野,被所有的叛徒和盲流指认
陷入岁月深处时,我已经无法回头

@,
原谅我渺小的智慧和更渺小的尊严
我依旧不停的逃遁
又不断的回返
这相爱也让我站立不稳
无法驯服的野性
请退回哥的位置,不要瞻望
委身于草芥
哥哥,我如此狼狈不堪
让你重新看见我正在老去,残损
不复往日的新鲜
我只来看一眼,曾经的美好如今依然美好
我只是来
来了就去

@,
那容不下的粗鄙哥哥
和盛不下的精致
想往的人,爱过的人,难忘的人
从一条路,走到另一条
明白的道理,遇到的委屈
我一辈子都在负气
只适合蜷缩在自己的壳
龙归这地,没有人更高尚,他们
都是苟活者。没有人拿着大道理摇晃
混合着破碎是个障眼法
埋葬自己有暂时的快乐
我在放任一株野草
放下了迷恋,也放下了执念

@.
但是你在的
我只愿意偷看
你工作的状态,你APP的状态,你的闲愁都骄傲着
野草多卑微啊
换个地方自己生长着
那个位置只能是哥哥
在逐渐成为荆棘的过程中
我不停回头
看见你和看不见你
我都要不停回头

@,
这样很轻松
或者只有这样,才是真正的我自己
麻木,粗俗,万物皆不可想。到处都是不用心的稗草
谁也不挤兑谁
一起摇摆
一起说低级的玩笑
很生活,能够顺利把更低碳的物质释放掉
躲开尖锐的世界
享受扁平
等着全世界都原谅我
那个人,在皮肤表层清晰的站立着

@,
卑微的爱恋,和高尚的不同
自主呼吸跟强制呼吸不同
我喜欢安静
和没有噪音的某些人
某些人真的玩完了。曾经激励过我
孩子们都很快乐
请放心。既然堕落过了
既然还在坠落
我的方式只是投靠了一个春天
并在他设置的假象里
缅怀着对我好过的,人和事物

@,
有不被明白的昨日
永远不需要解释
龙归只是龙归,没有假设
只骄傲
只攀援
只在低处感觉快乐
他们都是我的兄弟,朋友,或者什么也不是
只是要一个去处
对天空说,我空闲就抵达

@,
第一次,可能也
是最后一次。小心翼翼的
爱到最深处复退回来,复冲进去
我看着
两年不见的人,专注的忙碌的认真
的迷人。我看着,他光秃秃的闪光的
额。都是虚妄啊
都是欲念。周围都是结界
再也无法逾越。他充实
他饱满,他旁若无人自信满满
他可能没空看到我的憔悴
和多余的期待

@,
我走了啊
我去一下健身房
你不一起练么
推开普拉提,拉开史密斯,小心思
遁到毫无心思
大老远和大片时间成为空白
我呆在历史里了
陈旧,无比陈旧
剧情被省略。太像当年忍住一切
这一面,便是又相见争如不见
这一面,便真能了却此生

-------------第四节END

第五桩,起香丘

-----------人物,山神,雷神。时间,下一年。地点广佛某岛屿
-------他们该受之。罪与罚,诘难与质问。他们,爱而不得与得之则死,煎熬一直下去

1,告子

山神说,来我的太平广记,带好节杖,暂时不要开花
雷神说,来我的山海经,自己做成节杖,想开花就开花

2,父说

吾在歧路。走了很多山,遍地都是山神
么么扮装的山神
疑惑是
叹一口气
一再被雷声阻止
向前推门的手
在某山神庙停下
卧倒,听山涧自西向东流去
节杖有节
吾日三省吾身

3,埋人

铜锣湾龙陂径,一人,一狗
树多,空气忽而清幽
蝉鸣,鸟有清澈的语言
一湖隔开尘世
山神曰,此处可放下自己
雷神复曰,至少得放下么么
盘山路蜿蜒
轻骑越过山坳,老屋,农夫庄园
什么也不肯放下
什么也不会带走

4,风声

山神高过老黑很多
比肩的位置,风声传递得不准确
因为爱情,人们不得不降低生活的姿态
建一座很小的土地庙
供奉着么么
山神以为,没有人内心的虔诚可以大于他
而此事必须例外
老黑无疑在无数次摧毁自己
庙里风声终于会止歇
他们还爱着就好
即使已不再宣于言表

5,从属

来光打雷不下雨
来有限的天空的地方试飞
么么撞击到老黑
这算是意外
绕道从僻静的下路走
遇见不相识的人,点头哈腰
甬道侧身过,一个一个脸孔
所有的山石被草木覆盖
我是雷神,不许他们以任何理由分开
如若爱过,那就继续
即使一个人是另一个的
附庸


