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53|回复: 48
收起左侧

[诗歌] 小妖精2018年存稿

[复制链接]

83

主题

2311

帖子

42

精华

元老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2-11 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小妖精 于 2018-12-11 19:22 编辑


*芳草之眼


一只蓝凤总是与
黑刺猬纠缠不休。

他嵌入她——
像钓钩嵌入一颗活生生跳动的心。

-/2018.12.06


*千帆

栀子渐生黄昏。像极了白沙岛——
像极了一只只
水鸟,飞进海图里。

绿色盛典中心。在前行
那么多白,
是变幻众帆的魔法。漩涡。孔雀翎羽般
炫动。

像花的色彩重复自身。在风中
像叶子重复自身,不属于天空不属于大地。最终——
派雪为银。

-/2018.11.28


*水边

一片罗马式城堡的废墟之上。耸立着
海岬——

碧浪。一波
一波,撞击:碎裂又
缝合。

月光下。花之缝隙的冰川之水升起白鹿在奔跑。
贝壳是惟一被啃过的果子。

-/2018.11.26


*画一条河流

就画沱沱河吧,她那么小
与我一样。
一笔,一笔铺开——
这是水面?一片略有起伏的黑色,像路。
在我练笔的很多年里
有一次
死命盯着那条“路”看,
发现“路”之外,才更像河流。
我恍然。于是——
去描绘河岸。
河岸布置好了,水自然
开始流淌。再缀上几块礁石,这样
就溅起了浪花。

-/2018.11.18


*画一条河流

(莫奈)用181幅睡莲
挡住星辰的去路。汲水少女

在螺壳里唱歌——
撑篙的手,

拥抱月相变化。有人掀起逆鳞
有人牵动傀儡。

落日:一枚失散轮子,权当了
入海的闲章。

-/2018.11.17


*镜子

潜水钟,在一只蓝色小兽的眼睛里
看见了蝴蝶。

-/2018.11.11


*飞鸟

他拍了拍马的脖子
摊开手掌,接住一片羽毛。
淡黄的空气,包裹他们。
有那么一瞬

他看见炉子上,火苗晃动
水壶里的水就要烧开了
咕噜,咕噜的气泡。旋转,上升——
并在上升过程中,像兔子一样繁衍。

慢火中,他是潜水员:
看着自己思绪的沸腾
被意志的
羽毛所围绕。

在这一瞬间。他知道越过山丘
有一排温暖的客栈。
他坚信,可以变换形状
可以去任何地方。

-/2018.11.04


*悬崖上的花

小小庙宇。自你幺蛾子家族苦行僧
有了歇脚点。又或者巨大伤口上
吻痕带着细粉与香水味道。鲜活得如同死在第三极
途中
的冰雕。

-/2018.11.02


*一只上岸贝壳的若干视角

1
我在壳里风起水涌,憧憬去流浪。
小羊布偶缓缓升起“鹰”的星座。近旁一朵云
镶嵌金边。

2
祈年殿的塔尖在窗玻璃上走动
阅读我刚刚涂抹的句子。
墙,竖起耳朵回声:“冬天是赤裸的老乞丐。”
所有人都知道她怀着孕,还是个美人。

3
过圜丘,桅杆就有了九层。
黄罗仪仗列队合唱欢迎的骊歌——
溜冰场怪圈是海豚吐出的气泡项链
层叠在黑披风中。

4
哲学家躺在玻璃船,举着木质的天空。
大祭司坐在玻璃船,举着木质的天空。
那孩童站在玻璃船,举着木质的天空。

5
所以战士每一天
必然要割开落日的颅骨——
饮祂的火。

-/2018.11.01


*沙鸥之歌

①。未来不迎

沙鸥举着球形水银罐。眨眼间
囤积了太多的闹钟与帆——

那峰线弧度,取决医疗事故。如一只猫僧
垂钓糯米团子
尾巴:荧-运行的轨迹。


②。当下不杂

天地间,那一沙鸥。任意志我行——
疲倦更深形影更单。各种讯息蘑菇云一样见缝插针。
在一阵嗡响的音韵共鸣中归林吗?

