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8|回复: 9
收起左侧

坠烛九楹

[复制链接]

3

主题

13

帖子

2

精华

正式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19-12-31 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律格子 于 2020-1-13 13:49 编辑

 
仙剑,从来都是心底的一个圆满。没有人说的清那些借刀剑法术遮掩下或懵懂或浓艳的爱情是镜花水月般虚幻还是最深处的那一粒久藏而难没的朱砂痣,《 坠烛九楹 》也不过别传,也许没人记得配角花楹,更没人知道她的故事……

       第一章  花楹月夕夜

   花似伊,柳似伊,叶叶声声是别离——十年了,我始终忘不了为情玉殒香消于剑冢的主人,她眼里最后那片星辰羸弱、坚毅仿佛是我自到这人间以来见过最美的夜空。我更忘不了主人以性命保全的那个男子,他总是挂着一张嘴角微微上扬的坏笑直勾勾盯着主人。
       我曾经以为那就是结局了,即使岁月开始苍老我也不会说出心底的那些秘密,就静静一直陪在他们身边,看我深爱的两个人从青春一路相拥到白头也是幸福。也许命运总是喜欢将希望藏在某些无可回避的细节中,崔不及防的一股脑丢给你——我呆坐在潮湿冰冷的青石地板上,眼睁睁看着雪见,我的主人倒在深红的血污之上对我和景天微笑。我艰难的爬过去,纯白的衣裙和鹅黄色丝带在膝、肘与石板的摩擦间渐渐破损染上了血污,我就那样狼狈的俯身搂着雪见开始冰冷的身体,听她最后的嘱托,代她照顾景天。其实主人当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大口大口的血从她泛青的唇间涌出,顺着她白皙的下颌染湿了胸前单薄的红衫。我是靠读心术读到的那些,而我当时并不知道她的一个“代”字究竟有多重,那已经不仅仅是成就,冥冥中还有些许取而代之而不得的遗憾和错失。但当大家都懂得这些时,一切却都看似来不及了。因为那一年紫萱为封印锁妖塔舍身取义,重楼将小葵化成两个实体回到古城镇,景天离开所有人选择了十年铸一剑……
      
  十年,这很好!反正我是妖兽年龄不会在我脸上雕刻难看的痕迹,我看起来永远有超过天山童姥和小龙女的稚嫩,我当然不怕多等十年,多等几个也可以。只是这样的等待让我看多了这个叫做人间的地方,纯净总会随着时间慢慢消磨。几度流光人渐去,风急雨急人更急,湘江西,楚江西,万水千山远路迷,谁还问,相逢有无期!十年后花灯和焰火喧闹热闹的节庆夜,我又独自坐在蕖水边。天还是有些冷,即便我非族亦能感觉到倒影里化做人型的我单薄的衣裙多么不耐这早春的严寒。细细计算着在他们的江湖里我为数不多的出场——整整十年,没有人打问过我的消息。而他,景天,他并不知道当年主人的嘱托,从他在巨大的悲痛和责任面前选择闭关铸剑我就知道即使我说出雪见的嘱托也是枉然,更何况我还有不肯说出的那份痴情成为牵绊。我只能等,等十年后我作为妖灵辅佐他的日子,我知道还有几天景天就会在郊外“偶然”遇到我。虽然这期间他修炼着与我有关的魔剑,但却只想起我两次,仅仅两次,却足以给我心动的理由……我默默的在这个元宵之夜许下一个心愿——只要他在见到我之前再想到我一次,我就会放下所有念头随他而去,浪迹四方也好,归隐山林也罢,或是他乐意叱咤江湖,只要他还需要我都随他。
  几天后就是他将在郊外遇到我的日子了,也即将到他和重楼约定冰风之谷一战的日子,我的心突然跳的异常起来。我是妖兽啊,怎么会这样?难道我读到了重楼的心声么?还是景天的无剑之境震慑到了重楼么?或者有什么不详的事情将要发生?