6,无邪

磊一座山,住着山神
和他的老黑
建一座城,住着雷神,和他的么么
相互从不看一眼
山 不在城中
城也不在山上
从不走动,过山风不传达消息
彼此安静,自己开不起眼的花
各自有节杖,扶持着内心的娇弱
山神与雷神都是神,监督着
逾越雷池的爱和翻山越岭的罪
只有月色的共有的
在深夜,允许相互思念


7,穷尽

为生活奔波,过此山
状态调整到原点
山神说,给老黑还原到三十岁的力量
给他在山顶
制造光亮
俯瞰的城和仰望的星空
曾经以另外一个角度
给他在高处想念么么
一遍又一遍给他明白
么么是雷神的化身
会有急雨,会触电的感觉,会奇怪的坏脾气
好好在山居,寂静,无所可想
前尘往事弃在山崖
给他有纵身一跃的闪念
下此山,忽尔得道


8,空壳

只留下房子,庙宇,皮囊
每个人有一对应物,而后消失
老黑对应的山神越来越老,处事越来越不灵验
有的人登到半山腰就下去了
并不在意是否见到过山神
人们内心的有求必应
和一切心愿,不过是在宽慰自己
此地干涸,么么携着雷神很久不出现了
草木伊春,空的诺言与誓言
一如把旧的节杖种回了土里
把爱过的人都发配到身体的边疆



9,枯禅

让他们永世不得相见,彼此相思滴血。让他们怀恨
用更多的完美去弥补残缺
不,不准他们哀伤,不准他们振作,不准他们奔走相告
所有的心思只用于开花,另一节木头
开无穷的花
山神记录前半部分,雷神记录后半部分
也有一小部分,散佚在西北风里
两根枯木确然的并立在山后
春雨来时,他们还是向死而生

-----第5节end


第六树,种雕虫

------人物,虫二。时间,2023谷雨前后。地点,帽峰山铜锣湾
-----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所谓么么只是么么,所谓此生无二,我爱你一时,以是一世‘’


1,酒虫

还是喝酒吧
人五人六的喝,喝到山穷水复疑无路
他们在代替我们
爬虫们一律头朝后仰
小眼睛悍不畏死前仆后继
喝酒吧给虫虫们
醉了的他们我们蜷缩一团
爱过的我们蜷缩一团
都是虫子,么么,没有预备后悔
有着梯子也下不去的高度了
密集的无望的虫子啸聚在喉咙
排着长龙我的虫子接龙你的虫子密集的沙滩
微醺之间依旧向你爬去


2,跳蚤与市场

无性繁殖,碰触了繁殖,不做爱就繁殖,大量在猫猫的头颈部
和狗狗的肚皮。弹跳力
拘束于毛发。窜进去吸血
请搔抓,喂养我
请对每一个虫卵说抱歉
二手的人与情欲,在阴暗的屋檐
不再为其所动。允许繁殖
在毛发的掩饰下波涛汹涌
我跳进你的身体,复又跳走
带走激情,留下肮脏的血
设我是其中一个跳蚤
你是其中一只猫狗


3,昆虫之歌

每个纹理,褶皱,毛囊,每个故事的消失处
一大堆人像一群虫子聚集
么么起舞弄清影
竹子生虫,大米成虫
他们的内心被虫控制
伟大的虫子像伟大的巨人
么么吹埙,海浪变成泉水的声音
每个城市的暗沟,每个天空的阴郁,每棵树的树洞
隐藏的可爱的虫子,想说话的虫子,想离开生长地的虫子
跟着虫子去了解一个微观的世界
么么想放大一个虫子
我说,准了


4,黑蚂蚁

是一只蚂蚁,骄傲的蚂蚁
一个骑着蚂蚁来见我的人
是被人分切的奶酪
光线多么好,蚂蚁没有骨骼,连死亡都不喊叫一声
春天多么好,蚂蚁切下叶片来发酵
更多的蚂蚁,只有单纯的心思
从节杖的底部钻出顶部
这世界再次被证明是空心的
我们最相信的人被瞬间折断
我们一直爱着的人依旧在苟且偷生
骄傲的蚂蚁,躲在地缝里
有时会探出头,问你还想他吗

5,灵长类请坐着说话


更高级的是愚人,他还在移山
猴子试图把月亮捞起来安在山顶
对着一些虫子说爱情的诤言
他们似懂非懂,一如么么
部分人的身体逐渐被虫子占据和寄居
思维与想念被虫子控制
肚子里满是虫子,大脑里都是虫子
活动的,僵死的,新生的,接替了猴子掌管山头
愚人依旧老去,半生只在对抗虫子
山上埋葬的虫子,脚下践踏的虫子
么么将来演变的虫子
我们坐着模拟这些,人类没有将来
只有两只虫子,隔着空在对话

