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5|回复: 5
收起左侧

[诗歌] 【留存】 海潮的吐司~~

[复制链接]

93

主题

1857

帖子

34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

最佳组合奖最佳风采奖

发表于 2021-1-31 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KZ))WU6SXR)6FQ[P8Y7KO)B.png

早安

能把我的饥饿拿走的人
已经不多了
你算一个,十二楼阳台上
那个至今还在晒衣服的女人

乳房被夜晚的轮胎挤压过
她朝向墙这边,我们借二十岁时候的身体
浇灌彼此,空洞的门里
麦芽糖在阳光下开启消融

我必须在早晨多些留恋
像薰衣草庄园下的眼神
没有一班车次为了过期的票根
肯停一停
将地下铁跑出裂缝的
那些人
那些紧密的拥抱



潮水

他的手指指向的地方
停留着众多飞翔的,倦意的海鸥
翅膀下压着伤口,嘴唇上叼着
使它们拥有快乐俯冲姿态的面包

咀嚼的过程
当那些回味也开始陷进沼泽地
苍茫的原野,容不下一粒灰尘的寄存

在它们盘旋的地图上
生长出朝向天空,投去仰慕神态的肥硕绿植



潮水

月亮隐去,天空重新回到欢快的版图
阳光一缕缕照在玫瑰花瓣
像不曾被黑夜所懈怠,潮湿避开火焰

到那个时间上去
钟表褪去缝合的创口
九点钟和十点钟,蜂王不离开两朵花之间
公路上占据奔驰着,向固定居所,门铃
车轮是多么美妙的交响乐



这个世界很美,却如此的萧条

黄昏时,盼望在那个路口看到你
像冬天从树上掉下的果子
颓废,你不知道的
额头上曾顶过暖阳的你
我从窄小的窗口送出自己的目光
正擦着紫色鸢尾花的洋溢热情
十二月,我写信告诉你,举着雪花的伞柄
我重新恋爱了
遗忘,揣着你名字的口袋里有块苦涩的糖纸



折柳的风臣服了


让慢慢堆积在屋顶上的怨气
总是看到你的一刹那,化为乌有
化为我在夜空数那密密麻麻的星子
折返进你宽敞的袖口
你要装着我走完这一路漂泊不定的风景
走到没有人的戈壁
沙漠里的唯一泉水将是爱情里
我们的身体,孜孜不倦言说着的你的唇语
记忆深处的流星,悄然悬挂



天空是巨大的笼子

宽恕自己走到了蔚蓝的天空,白的云朵下面
就会止不住的思念起你来
在鬓角插一只花的时候
蝴蝶正从花粉之中抽身
她有多少难以自拔,就有多少错过的春天
继续停留在明媚的,你眼睛样的窗口
扶着天空有时是一部梯子
而晴天是再也攀登不上的,爱的夙愿
到低低的花香遣散的深谷徘徊



雪下的时候


冬天的房屋
都应该有着透明的屋顶
屋内如春风一样和煦,各种颜色的花
相互交流,争着结出美丽的花骨朵
而茶杯上
挂着昨天,那人嘴角的温度

一朵连着一朵的雪花
从晦涩和黑暗的角落,赶来,到它们被眼睫毛
发现,想去
供奉起来



青丝

避开一个落着薄霜的早晨
天空晾晒一块崭新的,蓝色手帕
是从来没有被赠与过的
远方的列车徐徐开进站台,有些陌生的眼睛
而另一个你,始终在异乡接收她的短消息
播洒过一把菜籽,她还在盘算
“除了做些春卷
是否还有别的”



短歌行

发芽的车站和站台上已经生长了
几茬的韭菜
它们疑似,再也不能长得像它们的父辈
那般高大,那般惹人喜爱
它们甘愿到镰刀下面去
不断采集浓郁,又纯正的血液


一生啊

除了写诗,其余的三百六十四天
是与菠菜豆腐,和菜地里的虫儿息息相关的
怎么尽量让苹果长得更像苹果
而葡萄省却它的酸度
向喜欢的人表白的时候
尽量看好天气
如果不得已碰到那些淅淅沥沥的小雨
也要尽快为自己撑起
一把伞
一把他说,水仙比百合,可能更适合你