  我读不透,只能等待那个或许是另外一个开始的日子缓缓到来。




               第二章  郊外的邂逅


  天还没亮时我早早起床对着镜子梳妆——将发髻斜斜歪在耳际,让鹅黄色的丝带飘在颈旁,一串细碎的小珠子沿着发髻垂下;淡淡的眉精致俏皮,浅浅的桃红晕过脸颊……一切都还是十年前的模样。这很好,我想:物是人非之后的邂逅最是能勾起回忆,而我依旧是他回忆里最鲜活的佐证。

  接近正午的郊外花花草草都已出落得鲜嫩可人,阳光隐逸在一小片薄薄的云层后面。我站在距离小灌木不远处一个醒目的位置,以侧影对着从城门延伸而至的小路,风从我薄纱的衣袖、裙角和飘带上经过让它们飞飞扬扬,我面前那只蝴蝶正在缓缓的发光——湖蓝色的,很美——这是我新悟到的法术,我叫它“楹闪之舞”,这只是一招几乎没有杀伤力的法术,当然看起来会很美。这个时辰他该来与我邂逅了,我想他会被这发出湖蓝色光芒的蝴蝶所吸引,至少这样的法术会让我的出现看起来不那么唐突。

  他来了,我读到他的内心温暖的杀气和孤世英雄的一丝落寞。是啊,十年于他来说是个不短的期限了,也应该是这份誓约才造就了他如今的无剑之境,这些已经将他的心填得很满,似乎已经没有多少地方容我居留了。想起元宵之夜我曾暗暗发过的誓言,心又一次异样的跳动起来。这时他看到我纤细的丝带、发丝、飘带都随风轻轻的飘动,在散发湖蓝色光泽的蝴蝶映照下我的脸颊仿佛透明一般。读着他内心在看到我那一刻轻微的疼痛,那些与我有关的散碎在每一座小镇里的细枝末节在他的心里柔软的盛开,仿佛一朵无色的牡丹——一瓣一瓣舒展开来……这让我矛盾。我该如何兑现我的誓言?几乎同时发现思念与相见。
  他冲我笑笑,那表情显得有点儿坏,然后上下打量着我精心装扮的模样,那一刻我读到了他的开心——很孩子很干净的那种。这也许就是我的宿命,我想,我动摇了,我要陪着他去迎那十年之前的约战,即使最后他技不如人,我也能为他挡那最后的致命一击。

  跟在景天身边我仿佛一个不懂事的十几岁孩子,闹着他陪我去小镇里赶集。我说:
  “后天就是你们约定的日子了,现在你要讨好我一次,后天我才会帮你去打大魔头哦!”
  他再次笑起来,很MAN的那种,在也找不出坏坏的影子这反而让我有一点失望,同时我也读到他此刻内心泛起异样的温暖。他刮我的鼻子说好,然后拉起我的手向小路那头的集镇跑去……




              第三章  冰封之谷(1)

  “冰风谷是个好远好远的地方哦,路上你要宠我,不然我会偷懒不陪你战斗!”
  我一边半认真半娇嗔的说着,一边悄悄的读他的内心——宽大、坚毅、温暖、杀气、踌躇、矛盾、责任、怜惜……这让我隐隐感到一丝紧张,心又开始异常的跳动起来。我不敢深想,任他拉着我一路叮叮当当向冰风谷奔去(手腕上是他在集镇为我买的铃铛手镯)
  