6,白菜叶以食

白菜叶,生很多虫子
老白菜叶喂鸡,切碎拌槺
一些虫子比较了解么么
白菜叶就能饱,素食天下,会有颀长的身姿
一些虫子将服从我,不断刺探么么的消息
在白菜的掩饰下,我不苟言笑,坐卧不安
整个夏天都沦陷了。许多个容易崩溃的下午
都在滋生向下的虫子
我有下半身的欲望,和上半生的好生之德
老白菜已贡献出所有的青绿
不再要求什么。虫子可能什么也不知道
就已经胎死腹中。我们各自咬牙切齿,怪责对方
我们也相互思念,不断扼杀新生的小虫子


7,虫生


他们都是祸患。是我产生忧患的主要动力
来,用嘴唇和舌头亲近我
我的火焰正在烧灼他们
一个欲望压制另一个,一个离去的人不断回来
虫子被打乱,被重组
不适者淘汰。可他们都不属于我
可怕的念头,蠕动的情态,爬行的狼狈
他们侵蚀了太多的正常的天空
这人间的残缺。刚好镶嵌了么么
来用手指和头发缠绕我。我的火焰将要熄灭
虫子淹没过来,又消逝殆尽
我与你刚要相见,却又分离

8,三虫四答


虫二说,泰山石在上,你勿要惦念某个人
一片树叶,可以遮目
虫三说,我们走了很多弯路,也未能抵达目的地
唯有在路上,爱过了谁,方是安慰
虫四说,再简单一些,只剩下自己,只剩下一个
方向,也只剩,吃饭的力气
原谅虫大死在路上,没有留话
虫五虫六一味在爬,还是落后于旁人
虫七人微言轻,虫八不敢苟同
虫九一生只为口中食
他们时而为争食相互撕咬,时而抱团无分彼此
我与么么,取代了某虫,此生将无语
虫二又说,不如无边,不如再也不归去

9,虫新说爱

收到一只腊肠小型猎犬,最后改名西罗
畏怯,逃跑数次,追回
生地嗷嗷叫,争宠,一脸的生不得已和不甘心
搔抓,他身上的虫已传到肉丝和小黑
西罗是最后一只净狗,跟生地保持距离中逐渐缩减
早晨的草地依旧适合翻滚
两只狗交换了如何有虫
一致拒绝回家以及精致狗粮和火腿的诱惑
接纳,好好爱他们,旧主人扬手
陪伴,奔跑,都会好好的。新主人一脸的阳光

第七断,断机杼
------人物,孟母,木兰。地点,贺兰山。时间,1204年
---------那些节杖做成了纺车,那些机杼又还原成节杖。战争起于山峦,消弭于河流。么么站在那里,一直看着


1,
勿要思念。孟母说
把想法条例状。写下。孟母说
纺织产业由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兴盛到本世纪衰落
母亲的纺车和织布机都是不朽的古董
我亲眼看见他织出七彩的可以浆洗的棉布床单
他从未要求我去做孟子
那根节杖杖过我的身体
我告诉么么。母亲很严厉
他会用棉布床单包起我们
叮嘱写好孟子三篇再给回来
我们将会在汉江上漂流很久
一个打棉絮的老汉截住了我们的流水
他向我们演示弹棉花的嗡嗡声
那绝对是一部音乐剧,我说

2,
焉支山一再出现,木兰戎装
蹙眉,颔首,正在演变成汉服么么
人物转换产生人格分裂
无数个么么晃动腰肢
辽阔的草原,贺兰山不像贺兰山
野长城不是野长城
我们只想要一杯水,一斗米,一方池塘,一亩荷花
这都是折现的爱情
么么喜欢这个朝代的清贫,不攀比
大片的草原都是绿色的清贫
我们守己,爱慕,相敬如宾
偶尔射箭,猎一只惊弓之鸟,分而食之

3,
母亲,木兰叫
母亲,么么叫
孟母身上的尘土纷纷落下。从公元前372年
一直落到公元后1204.拜占庭正灭亡。十字军东征。南宋求和
回不去的两个人流落于此
母亲接过针线,为孟郊缝了下去
木兰穿过北魏,又出现在隋唐
么么接过针线,把漏掉的红尘再次缝了进去
他们胡安了那些籍贯
他们也胡塞给么么一杆长枪
母亲倒在血泊里
金人杀了过来。南宋求和。两个女人流落于此
一路在寻母亲,一路在寻我这样的仇人

4,
贺兰山被抬高。家国情仇掩埋着骨骼
看着他们心先乱了
分不清木兰与么么
他们叫我回去。马匹不肥的地方
我的家乡在眷顾我。我失去的战士
不知道从哪条路回来。白云是漂浮着的么么
绿叶是稳定后的么么。真的无处可去
请问安我身的,和埋我心的
是一处么。请问以后的么么,和过去的么么
是同一人么。他骑着骏马固定在这里
贺兰山有缺,我的木兰
已回复女儿身。他不认得我