你还在一个不足挂齿的世界里


在午夜清点羊圈里的羊的人
总也不比在海洋中打捞救生圈的人少
而清晨好看的,东边跳出一张
他年轻时候的照片
衣领被洗得干干净净的
带着,你在栀子花香味的擦手油中
总也不能自愈



别君叹

冬天的小腿上发作了旧伤
用暖宝宝来为他暖一暖
从什么时候起,春天窗台上的喵咪
有一个和她一样钟情的睡姿
睡醒了是一打三明治,和不停往里面夹蔬菜,肉饼
到菜市场挑最鲜美的,像是春雨
刚刚用她处女一样的身体
滚过去一片肥而嫩的菜心
轻轻的,被放倒的露珠



灯笼

残缺的,那些向夜晚的树林
奔跑的麋鹿
银色缎带的眼睛
铜铃在向往松枝上最洁白的
婚纱

河流
成为节外生枝的电影镜头的转角
那些烟火一样相好的人
被禁止的歌声
时而在薄雾里,风吹开了花朵的游荡
他是其中一只发光的树种
暖意从腋下展开翅膀
播洒了一层花粉到那上面去
旁人脱口而出的
男中音



我还在一个不足挂齿的世界里

当城市从虚拟的纸上走出来
潮湿和雾水抵达街道,灯光
我那首雕刻在记忆里的诗行
是否会随着你轻巧的走进地铁线路
而消失,或仅仅为此时停留

说过的那句“回去吧”没成想被光阴
用一把坚硬的锯子锯断
有一半从寒冷快要结束的抽屉里
滑落下来

让我怎么不想你,和你贴服在身边
像一颗南方美丽又柔情的草一样
那漫长的时间镜头之后
从而掉入了失联的海洋

握紧你的小手的冰凉,想让空
从我们的身体里腾一些地方出来
安置一碗已经冒出热气的,冰糖雪梨
安放一棵秋天恍惚是为你献出过一颗果实的树
现在,那树下的落叶,浸湿我们的半山腰



如果吐司会说话

他不知道,会在明天早晨
被自己的饥饿所逼近
那时候,他或只是一颗麦子
挤在众多的碌碌无为之中
被雨和阳光滋生,停留在
分不清番茄酱,沙拉酱
当我把它们和生菜融合到一起
拒绝他第一时间的反应,而将落寞的唇
贴了上去



草莓酱

这小小的爱心在太阳地里晾晒
试图把光线也染成玫瑰色的
它们软软的样子,多像
我在沙发上伸出触角,渴望到你的拥抱
继续不能做到,像认识你之前
无忧无虑的生长,开花,被谁的阴谋相中
就跃跃欲试起来
让你的大手掌仔细的,把自己装进瓶子
随车轮挤进明年的
春游队列



小厨房

我的身体在你走后
分泌桃子的气味,和慢慢的发酵
酒瓶在我夜晚的床上晃动
还是不肯滴落下来一滴
像拧紧的听筒。哦,我去洋葱头
里面放肆的睡一觉,止不住的流泪
被美好记忆的刀刃拍伤
迫于想念,今晚
就将我吃掉



吃茶去

爱情里悠闲和幸福的那一部分
赋予给自己,当我想到
你的花瓣和根茎在漂浮,一生都走在去奔赴
邀约的路途上
阳光尽情的梳理着头发,蝴蝶结
去路边草丛中偶遇长着翅膀的同类
我们飞翔
朝向沸腾的夏天,之后
又恢复平稳的湖面



星期四的餐桌


不想与你过完的周一到周末
从惊蛰那时候算起
我们才刚刚认识,无从倾听过
我的心事,枕边的故事,小马停在黑夜的角落里
与草原与牧羊人相互瞭望
它苏醒的天空是明亮的
期望值不停在绿油油的山坡上攀升
追上那个太阳
我们倏然有了海的胃口
去吃点米线吧,小海虾,刀叉插进了
快乐的线索