面对八百小银鱼
自己也要不温不愠集体发光?


③。既过不恋

既过是换季的羽毛。蓝胡子博物馆
供游人参观。我们是海盗
轮子与裾状物:踩!我们踩它!

幸福这薄薄梅瓶亦可盛放骨灰。不去主动遗忘
就是遗忘。

-/2018.10.30


*枯树

真贪婪!伪装成休眠也并非火山——

满天星座飞纵的线条固定在
地上。沙上。海底。
这百足之虫立于漩涡中心,继续喷吐旷野与蛮荒
神谕般的指示。

伐木人将之归于烧柴。人间法则:
摊开双手的作品有时是另一片逢春声浪
握紧拳头的野鹿群在菌类覆盖的山坡
大声抽泣。

-/2018.10.27


《 动情祭 》(组诗)

¢。向着真实的方向运动

我在一枚银杏叶
刺下爱奥尼亚式涡卷花样的柱头。
“哥哥”——
柱子是你。钟塔是你。

当露水长出洁白骨骼。
叶,飘落
你就来了。


¢。灰砖缝隙里,盐晶花

指尖的芭蕾:是轻抚城墙;轻抚
灰砖缝隙里
六面体的盐晶花——

将受伤。举到你面前:嗯,借故接近你的小伎俩。
后来我常常唤醒这微痛。墙里是有你
墙外是想你。


¢。在滩晒盐田恍惚了一小会儿

你说“在盐库里守着浪的
回忆。”我,魅惑于正在成的星座部落,旋进
一个光斑内部——
像进入
玛雅人的蓝水洞。

犀角焚寂。我
像滑雪者失去支撑,跌倒。
而你肩扛起真实。讲述,不曾
中断过。


¢。平行空间随时降临

鳜鱼肥蟹菊饼之后,桐木关
正山小种铺展出酡红色褶皱。半支烟疲软。钟摆:左-右
“Z”形听心者。

情欲的缰绳被勒紧了。人很孤独。


¢。三瓣丁香

泡沫的煽动者从花神梯子
落下。灰鸥鸟的绒毛,是大海与海妖之间的契约。
九月半,兽皮缤纷。

圣菲娜小礼拜堂
所有塔楼开满了紫丁香花——


¢。G弦上-新咏叹调

或者航海家。或者鹦鹉。

在诗性环绕的墙壁选择一道门,打开——
许多水之
灵犀……


¢。失去的秘密与创新一样多

我作为孩童独自上路,黑夜安详。
拾穗的人守护麦田最初的炼金术。

语言面对语言,是星与星说话。
我追随祂。

-/2018.10.22


*现实公式里的橙鸟

生存之网有诸多端点。蜘蛛
忙着悬挂风铃。我忙着——

裹紧自己。时间锦缎布满虫眼
那么多黑雾尾随着银河的漂洗。

在光的酒具里:
“明镜未捧,

鞭子高悬。”说旧的
仍是皇帝的新衣。

有嫘祖警醒如履薄冰。缠绕,
指尖那一点-小小橙鸟——

它小爪儿举举。立即修葺好那些被不洁蚕食
真实的心跳。

-/2018.10.05


*像全新事物一样难以预测

时光的锈迹像沙漠。那个谈论扩散的人
十根手指是十种盛满阴影的螺壳。
无需擦拭修补。醒来的石头习惯沉默。

要知道:震源地的一切——
尚未流经口琴的二十四孔。

-/2018.10.02


*桥

爬着-蹒跚-摇摇晃晃-大步-徘徊-蹀躞。
谁在残酷地,抹去脚印?