5,
么么正在变成母亲,接过机杼,梭子
大地之子没有醒来
葫芦还是葫芦,我爱着他们
一定要大病三日不省人事才好失去记忆
不以为梭子还可以织布
阻止么么变为母亲
乌云交织的天空,木兰的草原,迷途的人
即将自己看不清自己
1204尚算安宁,我们模拟的乱世还没出现
么么有孟母的责任,有木兰的坚毅果敢
他诞生的2023,我正在赶返自己的湖北家乡

6,
么么画了很多张木兰像
很热,不宜在木兰乡留恋过久
两个有着至刚烈性格的女子各自泼洒了一碗酒
天空被烧起来。武汉的黄陂,黄州的蕲春
他们不建立缓和区
北魏到南宋设置快速通道
么么在给一个稻草人针灸,一起尝百草
木兰逐渐醒来,天色已晚
再也回不去凌乱的南北朝
他顺手拿起弓箭,对住么么在地面的影子

7,
清净无为。女人为三
孙不二还是孙不二。拿弓箭与持红绣鞋
有不一样的飒爽与娇羞
各类人杂居。了解群体的意愿正在如何瓦解
进一步被巩固的政权。木兰靠着我,因此被嫉妒
你想要乌海和整个阿拉善草原都屈服
也想要一步跨到银川
更多着古装的女人面有不善
旌旗猎猎,狼与狗各自认领亲戚
母亲一直比我们坚强
夺取剩余的山头、我们须眉渐长
允许某些人死在这里。埋得深一些
也允许天空越来越高,我们无比孤独

8,
天空阴沉。母亲,只存在于公元前289年
之后都是泥土与尘埃累积
我的思念比较成型
有一儿半女延续,那样的香火
已是停止了的婆娑。母亲嘱咐过么么
不要任性,如何成就一个男人
天空阴沉了几个世纪,许多人没有醒过来
但他们都认识母亲
么么挽的发髻,跟母亲一模一样
这要承载山峰的力量
要从春秋诸子走到南宋末年
我总在等候,很是心焦
想在天空放置一枚月亮作为指引

2023,6,10

9,
贞观长歌与大明宫词阅。老黑长吁
走出一个朝代不易
三个女人影响我们今生
母亲英雄一般,花朵晒干,新鲜的幼芽
藏在石头缝里
罗织一本家族史,穿梭的人群,中生代的么么
为我停留下来
无可逃逸。接受所有的爱与嫌弃
直至一起化石。木兰晚生于我们
习武的生性。他对于爱情,一直处于懵懂
战争贯穿的人类未来史,木兰依然端着枪
笔直的站在贺兰某峰顶

2023,6,11


第八杯,孔雀胆

-----人物,女娲与妲己。地点,四方山。时间,2080
---------我动用了所有的法器。没有再能遮掩的,也没有再能抗拒的。女神一直抬头挺胸,有着极致的黑色诱惑与高傲。

1,法螺

法螺吹出的意思是,我永远都爱你
可他还是离开了
做妲己,在王者荣耀里霍霍
没有多少诸侯可戏
法螺继续吹出的意思,他一直都在想我
仿佛我,还是荒淫无度的商纣王
我在烽火台点燃自己
我在月圆之夜
割下所有王者的头颅
并在法螺上刻字
么么,你不准回来

2023,6,12

2,蟾蜍

没有什么需要遮掩的。法器如是说
蟾蜍现了原形还是蟾蜍
口内吐珠,浑身渐绿
女娲最端庄的样子说,我们继续造人吧
刮除身上多余的尘土
多么干净的身体。2080人类繁衍的更少
昆虫的后代们更多
敲打了蟾蜍的每一个气泡
我们不死不休。女娲神圣不可侵犯
他取出尘土
我贡献舍利子

2023,6,12

3,勾栏

依次叫褒姒,西施,赵飞燕
总有甜糯的嗓音回答,撒古典的娇
鹭鸶 的腿重叠在一起
三座大山逼我抟土造人
监工是隐形的。我们都卸下了翅膀
靠口口相传的秘技
他们拜女娲,崇尚妲己
身体违背祖训,屈从男尊女卑
可他们代替不了你
哪怕只一刻,用腰肢以上碰撞和大腿以下牵扯
我听见吹笛声
蛇一样的女子,瞬息全部不见