一个人的茶话会

原来伤心的人
是因为停在梦里的时间太少了
今夜我便早早睡下
围着你用巧手栽种的花园,转圈圈
像幡然醒悟的小昆虫
飞向向阳花栅栏
将自己染得金黄金黄的
去撞击一扇门,门的纹路
召唤着玫瑰和紫薇的芬芳
你在那里
茫然,不知,会等到什么人



蜜桃爱好者


如何在过完这个夏天后
我们仍旧像有所期待的小孩
眼睛里是洋娃娃,是粉色荷包,是信笺
和旅行箱
在十二月
做好去春游的准备,用雪花和冰碴
你为我缝纫好扣子
一边说,快一点来到吧
再快一点
再一点



喋喋不休

在你睡意还没有褪去的时间
像到一棵树中,不停,不休的钻入
等待去往纹理的洞悉
你在缓慢释放几声春雷,从你的手掌
眼睛一刻也不能离开土壤,干枯的树梢
北方的道路上,我在一边扫落叶
一边往返高大的梧桐,小榕树
落下一只看不清颜色的小鸟
一直从某年某月
传出叫声来



写父亲的诗

一个男人因为,你对他送上了那个称谓
他一生都要走在补偿的道路
用他的手掌在村庄上铺盖过冬的稻草
他从烟囱吐出的烟雾中来
又回到烟雾中去
那个下午,在他背已经微微倾斜的水沟旁
他美丽的花的小公主
就要和他一起,用外衣,从贝雷帽上接住落下的雪粒
他身体上留下一处完整又干燥的皮肤
她想对他说,雕刻一个记号吧
为了今生的照顾,和一个追悔莫及的,来世



她的背影

我在每一朵葱郁的花中得到一丝丝治愈
那栽种它们的女人
也栽种了自己,
用一根脐带换回一个有皱纹的身体
容颜因为黑夜里的哭声,眼角在下垂
她把她芳香的年纪放在了我的掌心
把笨拙顺着我棉被踢开的一角塞了进去
她还在我的白与黑的毛衣线上弹奏一首
我爱听又温暖的歌谣
沿着傍晚,花盆向边缘的滴水声音,柔美的霞光中
我在找到她



红颜旧

柳条在十一月还未曾枯黄
到那下面读一封,你三月寄来的信
我们在落日余晖之中
盯着天边的晚霞,一边是自己挺拔的小腿
踢那些失去露珠环绕的草
虫儿在巢穴里修理小小的灯笼
时间缓慢从
面庞洋溢起笑脸的你
一截一截隐没,抽离,仿佛停留只是为了
再次可以寻到有光泽的表盘
而返回



冗述


时间在鱼缸上
是重复循环的水。当我在雨天
希望看到的,雨伞下面的面孔
压着雨花而来,我们在墙壁上找到落满
尘土的钟,一下下擦拭它
我们总在做这样无意义的事情
比如夜的纸张里包裹住火
让全世界知道苹果仍旧挂在树上,完好的
内心的破碎算不得破碎



回音

一颗需要柔美光线下保存的珠子
我这样摆弄它们
藏匿在人来人往的街道,眼睛盯着的窗口
茶几旁坐着的人都像他
有一张视我为缥缈,为时间的门把手
是的,很多次
他靠着陌生的通道,然后走过来
他扶住我冰凉的腰身
即刻放开的,手掌上的温存



携琴记

要去见你一面
列车经过田野时,我眼睛里的明亮是说不出的
像第一次将春天的柳芽看得清晰
第一次看见站在红灯那边的人
牛仔裙在霓虹里飘扬,去点燃
一切能点燃的事物
而回望所有的镜头中
都不是一个对的你,那遗憾
终要找到一处完美的落脚,它在铁轨的撞击声中
歇一歇自己