  这一战,生死未卜,他拉着我的手却一直暖暖的。
  那就这样吧,我想,我至少这样的温暖令我激动。

  冰风谷,十年后景天带着我再次站在重楼对面。周遭的风景凝固一般安静,对峙的目光里,我似乎读到重楼的一丝不忍和他略略强大过景天的内心。

  突然,一阵莫名的眩晕,我恍惚陷入无尽的蓝——湖蓝色飞舞的光,翅膀,无数蝴蝶携裹着蛊咒,古老而发出暗金色光芒的封印符……这些都潮水般向我袭来,涌入体内。我甚至可以感知自己身体正急速膨胀,腕上的铃铛手镯已深深陷入肉内——那是一种无法比拟的撕裂般尖锐的疼痛。我不知道旁边的他为什么一点没发现我的变化,而我早已无出,甚至无法自主移动一下自己的身体,我像是陷入了深深的梦魇。对面的重楼似乎也没有出招的意思,他只是用冷冷的目光注视着我和他,似乎也对我的变化视而不见,难道我在他们眼中仍旧毫无异样吗?!奇怪!为什么我虽然如此痛苦却仍旧清醒,可以清晰的看到周遭所有的景物和它们细微的变化……
  
  冰风谷似乎起了一点风,景天和重楼仍旧保持大战前的对峙……

   

             第四章  冰封之谷(2)

  我仍感到身体将要爆裂的疼痛和天旋地转般眩晕,旁边的景天仍旧注视着重楼身体细微的动作,他内心的杀气也隐隐加重了几分,而对面重楼的内心却显得多了一分柔软和暖,虽然温暖的感觉极其微弱,但我仍然可以确认它的存在。这时,冰风谷的风渐渐的大起来,衣带和兵刃的流苏开始飞扬。
  是的,此刻我无比紧张,怕因我身体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陷入孤立无援;而潜意识里我也怕他的无剑之境会让重楼的生命在这一战成为华丽的句点,这一层担心让我陷入更深的恐慌之中。

  突然,一滴水在风里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滴落在我的手背——侵入心脾的清凉开始顺着手臂向全身蔓延,而身体爆裂般的疼痛也开始逐渐减弱。我抬头看看四周没有一丝下雨的迹象,只是在我的目光和对面重楼对接时明显感觉到了他内心的柔软和温暖都在增加。这时我已经可以任意活动我的身体了,抬起手臂时我看到手背刚才那一滴水泛着极其微弱的湖蓝色的光泽,像极了嵌入肌肤的一粒水晶。这是什么?!我茫然的扭头看着身边的景天,才发现他腮边挂着两条晶莹的泪痕……
  慢慢的,我开始从细微处读他的内心——那里面藏满了思念和悲愤,一个名字在不断重复叠加着——雪见!是的,就是雪见,旁边还点缀着一些脉脉含情的片段,而我在他的心中总是点缀在雪见的旁边,我的每一次出现都只是增加一份他对雪见的思念和对重楼的狠,此刻他与重楼的决战已非当初约定的正邪之争那么简单,此刻他的内心潜藏着一份复仇的快感——冰冷、锋利,还易容般潜藏在一个极深的所在。
  这时我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只是手背上那粒像极了嵌入肌肤的水晶比刚才大了两圈,湖蓝色的光泽也更加明显,甚至有些像我新近悟到的“楹闪之舞”了。

  “果然够胆!”
  重楼终于打破了沉默,用低沉的声音冲景天喊了一句。我想大战会在这一声之后开始吧……




           第五章  冰封之谷(3)

  他一招乱影降魔剑不偏不倚打在重楼身上,重楼还没回过神儿来,他又施展一招飞龙探云手自重楼怀中掏出一支好似翡翠雕琢的玉笔。看来他大战重楼已有几分优势了,我也略略放心了一些。说时迟那时快重楼此刻脚还没踏稳就使出一记重拳,拳风带着火光,还卷着隐隐的雷鸣呼啸而至,他的身体在橘红色的火焰中不断倒退、踉跄,显然是受了重击。我几乎下意识的冲上去,以右臂护住他的左胸。重楼的拳绵密、迅捷,重重打在我的身体上,有几拳落在我的手背却仿佛被那颗嵌在肌肤里的“水晶”化解了不少,竟然没有多少痛觉。我望着近在咫尺的他,他对我关切的眼神转瞬即逝,应该是我的挡驾让他有了恢复的机会,我感受到他内心的戾气越来越重,手在我身体的遮挡下暗暗运功,一股寒彻骨髓的掌风自他运功的手上飘出,在他推开我的一瞬间重重向重楼打去。