房子走进水中。天井,
梦着南十字星。每做出一个手势就有

一匹马或者
一只蚊蚋从指尖上飞出,

在泥土里抵抗。在钟形罩里撞击——
没有岛屿。巨大的铁鸟伸向无限纵深的迷雾。

这一刻:万物因嗫喏你的名字
颤粟不已。

是不是,是不是?喝过孟婆汤。我们
就不再是异乡人了——

-/2018.10.01


*历史

我所理解的历史就是:今天我穿著
平素穿的那条长裙。而,第一次注意
它是怎么做成的——

想象那双织布的手和
那条哺育棉花的河流。

-/2018.09.28


*有风的下午

风。雕刻树与石头
的形状。

众多游动的影像呼吸。

我闭上眼睛,——
你沿着小径
翩翩而来。

我鼓满勇气,推开窗——
一个分裂的世界:
异教徒和
破坏者纷纷涌入。

-/2018.09.27


*幸存者

巨鸟扇动翅翼。风,——
驱使霜月的声音旖旎在我的耳蜗。
驱使道路铺满
蓝花楹碎裂的果实。

生成多么无辜。这种——
感觉像极了:在某次宇宙大爆炸的
残骸中
我,遇见了自己。

-/2018.09.26


*夜花园

月亮像新弯的银弓一样。
豆花,蛛网,飞蛾,芥子。快出来!
精神臆想者们
快离开帕斯卡尔的芦苇!那道——

伤疤躲在影子里。

远山。嶙峋-黛。我们站在
塔的阴影上蹦极。蹦极或者荡秋千都可以
塔的阴影是钟摆,生
活的阴影是——

灰缨草结成的云垛。
多么美的白哦,我们停驻。空——
如白墙壁
但,没有房屋。

小玩具新娘,擦掉!
光秃秃的小哭声。擦掉,
金属手指掏空太阳穴——

虚无大于上升与下落的
所有事物。但没有房屋,但也没有什么
是房屋
能够绝缘的。

心墙钩绕着——
心墙:快穿好成熟制服
快戴好成人面具;

嗨,小蒺藜,小苍耳,小玫瑰,小松果,
嗨,安提诺乌斯-安提诺波利斯。嗨,雕像,
嗨,王的肋骨。王的城——

我们用鸟的尖喙
啄夜的衣襟。
“一些人旋转着脑袋,

身体充满光。”
露珠像帆。陶罐,倾倒出白色的火焰。
让脆弱呢喃吧。让气球
升起,

我们相爱——
而我们
是如此相爱!
却再也,再也回不了家!

是的!不是谁都能够进入十一月?——

白昼,是浆果脱落的
黑涩。有人分娩。有人成为了溺死在
其中的
一小截树枝。

-/2018.09.24


*月亮飞蛾

飞不飞呢?

月亮飞蛾,秋天的第二个月份
来找我——
踏着银亮的溪水。

在最初的起点,
刮下我们的反光。

移动,是首单程票的
摇篮曲。长大的小孩是被放逐的人,
一心
向着放逐者。

那些碎玻璃扎伤了
玻璃本身。

-/2018.09.16


*月光斛

一只黑豹坐在一个人的肋骨上,

一条颤栗的哈达
一举,
再举……

孤独的生命环伺着我。我以岸上之石,铸为一器——

以享以受:水的养
尘的落。——以及海葡萄慢慢的
慢慢地萌长

-/2018.09.21


*摇摇晃晃

蹒跚着学步,就这么突然呈现了。这古老的
小孩。路:荆棘。复荆棘。

在我肩膀上方。火

的舞者——
不得不,弯腰——
弯腰。泊在后院藤蔓缠绕的船与在海上穿针引线的船,并无二致——
但我到了哪里?