2023,6,13

4,块垒

三块石头垒在一起
我们都已经老了,石头还在一起

女娲说,我让他们在一起,他们就会在一起
妲己说,我们要在一起,就一定会在一起

今日练胸,2080的健身房黑科技
你认不出一个不着衣装的裸露的健硕的灵魂来

2023,6,14

5,嵌合

未来战士。他用三体和流浪地球诠释了嵌合
俯下身,头部与我腰部平齐
或者更低。此时尘埃都在光线里

他将我放平。爱抚
动作近似你。一柄钥匙和一把锁
我们交换密码,电流,和火焰

女娲在上,请允许我体弱
创作出新的俯仰生资。请允许我将嵌合数字化
打样。我的瓷器。他有白皙的肉体和透明的魂魄

2023,6,15

6,菱角

把胸脯卸下来。他有跟妲己一样的风骚
建立的喙开启甜蜜之吻
剥开一只,是那么轻易

我们只剩了情色
若余生都不眷顾,一转身就是陌路
蒸煮程序。再剥开一只
熟的粉甜不如生的生脆

一生都在产生棱角
而你贴近来,偏偏为了磨平我

2023,6,15

7,坤卦

没有人知道这些。观音是男的,水可以走横直线,猪八戒
跟妲己是亲戚。没有人
在乎这些。水滴石穿,一颗石头
一生在守护被滴穿的那个孔,光阴陷进去

没有人,么么。
没有任何障碍物
上面没有女娲,旁边也没有

你脱下衣服
你换掉衣服
你同时蒙住了我和蒙娜丽莎的眼睛

2023,6,16

8,春申

压低声音和帽檐,我认为我已藏好自己了
向左看,那一座山峰
山峰内部的一节水流
他们当年,怎样腐蚀了一个春天

一些女人已回到楚国。
可是你没有
么么你带着斗笠,推着驴车
走的是官驿大道

你妄想掏空一座青山,你的车上
恰当年的青草已是枯草
我无处可藏时,会去你正去的路当中

2023,6,17

9,九殉

法器,黑色丝袜奶茶。我抗拒过大的胸部
山峦是必须遮挡的
朱砂画的麒麟,他想对我说起前世

镜子对住门槛,九根蜡烛连接红绳子黑绳子
么么的魂魄被锁定
我不确定我能囚禁的日期
我忍不住放出一片白云,然后又一片

偶尔有一片,会化成么么的影子

四方山,缩小了就是尘土
女娲在上,请受我一拜。妲己在下,请与我八拜
放大的么么和缩小的么么都不在了
尘不归尘啊,四方山在移动
我去岭南,他也去岭南

2023,6,18

第九曲,大荒流
-----人物,老黑与小黑。地点,广州。时间,弥留
---------最后的时间,相互抚摸,直至棱角圆盾。我们不再抵触。把身上的刺收起来时,却再也不能吸引彼此。