  今天已经是他和重楼决战的第三天了,我再次陷入眩晕再次动弹不得,这一次没有疼痛,只有一个不明来由的女声用越来越高亢的声线唱着我一句也听不懂的天籁,歌声很美。让我在眩晕里有些眷恋,仿佛回到了某个可以重生之地,那里洁净到任何生灵都不存一丝杂念……

  突然,他飞一般越过我的身体重重摔在地上,重楼脸上挂着疲惫却得意的表情:
  “年轻人,要不要我们再约一次十年,哈哈……”
  这时我听到的歌声停下来,轻轻的告诉我:
  “翡翠玉笔开天宫,花楹玉臂取珠虫。若非一招狠心去,难得杀魔安太平。”
  这仿佛是指引我们去做什么,他仿佛也听到了,以无限怜惜的眼神望着我……瞬时我都明白了——
  
  我虽花费了八十年的光阴幻化出人形,可我终究是妖兽,我的身体可以孕育绝杀重楼的五毒珠。刚才的眩晕;手背上仿佛嵌入肌肤的湖蓝色水晶样的珠子;我之前悟到的法术“楹闪之舞”;刚才我所听到诗,近似重生之地的天籁之歌……所有的异相都源于我体内五毒珠的生长,而三日前我鬼使神差挨重楼夹裹着火光的重拳也刚好是五毒珠成熟所必须的最后一道五行之气。刚才那首神秘的诗应该就是指引他取出我体内的五毒珠吧……

  我对景天轻轻喊了一句:
  “玉笔!”
  他似乎早领悟了一切——用玉笔划开我的身体,取出五毒珠来杀死重楼,但是那样我也会死去……



             第六章  冰封之谷(4)

  我,依旧瘫软在无尽的眩晕里动弹不得……
  或许是因为五毒珠已经成熟的原因吧,我的读心术更加纯熟可以瞬间窥探到任何人的内心。在他怜惜的目光背后内心的纠结渐渐平复,一股戾气包裹着复仇的火焰雪见的名字和杀魔的决心一样强大;而对我的怜惜渐渐变得微弱,仿佛我就是可以随意丢弃掉的“车、马”他杀尊的正义和内心深处的复仇才是真正的“将、帅”。此时的重楼内心又一次泛起暖意,他看了我一眼,目光扫过我的身体落在我手背闪烁蓝光的那粒“水晶”上:
  “小子,你有福啊!这丫头倒是可以一命换一命,反正本尊也过腻了,倒不如舍了肉身云游去。哈哈哈……”
  
  这时他似乎已做出决定艰难的向我爬过来,没有说话,他知道我会读心术。我在他的心里读到浓浓的不忍和歉意,还有一堆类似什么舍身取义之类的大道理,我想这些都是他想对我解释的吧;而在他内心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隐藏了更浓的复仇之火,他不知道我的读心术已精进得出神入化可以读到任何人内心最隐秘的情绪。读到这些让我不禁寒颤,原来曾经的那些情节和赶往冰风谷一路上他对我的关切爱护都有这样令我心疼的目的。可这又能如何呢?毕竟我只是一只能化作人形的善良妖兽,能孕育聚天下之灵气的五毒珠对抗魔界也是宿命;毕竟他深爱的是我曾经的主人,他对她的爱如此强大没有人能替代或者消减一丝一毫;毕竟除魔降妖是他毕生的重任,不能因儿女私情误了大事,何况他本也未对我有多少儿女私情在心。一切都是宿命,“我猜得到开头却猜不透结局”——突然想到人类这么俗套的一句话用在此时此刻的我身上多么贴切——这算不算讽刺呢……

  我冲他微微一笑闭上眼睛,感受他用玉笔划开身体的剧痛……很快便失去了知觉




             第七章  入魔(大结局)