大海,网住了每一个投海而亡的人。

一群,又一群。圣甲虫,
草尖上的
爬行。

-/2018.09.09


*爱情原本的样子

我们的身体里不把白玫瑰称作
灰玫瑰,黑玫瑰。尽管灰玫瑰才是
既定现实的常态。

游动,——让独自完满的两个圆
彼此靠近:相交,相切。若你以欣赏月食的角度
便能够见到它们相融,以及
逐渐分离……

是啦,因为
角度——

一株红树,在广场上
与信风——
袅娜。

-/2018.09.10


*曈:一朵拂晓的探戈

魔术师抖动着幕布。
夜色消失在褶皱里。

谁都不能否认
舞者凝固成了雕像。一个舞台,在沙滩上
保持着舞蹈的模样。

哑默的大房子。
像一只年迈的水母曲着
下落。

幕布卷起。夜被压缩成核——

于是:黑暗不断地向事物的表层漫溢,扩散。
于是:你来到哪里就是哪里的缺席者。

看到了吧——
暴风雪里
群山弓起脊背。
一朵白色百合,昽而——
弥鲜。

-/2018.09.11


*有时候我们认为生活背叛了我们,但是很久以后才发现,
其实是我们自己背叛了自己。


置身寒带森林:你在想什么?
迷雾很迷吗?卡车
是怎么感觉自身重量的?
那株须髯虬结的月桂树在等待谁?
青蛙的魔咒解除了吗?
小松鼠去了哪里?
鼠尾草是不是疯了?
听雏鹰振翅,
你浮肿的肢体有没有一点点心动?
看见红色白云的是同一个人吗?
每一次事故都变成故事了吗?
哎,总是事故而你掌心又握有多少传奇呢?
那些萤火虫是你点亮的吗?
哪些与你有因果线?
你每天还像梳理头发一样梳理翅膀吗?
固执地在地面画满它们——
并笃信即使跌倒了
也是在飞翔。
还,还是这样吗?

-/2018.09.12


*潜鸟之鸣

他的两片嘴唇结不出谄媚的果子。
而蹂躏的草茎也再一次挺起身来——

为了,向他鞠躬。

-/2018.09.13


*这个八月的尽头

提一壶青梅酒——我亲酿的。
独自迁徙的鹰:

蝉蜕,是树上的宁寂
一个让自己在丝质安静中
作茧的毛虫看了最后一眼
由于它啃噬而漏下的星光。

挥动翅膀的仗打完了吗?
树枝眩然开始断裂——
我被浓密波动包裹着
又一次“太阳穴和死亡的锤子之间
填满棉花”?

嗯,死亡的。只是翎羽——
“最美丽的布料最明亮的黄金
也远不及,驱使一只鸟伸展翅膀的
最小的渴望。” 我,

信任这渴望
信任无人能见,透明的
羽翼。

-/2018.08.31


*我一直

我一直在你羽翼的
庇护里而不自知。
直到雷锤击打乌云,
你展露耀目地一闪。

(天空是闪电的翅膀),
梯田和高山松也模拟。
只是孩子。自屋脊上颤抖着
张开双臂时起——

-/2018.08.16


*玩篮球的男孩

篮球从他手中投出
像一只液体的猫。跳跃,翻滚
汇入未知的洋流。

他像液体的猫在未知
洋流里收获了这一次能量汲取。活力
来到他体内,跃跃欲试——

不许走步、撞人、出线
的规则中,篮球
划着虚无的弧线——

当习惯了在规则中,
规则仿佛就消失了。他
从心所欲,以动物摄取

盐巴的本能。在风一般的瞬息。
多么像岁月的弧线找到完整的圆后,一次
又一次踏上寻找之旅。

-/2018.07.18


*双行星与小卷兽

山坡上。风
吹过咀嚼苜蓿的火獾
苜蓿——在风中呼喊。

火獾咀嚼,蓝色泡泡
吐在风中
在苜蓿呼喊中
在风吹苜蓿渐渐升起的信号塔
在升起的办公楼
在苏式庭院
在没有打扰的橡树下
在橡树下我玩的单人纸牌游戏中。

弥漫,笼罩。废船和
废弃的铁匠铺也在其中
我在泡泡外面写彩虹的诗。
光把鳞片布满火獾。火獾咀嚼苜蓿
苜蓿在风中呼喊。我把
手臂伸到泡泡里面——
像一位诉讼代理人。我感到
我很安全。呼喊
是耳畔的潮汐。我看火獾
被铁匠铺传出的打铁声追赶
我看我在风中,在橡树下玩的
单人纸牌游戏中,
在软的玻璃围城中。

我有一种深深的安全感
是因为铁匠铺的对立面?
抓紧那惟一的
鼓槌。开始
模拟——我在外面:用黑雨
种下彩虹的诗——
嘿,我的火獾!