1,永远不止一个人

还有小黑,他是我的延伸
一个人如何的演变成一只猫
蹲踞在黑夜,眸子深如深渊

我很想念,最近,思不可抑
小黑靠着我。广州的天空每天都撒着龙舟水
我的心里头漏雨
我也很想念。我帮小黑翻译猫叫

么么,你走得那么远,为何单单把身上的刺留在这里
么么,有的人还在死去,下一刻,可能是我

老黑与小黑,除了对峙,还有和解后的依靠
可是我跟你,一口气接不上你的另一口气
我们的呼吸,已完全缺氧

2023,6,19


2,垂爱

我否定了所有。花开的多不真实
一生优柔,像风,吹不过山岗

相互抚摸,直至棱角圆钝。这并非我要
保持尖锐,无论如何都不可失去自己
我们用不一样的五彩石
各自补了天空和地面

柳树垂下绿丝绦,菟丝子垂下藤蔓
我垂下万年的老腰

值得爱了又爱的,除了铁打的江山外不清晰的山峦
只有更不清晰的你
一直站在不远不近的前方

2023,6,20


3,美色之色

身体空虚。仿佛从小黑肚子里拿走了他的孩子
他不再叫唤、拒吃难吃的猫粮
孤独的时间在于如何厮混

写:我讨厌黄昏里绝美的落日,女人无妄的嫉妒
矫情,小脾气。我要远离美色
细小的腰肢,肥硕的屁股。我会遗忘暮秋的原野
一个人走到草场深处

禁欲。黑色蕾丝。那样无辜的夜晚
我屡次被唤醒,他们需要
许多虫子产生暴动。么么也从浅处走往深处

那里,正在酝酿一场绚烂

2023,6,21


4,那一刻老黑比较清白

直至死去,老黑并没有其他话语留下
小黑肚子瘪了下来,孩子不知生在何处
这个世界是污浊的
我们都没有办法

广州也瘪了下来。四驱驱动。我们没有目的地
死亡也不是
唯一证实清白的是,落叶在春天黄
在秋天还不肯落下去

若是我们在冬天又遇见
我迟迟不肯咽气
不肯承认等的那人,就是你

2023,6,20


5,万一忍不住

我只剩下责任,寂寥,道义,和骨头
黑色的花朵融入黑色的夜晚
删除最后的相片,温馨,芯片被抽取
没有前世,没有未来,注定游离的么么,化为尘埃

假如是在死去之前,我们不应该还记着彼此
白云落在山峰的缺口。空气卡在瓶子的入口

他们轻薄过我的身体。那是最卑贱的
他们在膜拜我的魂魄,不肯散去的尊贵
是爱神赋予我最纯净的力量
我洗净了双手,拥抱世人

眼睁睁看着么么你,从瓶子的底部溢出,从此不见

2023,6,22


6,想开花时拼命屏住声息

在浅淡的梦境里写下很多诗句
醒来就混淆不清。于是我假寐着
诗句复又回来,继续写了很长

我感觉我真的好想拥抱你,即使你一下子消失
节杖一寸一寸开花,又一寸一寸腐朽

我叫肉饼,他叫肉丝。我是一个独居的男人
他是英短蓝白。不好动的猫
我们相互屏住呼吸。这世间
除了你,其他都是空气

梦境里开的花,多半是最美的
我们充满遗憾,不怕有更凄伤的结尾

2023,6,23


7,破冰或啄壳

野百合与小鸡豚。这是两个概念
我们在人间的两种状态
如今都被我深深怀念。死去只是一刹
花开或孵化却用了千年

小黑是一只猫,再次确认,没有人喜欢他
一只讨嫌的,爱呻唤的,挑食的家猫
老黑尝试再次破冰,很努力,装出野百合的样子
一只小黑藏在衣服里,他很伤心

我最后认为,么么是虚幻的。是被我杜撰的无性别人物
他藏在某试管,在做着最后一次试验
警察的某次扫毒,称之为破冰行动

么么有毒。在冰面,他是多维的。

2023,6,24


8,哎小蓝

记录与记载。一个物事在影响我们的过程
万物皆有其承载
我说不清么么。他藏于小蓝也好
在与小蓝不断的置换中,么么角质化
他坐广佛线。听见熟悉的撞击声音
陌生的暧昧者,很多人藏进小蓝
我无法将他们揪出来
么么的呈现需要诸多做作。假动作
必然性的导致某种消亡。要么是我
么么。许多过来人都会重新死一次
万死莫辞中叹息各人类的物化
多么小蓝。声音亲切,悦耳,无法抗拒的诱惑
记录了么么起伏的身影
总有湖山倾日月,便倚萝木释昨非
围着和龙水库一周,如是记载
继而长叹,哎小蓝

2023,6,25


9,卒于2100


生不同岁,死欲同穴。老黑说
2100活到足够。双足麻痹,膝关节障碍,听力下降
么么有清风般的耳语
那就一起死。么么说。黄皮麻鸠,我们都是有着皱纹的山峦和有着沟壑的人
死于一种咒语。死于生死业已两忘
死于活得不够美好。死于少年来不及陪伴
上面盖着海棠,下面垫着栀子
还是那样。我不要记得么么
死了后,也不投胎转世

2023,6,25

全剧终































我来找我家小白菜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1107

回帖

21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处女座

 楼主| 发表于 2023-5-18 07: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白菜 于 2023-5-18 08:03 编辑

7,
土地上都是么么,非亲非故的么么,长的一模一样的么么
满地的么么蜂拥而来,没有标记
都是一样的热情。举着裙摆
我爱着,即使他不发一声
即使他深入到另外的不毛之地
那强大的基因
我的爱人,已经变成这样
我的爱人,就要铺天盖地而来,气势汹涌
这是野草的世界
这,么么的本原,在风声里缠绕过来

8,
我后退
在退无可退处,悬崖边开着猩红之花
我愿意这么危险的孤独的站着
陪伴,边缘地带,无望的爱情
么么伸手可及
牛筋草与盘根草疯长
装作素昧平生
用全部力量顶撞风雨
他若比我安静
必也被风雨击中
我来找我家小白菜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1107

回帖

21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处女座

 楼主| 发表于 2023-5-18 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白菜 于 2023-5-18 09:45 编辑

10,
江州。刻意杜撰一个古地名
他有实质的存在
片状的么么和丝状的云相似
都被小心包裹
万物都有疾。治愈中。我与另一个我厮杀多年
另一个我带走么么。
骨灰级。我们坐船。看漂流的形态。认识一个外国人。彼此欣幸
么么偶尔苏醒
植物与人在转换时遇见阻碍
么么在植物时候青黄不接
在人的部分沉睡千年
我来找我家小白菜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1107

回帖

21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处女座

 楼主| 发表于 2023-5-18 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白菜 于 2023-5-18 09:48 编辑

11,
鬓已星星也
也不妨碍耳鬓厮磨。象形的么么比楔形的么么有趣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即便一个清醒一个迷糊
栀子欲开未开,海棠将来便开
他们不在一个星座
么么会把两种花系拖近,彼此香味渗透
臭味相投的人好整以暇
白发可以编织瀑布
心灵手巧的人死在一个布匣子里
栀子花铺在上面,海棠花垫在下面
我来找我家小白菜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1107