  景天取出我在我身体里已经孕育成熟的五毒珠赢得大战胜利,重楼的肉身在珠子湖蓝色的光辉里化为无形。这样也好吧,大家都各得归所——重楼在大战三日后内心泛出温厚的暖意,他早厌倦了所谓魔尊的身份,厌倦了所谓正邪的争斗,如今到可以放下这些以无形之魂去云游也算一桩乐事;景天终于完成了终极心愿,雪见的仇和正义的伸张甚至是身后的一世英名。这些当然是后话,因为当时我只是一具斜卧在血泊里失去体温的妖兽躯体。手臂上长长的伤口向外翻开,曲折着,走势如龙爬行;血流淌着,染红了我身下的土地。他提着魔剑呆呆看着寂静的战场,重楼化作一滩血水,我躺在另外一片血泊之上,周遭的风早停了,整座冰风谷笼罩着死亡般的安静。
  景天丢下魔剑离开了……

  不知又过了多久,我居然开始回复知觉。睁开眼后我看到四周都笼罩在橘红色的柔光下,天空有暖色的云和云朵间偶然漏下的亮金色的光,地上的血迹渐渐幻化成大片大片殷红的花瓣,有风掠过时候便轻飘飘的旋起来。我手臂上长长的伤口不在剧痛了,它们开始缓慢合拢并留下一道暗红色的痕迹,曲折蜿蜒仿佛一条绣在右臂上的龙刺青。这时我站起身,远处还能隐约看到景天模糊而略显落寞的背影。我依然可以读到他的内心——苍凉、懊悔、失落……当他在看到我躺在血泊里的样子时也许会意识到我曾经那么真实的喜欢着他,而他也不经意间在内心给我留了位置,只是之前他不知道,是的,他是真不知道——在一个时辰之前他除了雪见和复仇他重不曾与自己的内心对话。这时我想喊他,可转念又停住了。喊他做什么呢?一起行走江湖么?景天和我都已经厌倦了这个人类臆造的江湖,我们也已经做不成神仙眷侣了——太多的隔阂横在我和他之间——这大概就是做人的情之累吧。那不如就让他留着对我的这份怀念走吧,也许他会在归隐的某个小镇找到某个与江湖无关的女子为他洗衣煮饭为他生儿育女……

  我正胡思乱想着天空中忽然传来一个男声,说实话那声音真是好听,听得心里暖暖的,和这冰风谷里满眼橘色的柔光一样让人舒服——
  “花楹……”
  我抬头看到云中闪着金光的鳞片,居然真的是一条龙
  “你就是传说里衔烛之龙的么?”我问
  那龙缓缓降下来在我面前幻成人形,微笑着问我:
  “小丫头,随我去不周山如何?”
  “可,你是魔……”
  龙笑了笑,道:
  “魔道,仙道,正道,邪道,道有道,道非道;既然刚刚已经参透,我这一问你这丫头怎么又拘泥起来了?”
  我看着烛龙温暖的笑容,突然有种莫名的安全感……


  后续:

  说到这里我的故事就告一段落了,所谓故事都是这样说的——“从此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白头到老”虽然我不是公主,也没遇到什么王子,不过这不是欧洲的故事有些出也算合情合理。至于我最后有没有和谁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白头到老,那是我和衔烛之龙去到不周山之后的故事了,至于入了魔道的花楹遇到了谁,发生了什么且听以后分解吧。
  

  


(终)
Je te manq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920

帖子

7

精华

贵宾

Rank: 4

美丽天使卯兔

发表于 2020-1-1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年快乐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920

帖子

7

精华

贵宾

Rank: 4

美丽天使卯兔

发表于 2020-1-1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久不写散文随笔,等忙完写,旧贴都不知道扔哪疙瘩去了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920

帖子

7

精华

贵宾

Rank: 4

美丽天使卯兔

发表于 2020-1-1 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游戏时候写的?武侠剧情,姑娘也是爱好侠气,我也爱,特爱武侠,爽快至情至性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3