-/2018.07.09


*灰色地带

闹钟响。墙围过来
透明的梦从他身上
爬起——

水母与灯塔对望着

无法入睡又无法清醒的牺牲
在叶尖颤抖,

风唱歌了——
门窗,无声地打开。

-/2018.06.25


*渐渐


髋骨正在迅急衰老的夜上
采蜜。小羊洁白如新,跳出羊皮卷
一闪一闪发着光。

是谁在它犄角之间烙印了
火烫苍穹携带大片黑压压星辰的
图腾?它,——

飞奔。在另一国度与流星共舞。双角
在时间入海口归拢——

这位破译者。用银色血液
扛着碗状天空。我内心与
它以同样方式重合——

日子总是千差万别的
近似。就连太阳都是同一只手
煎好的早餐。

-/2018.05.24


*漫游者

漫游者一捉住跳舞的石环
泉水,就开始叮咚——

绿群山
海一样有生机。

看:“那奔跑——夜的永恒之豹
在撒满金币的波涛上。
脊背不断拱起,不断拱起
又折叠……”

紧促的脚影印裂痕
那么深邃——也仅仅花纹了
他的王国
他罔顾的迷宫小径。

-/2018.04.15


*四月

在你,弹指拈花的四月
摩耶之纱轻轻动了一下。
像从脊柱从死亡之石室青烟
边界望乡——

突然,龙柏树
附骨的毛虫
蝶变。清醒中黑暗将巨大的喷泉
粘覆在太阳涡轮上。

-/2018.04.12


*云之外

直到塞壬的歌声响起
才发现:
一粒沙就是
一种装在瓶子里的情感。
无数漂流瓶
在黑月下
像马蹄铁一样
闪烁。

凝滞眼眸所见的沙滩——
无数海豹精灵寻觅着
被偷走的皮囊。

是越长越相似的
我们。这些与自己捉迷藏的
游戏者。

-/2018.03.27


*在雨中

人群更加密集
约等于樱花绽放的
速度。

山体躁动。
在咔嚓声
闪光的城市滑行。

我也像蓝莓果
伪装自己,缓缓
挪进当铺。

-/2018.03.25


*蓝时辰,或者随时起飞的鸟

像鹦鹉鱼
临睡前给自己先编织帐篷。
让梦走出来
而不至于飘散。

满腹经纶的隐者走出他的火,
来到澄明之梯上观看——

在死亡之泽:逃奴折下一小段橡树
王者——
一个杀死一个。
一个接替一个。

沿着瞭望塔,梦轻轻游动。
黑铜的背上小帆思忖着
短松冈熔融的泛溢

成其所是的困境里——
盲瞳的蓝焰:这海天一线巨大遮蔽的
古老欲求的映射之环。

有那么一瞬,树丛自死鸟群冲出
静潭涌起了太阳风——
耀目喷泉,是海又想
将影子的意志揽进胸怀吗?

鹦鹉鱼不记得
跋涉。带着遗忘的裂隙
返回。
哦,业已返回。

是补偿曾在那儿留下皮囊?
遗忘裹紧了睡衣。

-/2018.02.20


*千眼猫

它从尼尼微来。
仿佛从神祇的梦里来。

推倒了通天塔
它长出翅膀,翅膀被砍断
它长出眼睛。

一千只眼睛的猫。
一千只被砍断的翅膀。

它遇见许多许多雅各布,
他们精心设计、侵染
羔羊血的百色衣和天梯。

它遇见灰背杨仿佛找到同伴:
“——你,看见什么?”

“一只白翅交喙鸟,
一只长耳猫头鹰,
一株茉莉举着蓝色小花儿,
很白的蓝:没有汽车时代天空的那种,
你呢?”