暗之河

时间仍旧是一条让我胆怯的河
河水冰凉
我的日记本里盛放的人该如何
在趟过河的时候,不再我身体一侧,滑落,
溶解,消逝
我想自己是多么爱你啊
每一晚,月亮给于出全新的梦境
我想保持一个不变的睡姿
在没有旋转按钮的表盘上居住



鱼饵与鱼

冬天,牧羊人回到帐篷
草回到牛的胃里,爱情里有歌词唱到
“你是我的,是我的宝贝”



不止一次的旋转

安静的夜之花慢慢开放了
我在它其中站立,踮起脚尖
当每一个动作对自己已经熟知
就像你的多如星星的语言
总是在我的头顶上铺开,闪亮不断
不能停息
我带着梅花鹿的鹿角开始奔跑了
并祈求多一些迷失
把森林捆绑进来



情无可考

莉莉安,冬天的窗口尤其安静
把情书和刀剑都收进第二节抽屉里
那个冒雪赶来的书生
在你十四楼的窗下,他的头发和胡茬
一截一截向着你的公主床白了过去
你给他织毛衣
让他去花洒下,清洗出自己的健壮与诡异
在窗台下吻你的时候
你的粉色脚趾不小心漏了出来



一怨水成冰

莉莉安,我还能做什么
除了在他赴约的傍晚,一个人掉眼泪
剪断修长而美丽的指甲
指甲刀
分开,又像身体一样
躺在沙发上合拢起来
拿出你藏匿的空闲时间来
让你绘图本子上的晚霞
尽快照射到第三棵,紫色茉莉花上面去



青花非青花

看电影的座位上,或是正在
抱着手机那头的人窃窃私语
不知不觉睡着了
他在穿梭机正工作的街道的另一头喊话
鲜花店太多了
里面都亮着动人的灯罩
水嫩的橘子晃动着
走过了一家又一家,真怕
因为他的看不见自己,而永远留在梦里



月光下的悖论

那条我们走过的路被小雨打湿过
多少次,被没有人逗留的夜晚
浸泡过
昨天我们的话语在公交车上,不小心
碰撞,从口袋里抽出手去捡
一对恩爱的情侣头挨着头坐得那么近
被他们的鞋子压住的
是我最喜欢听的你那句,不肯再说第二次
我爱你



一滴水的白描

让不爱的那一秒钟
从我房间上的钟表,拿开
把它扔到草地上去,让虫儿拖到洞里吃掉
它们在一个冬天
埋着头,我从窗口听到
簌簌的洞口的响声,在奋力写着什么
开头是,你好
动听的三月的惊雷



惊鸿一面

自此后,我要在那条潮湿的坡道
流浪多久
寻找你少女的裙摆和心事,每个火锅店
窗口都好似临摹出一个侧脸,将生活的菜叶
鱼豆腐
仔细煮好,放到我的面前
还在那些陌生的霓虹里,不知道
怎么打开自己言语的按钮
是时间的短暂,会把我搁置在
泛起薄雾的江边
再远一点,就选一条不会在时间中生锈的船
在那里,一直等待你



我最亲爱的

空空,让我们继续通信吧
让我们像茉莉和白茶花一样,即使
有着天生的性格迥然不同,也要去
一个春天开一开
你会知道在失去花粉的苦恼下,我的落寞
苍白,与你依偎得那么近
到薄薄的信纸那边
无人经过的荒凉沙漠,给你
盖所用诗歌做屋顶,窗台的房子
雪落在上面
安静的听,那些沙沙声摸索着
它们喜欢的,定是你的眼睛



墙上的积雪

月色在干瘪的河水里
躺了一整晚
脚印深深浅浅而去
梨花开了,后来是
梅花也开过
收拾枯叶子的人在寻找他的铁锹
林间的小鹿好似从它们的
鹿角里钻出了新的小鹿
她在自己头发上,插花,播种
当走出门去
阳光用干燥的簸箕,把好看的手指也收走
重新,从泥土下的潮汐,用力拨动自己