回帖

21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处女座

 楼主| 发表于 2023-5-18 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白菜 于 2023-5-18 09:52 编辑

12.
么么。
我竟然叫不出声
吵醒一只虫子和惊动一朵花的沉寂皆为罪责
云朵被挤出水渍,像眼睛
老去的虫子和幼小的虫子在合成
么么是液态的
不流动等于失去生命体征
他不记得所有人
这个世界正在将他遗忘
么么。我把内心的大小虫子都放在了他身上
我来找我家小白菜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1107

回帖

21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处女座

 楼主| 发表于 2023-5-18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白菜 于 2023-5-18 14:08 编辑

13,
碎片。母亲与母亲重影
镜片起雾
我们都是孩子。假如我充当父亲
走在下过雨的石板街。一条河流围绕过来

他们有的变成蜻蜓,有的变成荷花
么么的碎片。只有一片是完好的
他在努力复原
独自成为母亲。传播花粉者非我
我走在下过雨
的石板街,追赶着其他的孩子

14,
有一首歌曲。很宁静
唱的不是他
悲凉的感觉是我附加的
我经过的废墟,不是庞贝
有人代替我去了孔雀王朝
这些特指皆与么么有关
贴上大胡子,化妆成一个阿拉伯男人
有一座山
就是他经常提起的那座
他 山顶画上自己
在另一座,画了我。他竟然还记得
我来找我家小白菜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1107

回帖

21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处女座

 楼主| 发表于 2023-5-18 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白菜 于 2023-5-18 17:06 编辑

15,
培养基里我和他
试管与试管交换了细胞再造信息
白发是代号,我们曾经有多欢喜
两只木偶,在实验室里潜伏多年
依旧没有新的么么被制造出来
猫薄荷与豆芽菜,植物门不敢侯勇
垃圾桶里是引产后再被氰化钾杀死的婴儿
因为他不像么么
我早已没有么么,可是其他地方一定有
我来找我家小白菜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1107

回帖

21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处女座

 楼主| 发表于 2023-5-18 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白菜 于 2023-5-18 17:12 编辑

16,
嘉禾望岗。情人分手的地铁站
么么再也没有回来过
死亡3号线。我坚持一个人一直走下去
相伴不如怀念
后来有一只狗,刻意代替一个人
后来又有了两只猫,家里和心里都是狼藉
我忙于照顾他们
听课,健身,读书,登山,烹饪,做了人类的一切
拒绝了么么存在时的一切
原则上不去天池,不见客,不混圈子,老死不与很多人往来
我来找我家小白菜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1107

回帖

21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处女座

 楼主| 发表于 2023-5-18 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白菜 于 2023-5-19 07:41 编辑

17,
镜子被打破
镜子里的我和么么都没有直接走出来
都没有走出来
只生长在单纯的环境
镜子单调而平静,稀稀疏疏的么么
沉默到不会说话的么么
在镜子里一天天老去
他一直存在于镜子
么么只存在于镜子


我来找我家小白菜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1107

回帖

21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处女座

 楼主| 发表于 2023-5-19 0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白菜 于 2023-5-19 07:47 编辑

18,
么么
整个世界都在叫
低声的,大声的,咆哮的。海浪翻涌起来
我被卷进别的流水
只是要好好活着
在山丘,在湿地,在悬崖,只是为了他
我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
像他一样的野草
像他带着荆棘和倒刺
冷冰冰的脸。只剩了一绺白发
岁月的褶皱被山河的褶皱遮盖
么么,早已
把自己藏了起来
我来找我家小白菜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1107

回帖

21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处女座

 楼主| 发表于 2023-5-19 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白菜 于 2023-5-19 17:59 编辑

1,意

老黑有些惊慌
去车行以旧换新
给小犬捉出十几个跳蚤
研究上牌小帅的拥挤牙齿的正畸问题
这些都不能掩盖老黑的慌乱
到了下午
整个小镇开始倾斜
不过是,可能,是
一粒花生正从腐烂的地面,探出芽来
么么明早要
看酸疼的某颗牙

2,几何


一根竹子做的竹杖,青竹枝黄竹枝一地
一根木头做的木杖,有些笨拙
一根藤蔓雕琢的藤杖,有点古朴
老黑懵着
不知哪一根可支撑剩余的弯路和山路
更不知么么将来会躲进哪一根避难
记忆七秒
灵魂七克
么么何苦站在天平上
东南风吹得温软
他想这样就这样


3,意欲何为
4,起意
5,意阑珊
6,何夕
7,两意
8,如之何
9,闻弦歌

我来找我家小白菜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1107

回帖

21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处女座

 楼主| 发表于 2023-5-19 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白菜 于 2023-5-19 18:05 编辑

3,意欲何为

一入山林,便忘己身
复出山林,已生六臂
老黑仿似无欲无求
第54次在打石窝,文字甚多
落叶有潮湿的气味
阳光筛成亿万个么么
多么绚烂
从北面登高,南面下山,苍松翠竹,都有禅机
老黑想念还是想念
只是不说
我来找我家小白菜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1107