“越来越多的星子和
越来越多的虚空黑暗。”

杨树:“这是众人走在回家路上。
家,——
就是地平线。”

-/2018.02.11


*飞舞的,它忘记在飞舞中

45度扬脸。思绪的
煤灰飞舞旋转,闪微光
恣意碰撞。
像极了火烈鸟——

在狭长矩形的山口抖落羽毛。
新诞生的世界,长勺舀出寂静
裸露某种湿黏味道。

黑沉积里半掩一朵绛珠草。

这是立法者并非逃遁:
他们接吻、内聚,耦合
墙两边,——燃尽的与未燃的
都悬浮起来……

-/2018.02.01


*针对美的策略

正午我画下火烈鸟子夜改为白鹤。当我犹疑
小女孩打开了栅栏——

-/2018.02.01


*蛹结构

再无处躲避!裹起虚无的鳞翅
或鞘翅。对,就是双手交叉胸前绕过肩膀抱紧自己的样子。

若拟态之虫的保护色。在
飘雪大地上——这座敞开的教堂
冬眠,蛰伏。

一抹颤抖之光轻轻触摸。花蕾
银铃的笑脸重返孩童。重返而放飞
粉红色的热气球。

锈迹斑斑。银亭子的水泉
叮咚伊始——

戳破地质褶皱被埋葬的王,托起他
闪电的女儿。

-/2018.01.03


*辅首

鎏金兽面仓琅根——
活的螭龙神兽
与朱漆龟裂的木门紧锁彼此
在身体里,在腐蚀。

那一刻,我们是一体的
手指抵在环上
轻叩——

隔离是我本性:是我跟随
时光的咸涩不停移位的半月皱襞,
守护着双重异乡尚未脱节的瞬息。

从巫溪卜问的通灵面具舞。
从院落囡囡的首声啼哭。
这五千公尺厚皇裱纸上
这角斗场
惟一转动的黑眼睛。

-/2018.01.16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32

主题

1321

帖子

10

精华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美丽天使北京诗人贵宾驻站诗人最佳风采奖最佳风采奖最佳组合奖巨蟹座

发表于 2018-12-11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漂亮地高亮下~~~~~~~~
捣自己的药,剂量刚刚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2

主题

1321

帖子

10

精华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美丽天使北京诗人贵宾驻站诗人最佳风采奖最佳风采奖最佳组合奖巨蟹座

发表于 2018-12-11 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如何用简易的方式抵达表达,如何在表达里体现自己或者让读者触摸到什么,是每个写作者追求的方向
捣自己的药,剂量刚刚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

主题

2311

帖子

42

精华

元老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1 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温柔的药 发表于 2018-12-11 19:26
先漂亮地高亮下~~~~~~~~

感谢药药姐点亮谷粒!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2

主题

1321

帖子

10

精华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美丽天使北京诗人贵宾驻站诗人最佳风采奖最佳风采奖最佳组合奖巨蟹座

发表于 2018-12-11 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妖精 发表于 2018-12-11 19:31
感谢药药姐点亮谷粒!

其实喜欢诗里陌生的喻体,读着很让人回味~~
捣自己的药,剂量刚刚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

主题

2311

帖子

42

精华

元老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1 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温柔的药 发表于 2018-12-11 19:27
如何用简易的方式抵达表达,如何在表达里体现自己或者让读者触摸到什么,是每个写作者追求的方向

整一年乱七八糟的码了一点字字,不过是一个自己与另一个自己的对话,若被人有兴趣读,甚幸。若还能读到什么那是最美好的事情了。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2

主题

1321

帖子

10

精华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美丽天使北京诗人贵宾驻站诗人最佳风采奖最佳风采奖最佳组合奖巨蟹座

发表于 2018-12-11 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妖精 发表于 2018-12-11 19:35
整一年乱七八糟的码了一点字字,不过是一个自己与另一个自己的对话,若被人有兴趣读,甚幸。若还能读到什 ...

写,给自己或者别人,但最终回归自己的心
读者,有时可能成为一面镜子 ,有时只是一个空洞,反射。回声。吸纳。。。
捣自己的药,剂量刚刚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

主题

2311

帖子

42

精华

元老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1 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温柔的药 发表于 2018-12-11 19:38
写,给自己或者别人,但最终回归自己的心
读者,有时可能成为一面镜子 ,有时只是一个空洞,反射。回声 ...