月光清冷

她想起早些年的火车
如果不出发,该停在什么地方
是金灿灿的油菜花田地
还是檐角连着檐角的村落
清晨那些忽然苏醒的鸟儿们
围着它兜兜转转,衔到一粒疤痕
当太阳压低光线
车身上有红色浪花正在
如海洋一样沉淀的锈迹
向着月光,海底深处,唱一支动听的歌



选择沉默

那些在夜晚的桂花树下
窃窃私语的人,用细小的温存
缝纫荷包,缝纫伤口
他们将胳膊顺着热气球
搭在我开出几朵零星小花的
淡紫色清晨
窗台放置着某人漫不经心下的一场雨
雪是碗里的奢侈品
慢慢咀嚼,不留一丝残渣
一只瓢虫的身体里
居住着银色小锁,向明后天到来的风中的嘴唇
贴补上去



时间中生锈的船

空空,让我们在镜子那头
给船身擦一点少女的精油
今天,上一秒钟,它突然能游走了
朝着,将血流止住的你的胃
我把你的窗子,继续用三月的柳絮塞满
排风扇吹出的,全都是牛奶擦拭餐桌的味道
哦,在云朵的床上
你又出生了一次,两次
第三次,你在篮球着地的响声里
向突突心跳的闸门,那些仿佛夜空中
用绿色颜料染的星星
它们向你伸出推搡的手臂



到薄薄的信纸那边

给你一把带着指纹的钥匙
你的姓名落在上面,春天被蝴蝶附体了
又能在河床,你的灯罩上飞
撒网,捕捉走你充斥着欲望的眼神
向水里更大,周身是红色玉石的鱼
向鱼身体下面铺一层烧醒它们的水草
火势取走了它们的容身之地
你看,在你阳光下漂亮的鱼尾身段
几条街道的信号灯
慕名的瞭望塔
齐刷刷点亮



箜篌饮

一场雪正在解封冰冻的大地
公路上一辆车被点燃
顶着小火焰在向远处,春的喉咙
奔赴过去

掀开几片雪花
就能看到你夜晚不经意留下的红鞋子
红脚尖,在灯芯上缓慢的进入音乐
舞蹈的袖口

是什么让我有意停泊在
清晨鸟震颤的枝条上,羽毛
在飞翔的过程中,一支支凋落
把鳞次栉比的屋檐,向一架手风琴的空置,拉动



若雨安静

奏响你的拨浪鼓吧
远方的,像一块丝绸的表妹
你有轻柔的身体,有止不住的流淌
剥开地域的界限
要在这里描绘,展开一幅朦胧的画卷

滴滴答答的响声
我们就从白颜料跳到黄色再到
粉色旗帜上去
你看,我被说服着
在鼓点的音色中迁移自己,干瘪的内心

期待像一只诱人的橘子
被浇灌,撩拨,我的眼眸开启了
一口泉眼的旅程,票根依稀
是你攥在手中的船桨

不动声色的,你的划桨,微笑纹
慢慢如降落伞在潮湿的空气中浮现
打开,覆没上去
低处,像湖心苏醒的涟漪




2021-1



到你的世界去看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3

主题

1857

帖子

34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

最佳组合奖最佳风采奖

 楼主| 发表于 2021-1-31 13:06 | 显示全部楼层
11111
到你的世界去看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3465

帖子

19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北京诗人贵宾版主驻站诗人最佳热力奖最佳八卦奖天秤座午马

发表于 2021-2-1 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评

谢谢,勤劳的借一  发表于 2021-2-4 08:58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6

主题

2871

帖子

36

精华

首席版主

Rank: 8Rank: 8

北京诗人首席版主版主最佳搭档奖

发表于 2021-2-1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秋的诗一直有一种故事性。在偏向主观的叙述性口吻中完成架构。欣赏并祝新年好

点评

谢谢一仆老师来读,新年快乐  发表于 2021-2-4 08:58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京诗人论坛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21-2-28 11:15 , Processed in 0.113612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