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1|回复: 2
收起左侧

[新诗] 徐志亭《人间有鬼》9首

[复制链接]

191

主题

233

帖子

12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9-9-6 1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高烧不退

暮色中的事物像一团雾。
听觉
即幻觉。
马赛克修饰着远方。
眼睛
长满结石。
附近像是有花,
带着潮湿泥土不明朗的香气。
被迷惑了
又一次。
我散落在风中的手指长出了翅膀,
向着炎症尚未退去的天空。

2019-08-16



谈雨

天空是一尊透明的酒器,

是酿酒师。
借助飞翔中的鹰眼,
我可以窥见远方大海的波涛。
它们是蓝色的
翻涌着泡沫的扎啤。
多年前我们走过灰蒙蒙的城市,
亲历雨水与芭蕉疯狂的接吻。
多年前我们谈起雨,
世界一片模糊。
灰翅膀的鸟长大了,
它将变成天上的一朵云。
天空明亮的时候
我独自饮酒。
连同这些街道、行人,
四散而去的风。

2019-09-03



登高

一尾鱼在天空中飞。
它长出了翅膀。
它想穿过浮云设置的屏障。

眼睛
是时候飞离眼眶了。
象一枚子弹。

山巅上,我愿是危崖。
我愿是欠身离座的松枝,
摸一摸远方吹来的气息。

他们,化装成碎石。
他们抱在一起,他们没有体温。
这一天,是每一天。

2019-08-08



练习

训练你的耳朵,
让它听到更远处的声音。
它们呼啸着
带着风中金属的低鸣。

训练你的眼睛,
让它穿透睡眠中的迷雾。
让黑夜猛醒,
在窸窣微凉的风中。

训练你的嗅觉。
树荫移动它的疤痕。
那么多奔波的路人,
不曾有过相同的体温。

它们在歌唱。
枝叶间金灿灿的阳光。
我想应该训练一下喉咙,
我想应该训练一下愁肠。

2019-08-08






带走了蝴蝶。
花瓣上的香吻
现在是一小片水渍。

水珠圆圆地
抱住柳叶修长的腰身。
没有风
静止是忽略心跳后的鼻息。

现在的我
是石头上的青苔。
是一条蛇
草丛中蜿蜒的划痕。

路途应由气味构成。
而我偏爱苦涩,
将一条路折断,
又紧紧纂在手中。

2019-08-10



立秋日

乱蓬蓬的下午。
干燥阳光下厚厚的阴影。
石榴树
与我。
风依然是昨天的。
而云朵的形状
有细微的变化。
他们
将双手插在裤兜里走着。
一个路口,
又一个路口。
坐久了腿有些麻木。
我站起来
拍拍身上的碎土。
它们像臃肿的时光,
交错在迟钝的空气中。

2019-08-16



人间有鬼

秋天又大又圆。
石榴树站在烈日下
像根烧火棍。
破小孩坐在树枝上睡觉,
风将他的头发吹向天空。
街道
在清点人头。
黑的,白的……
“应该让胖子们先死。”
它说。
瘦子们还要再养一养,
像猪圈里的猪。
破小孩在树枝上睡觉,
他梦到篮子
是空的。
秋天又大又圆。
风一会是紫的,一会是绿的。
它带刺的手
像狗的舌头。
街道
在清点人头。
“应该让白的先死。”
它说。
黑的还需要放在蜜罐里泡一泡。
破小孩在树上睡觉。
他一会梦到妈妈,
一会梦到天使。

2019-08-17



漠然而过

许多的鸟都落在同一棵树上
干冷的枝条
是冬天咬紧嘴唇的哑巴

它们不飞
雾沉沉的天空没有远方
它们没有翅膀

冷呀,但没有风
我默默地走过
河面上没有一丝细浪

2019-02-26



乌夜啼

夜深了。
星星们蒙住自己的眼睛。
一片云
滑向西方,
在漆黑的天空的床单上。

又来敲我门,
一下,两下,三下……
像暗号?
或许是递过来的一双久违的手。
没有光,
令冥想留下印痕。
今夜
我是我饥渴的平原,
我是我嘶鸣的马匹。

2019-08-31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7

主题

1万

帖子

26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贵宾驻站诗人

发表于 2019-9-6 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令冥想留下印痕。
今夜
我是我饥渴的平原,
我是我嘶鸣的马匹。
首复。问好。猪年快乐幸福,吉祥如意!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1

主题

9061

帖子

87

精华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美丽天使北京诗人管理员副站长贵宾常务版主版主驻站诗人凤求凰特殊贡献最佳风采北京之夏最佳个人奖北京之夏最佳团体奖北京之夏最佳组合奖最佳搭档奖优秀主持人白羊座

发表于 2019-9-6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一样的视角与表达,呈现内心困惑的镜像,事态的炎凉,,,
我好像看到诗人一边编织着各种意象的网,一边又企图用力从网中挣脱出来。
好久不见了,大表哥。嘿,欢迎多来,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京诗人论坛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9-9-22 11:46 , Processed in 0.068519 second(s), 2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