是。
有过那种作为读者的感觉:读到那一首诗会骤然流泪,感觉心被什么碰触到,就在那一刻感觉自己不再孤单。。。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

主题

2311

帖子

42

精华

元老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1 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温柔的药 发表于 2018-12-11 19:34
其实喜欢诗里陌生的喻体,读着很让人回味~~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253

帖子

4

精华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18-12-12 01: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半壁江山 于 2018-12-12 01:32 编辑

忙完回家,随手看帖。就笑了。小妖精,你写这样的诗不寂寞吗?哈哈,谁读得懂。读这样的诗,读者需要二次创作。读你一首诗比自己写一首诗还需构思。好玩!好玩!我试了几首,穿行迷宫的感觉。不过窜了出来后,就明白你的思绪和意思了。哈哈,写得很好。牵牛花喊破了嗓子,那头牛眼里星河灿烂,七种颜色的翅膀刮起了木铃铛的梦想  那个砸坏青石板路走街窜巷的叫卖声  你又想找回那里面深埋的故乡  ψ(`∇′)ψ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253

帖子

4

精华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18-12-12 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半壁江山 于 2018-12-15 19:33 编辑

这些诗,其实已经达到“绘事后素”的文学境界。
徘句在日本曾兴胜一时,徘句其实是文化格局小的一种表现形式。这些诗有类似的问题。但这问题出现在一个地域这是大问题。出现在一个人身上也是一种风格。如果能绘事与后素的格局大些,融合度高些。这种风格一但形成。将是十分动人的诗篇。小妖精,有一段路,你可以孤独的去领悟。    哈哈!看好你。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

主题

2311

帖子

42

精华

元老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3 18:40 | 显示全部楼层
半壁江山 发表于 2018-12-12 01:23
忙完回家,随手看帖。就笑了。小妖精,你写这样的诗不寂寞吗?哈哈,谁读得懂。读这样的诗,读者需要二次创 ...

谢谢半壁江山师友。感谢您留下如此多的话话。小妖至今也没有明白诗歌到底该怎样去写,于是就遵从内心,感到什么就涂抹下什么,从最初的状物抒情,逐渐接触到的自白主义,表现主义,到意象派,漩涡派,超现实主义以及深度意象派,小妖方法技术层面到没有学会多少,而是从这些所谓流派里面,学到了不同感知事物,和思考问题的方式。(可想而知,因为与别人的不同,自然就显得格格不入了。我们这个世界有点奇怪的,每个人都追求不同,当不同出现时,我们又会第一时间否定它。)小妖感谢您的谷粒。握!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

主题

2311

帖子

42

精华

元老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3 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半壁江山 发表于 2018-12-12 23:30
这些诗,其实已经达到“绘事后素”的文学境界。达到这个境界,就有资格谈论诗了。
徘句在日本曾兴胜一时 ...

孤独有时难以忍受,孤独有时难得享受。孤独是因为身边的人太少,更是因为身边的人太多。只有厉害的人才有资格说孤独。小妖现在还没有到达那个级别。
谢谢这段路上给小妖的一个鼓励。这个火,很暖,很明亮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

主题

2311

帖子

42

精华

元老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3 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半壁江山 发表于 2018-12-12 23:30
这些诗,其实已经达到“绘事后素”的文学境界。达到这个境界,就有资格谈论诗了。
徘句在日本曾兴胜一时 ...