回帖

21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处女座

 楼主| 发表于 2023-5-20 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白菜 于 2023-5-20 07:19 编辑

4,起意


老黑有破壁的不得已
风被按下来
一切欲望止于天亮
草原人的蒙古包,匈奴的帐篷,张骞的地图
他以为荆轲可以没有红颜知己
今日云低,雨已收
有着某地表意义的日子
么么发出惊扰信号
他在雷达区
老黑每一声自叹
都惊动树叶落下来
小跑结束,天空有被汗水浸湿的恍惚


5,意阑珊
我来找我家小白菜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1107

回帖

21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处女座

 楼主| 发表于 2023-5-20 0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白菜 于 2023-5-20 07:22 编辑

5,意阑珊


老黑他
剃了髭须,还喷了香水
穿了自觉最体面的衣服
干净清爽的
由老者回到老男孩
等么么
是一颗吊死崇祯的老槐树在等树下的菟丝花缠绕来
是一朵积雨云
被一群大雁冲开
老黑坐进时光深处
那剪影,就录取了他身体里的黑
我来找我家小白菜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1107

回帖

21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处女座

 楼主| 发表于 2023-5-20 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白菜 于 2023-5-20 07:36 编辑

6,何夕

今日。战备
铁观音里观音自重
第三口,有亲吻的感觉
老黑抿嘴唇,再抿,么么不在嘴角
早餐的面包渣么
不,他已十年不吃早餐
或者十年不见么么
疾风知劲草。好吧
老黑全服披挂,红缨枪不断翻滚
没到八点,急不可耐的还有案上的一盆芦荟
他萎烟,低落,没有生气
老黑取出胸口的明灯照着他

7,两意
8,如之何
9,闻弦歌
我来找我家小白菜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1107

回帖

21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处女座

 楼主| 发表于 2023-5-20 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白菜 于 2023-5-20 09:01 编辑

7,两意

砧板上一条鱼,刚经过拔鳞之痛
老黑执刀
小黑坐在窗台看着
鱼为刀俎
他在散播短暂一生的污点
血污。吹最后的泡泡
么么是虚无的食客
说,清蒸,少盐
小黑是一只狸猫
代替老黑的意念,只看着鱼
目不转睛
我来找我家小白菜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1107

回帖

21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处女座

 楼主| 发表于 2023-5-20 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白菜 于 2023-5-20 09:06 编辑

8,如之何

最终是造了鱼汤
520是个虚妄的鱼塘。他们
只是小虾小蟹
老黑,依旧把自己
钉着。看别人的春光
都好。老黑只要更像老黑
无所事事,碌碌无为,内心坦荡
老黑永远像一阵春风
只不过遇见么么
被阻碍了一下
反身吹的时候
又被阻碍了一下

9,闻弦歌
我来找我家小白菜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1107

回帖

21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处女座

 楼主| 发表于 2023-5-20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白菜 于 2023-5-20 10:22 编辑

9,闻弦歌

四只楔状缺损
3m350激光树脂
老黑,专注着这些,而
不是么么老去的脸庞
那不是么么
不是老黑内心一度涌现的么么
嘴角溃烂,面容憔悴,木讷,手足无措
不任性了啊
不飞扬跋扈了啊
只补牙,默默的
么么掏钱,硬塞,扔在台面,说,我走了
口若悬河的老黑呆着
呆如木鸡的老黑醒过来
骑车追出

--------------------第三节end
我来找我家小白菜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1107

回帖

21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处女座

 楼主| 发表于 2023-5-20 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白菜 于 2023-5-20 14:19 编辑

28,
我是野草
横着的竖着的
野生的家养的,无孔不入
最主要是后者
我在堵截每一帧春风
而命运不会改变过
他如是描述我
我认
我属于荒野,被所有的叛徒和盲流指认
陷入岁月深处时,我已经无法回头
我来找我家小白菜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1107

回帖

21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处女座

 楼主| 发表于 2023-5-20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白菜 于 2023-5-20 17:26 编辑

29,

原谅我渺小的智慧和更渺小的尊严
我依旧不停的逃遁
又不断的回返
这相爱也让我站立不稳
无法驯服的野性
请退回哥的位置,不要瞻望
委身于草芥
哥哥,我如此狼狈不堪
让你重新看见我正在老去,残损
不复往日的新鲜
我只来看一眼,曾经的美好如今依然美好
我只是来
来了就去
我来找我家小白菜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诗歌月报

联系我们|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诗人 ( 粤ICP16121829-1 )

GMT+8, 2024-4-24 17:48 , Processed in 0.122829 second(s), 2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23 Discuz! Team.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但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另,若有抄袭侵权,联系即删禁。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