徘句哦,读过一些。很美,很有境界。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0

主题

472

帖子

4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处女座

发表于 2018-12-14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心所至皆为诗,都很好,很缥缈,希望做到能放亦能收。
我来找我家小白菜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2

主题

1279

帖子

8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北京诗人贵宾版主驻站诗人最佳热力奖最佳八卦奖天秤座

发表于 2018-12-14 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这头像换的,太撩人了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2

主题

1279

帖子

8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北京诗人贵宾版主驻站诗人最佳热力奖最佳八卦奖天秤座

发表于 2018-12-14 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猫眼世界啊     这得慢慢品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

主题

2311

帖子

42

精华

元老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5 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借一 发表于 2018-12-14 18:05
你这头像换的,太撩人了

错错错,伦家系撩喵喵的。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

主题

2311

帖子

42

精华

元老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5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白菜 发表于 2018-12-14 09:07
随心所至皆为诗,都很好,很缥缈,希望做到能放亦能收。

白儿妹妹好,妖姐姐抱抱哈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253

帖子

4

精华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18-12-15 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半壁江山 于 2018-12-16 07:38 编辑

周末愉快。喜欢你诗的很多嘛。都有诗友评论。

你说的这些流派,我真的不知道。我网上查了一下,学习了下。这些流派实质是对事物描述时的一种写作方法或思路的变幻。魔性的变幻后面的本质却是一样的。要回归对事物本质的对应。 我觉得老外真是好玩。把中国“内义脉注”的文学手法,分成不同的深度和表现形式而已。你说的这些流派都是内义脉注的不同表现手法。如果如此孤立的手法去写诗。那是偏安踱步。 我能读你的诗,都是用了内义脉注的眼光去看,发现读你的诗,需要在脑里先构思出你要写的事物的大轮廓,再去印证,才能懂。也是说这样孤立的写作手法,是要择读者的。读者要先草读,进入你的思维框架,才读精读去理解诗。对读者提出了挑战。
你要破这些流派的局限才行,这些国外的流派诗者,光讲奇幻的内义脉注,不讲字句的“外文绮交”容易流于怪诞、诡异,而直指灵魂的本真内核却祈待读者去理解是很难的。就是写给自已,也应让诗很美。而方法就是“外文绮交”
     例:*枯树 真贪婪!伪装成休眠也并非火山——/满天星座飞纵的线条固定在/地上。沙上。海底。/这百足之虫立于漩涡中心,继续喷吐旷野与蛮荒/神谕般的指示。/伐木人将之归于烧柴。人间法则:/摊开双手的作品有时是另一片逢春声浪/握紧拳头的野鹿群在菌类覆盖的山坡/大声抽泣。
第一遍草读,我就在脑里有了一枯树的形象,再读精读就走出了文字的迷宫。真贪婪!伪装成休眠也并非火山,这句你的意思是写,枯树的形象是伪装的,但树枯不可能再吐出热情,它无法在花开花落了。满天星座飞纵的线条固定在/地上。沙上。海底。这是描写枯树的星落棋布,在那里都有枯木群包括海底;这百足之虫立于漩涡中心,继续喷吐旷野与蛮荒。枯树死了,形象也象张牙舞爪的蜈蚣,应了下句死而不僵。引出的下句继续喷吐旷野与蛮荒。这是满是枯树的旷野初冬的冷洌之象;伐木人将之归于烧柴。人间法则:/摊开双手的作品有时是另一片逢春声浪/握紧拳头的野鹿群在菌类覆盖的山坡/大声抽泣。写枯树的归途。被烧。最后点题。摊开双手的作品有时是另一片逢春声浪。索取反而春天,如同砍划可以获得木头。握紧拳头的野鹿群在菌类覆盖的山坡/大声抽泣。这句很隐晦但很好。那些不求索取的善良生命,在没有绿意只剩长满菌子的枯木桩山坡,痛哭。 贪婪索取的拥有了财富,善良自执的却失去了家园。这是人间吗,暗森丛林的人间法则。可怜的人都在痛哭。
      哈哈,我只能说你写得很好,但真的太隐晦了。如果再深度意象点,我也看不懂了。写了枯树的形,满是枯树的旷野,被砍得只剩木桩子长菌的山坡,砍柴的得,野鹿群的失。真是人间的写照。最后点题明意。
     你不妨试试,外文绮交,内义脉注。一手屠龙刀,一手倚天剑。用流派打磨内义脉注,用勾连结绳外文绮交。字句出奇,内义通达,文风灿烂,呵呵,小妖精,给我签个名吧。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京诗人论坛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9-1-23 04:39 , Processed in 0.099374 second(s), 2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