帖子

2

精华

正式会员

Rank: 2

 楼主| 发表于 2020-1-2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归晚 发表于 2020-1-1 16:45
很久不写散文随笔,等忙完写,旧贴都不知道扔哪疙瘩去了

弄到博里存着好些
Je te manq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3

帖子

2

精华

正式会员

Rank: 2

 楼主| 发表于 2020-1-2 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归晚 发表于 2020-1-1 16:47
游戏时候写的?武侠剧情,姑娘也是爱好侠气,我也爱,特爱武侠,爽快至情至性

准确滴说是武侠RPG,大宇出品的《仙剑》系列一直是心里的一个执念
Je te manq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3

帖子

2

精华

正式会员

Rank: 2

 楼主| 发表于 2020-1-2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冰封之谷(2)

  我仍感到身体将要爆裂的疼痛和天旋地转般眩晕,旁边的景天仍旧注视着重楼身体细微的动作,他内心的杀气也隐隐加重了几分,而对面重楼的内心却显得多了一分柔软和暖,虽然温暖的感觉极其微弱,但我仍然可以确认它的存在。这时,冰风谷的风渐渐的大起来,衣带和兵刃的流苏开始飞扬。
  是的,此刻我无比紧张,怕因我身体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陷入孤立无援;而潜意识里我也怕他的无剑之境会让重楼的生命在这一战成为华丽的句点,这一层担心让我陷入更深的恐慌之中。

  突然,一滴水在风里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滴落在我的手背——侵入心脾的清凉开始顺着手臂向全身蔓延,而身体爆裂般的疼痛也开始逐渐减弱。我抬头看看四周没有一丝下雨的迹象,只是在我的目光和对面重楼对接时明显感觉到了他内心的柔软和温暖都在增加。这时我已经可以任意活动我的身体了,抬起手臂时我看到手背刚才那一滴水泛着极其微弱的湖蓝色的光泽,像极了嵌入肌肤的一粒水晶。这是什么?!我茫然的扭头看着身边的景天,才发现他腮边挂着两条晶莹的泪痕……
  慢慢的,我开始从细微处读他的内心——那里面藏满了思念和悲愤,一个名字在不断重复叠加着——雪见!是的,就是雪见,旁边还点缀着一些脉脉含情的片段,而我在他的心中总是点缀在雪见的旁边,我的每一次出现都只是增加一份他对雪见的思念和对重楼的狠,此刻他与重楼的决战已非当初约定的正邪之争那么简单,此刻他的内心潜藏着一份复仇的快感——冰冷、锋利,还易容般潜藏在一个极深的所在。
  这时我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只是手背上那粒像极了嵌入肌肤的水晶比刚才大了两圈,湖蓝色的光泽也更加明显,甚至有些像我新近悟到的“楹闪之舞”了。

  “果然够胆!”
  重楼终于打破了沉默,用低沉的声音冲景天喊了一句。我想大战会在这一声之后开始吧……




           第五章  冰封之谷(3)

  他一招乱影降魔剑不偏不倚打在重楼身上,重楼还没回过神儿来,他又施展一招飞龙探云手自重楼怀中掏出一支好似翡翠雕琢的玉笔。看来他大战重楼已有几分优势了,我也略略放心了一些。说时迟那时快重楼此刻脚还没踏稳就使出一记重拳,拳风带着火光,还卷着隐隐的雷鸣呼啸而至,他的身体在橘红色的火焰中不断倒退、踉跄,显然是受了重击。我几乎下意识的冲上去,以右臂护住他的左胸。重楼的拳绵密、迅捷,重重打在我的身体上,有几拳落在我的手背却仿佛被那颗嵌在肌肤里的“水晶”化解了不少,竟然没有多少痛觉。我望着近在咫尺的他,他对我关切的眼神转瞬即逝,应该是我的挡驾让他有了恢复的机会,我感受到他内心的戾气越来越重,手在我身体的遮挡下暗暗运功,一股寒彻骨髓的掌风自他运功的手上飘出,在他推开我的一瞬间重重向重楼打去。

  今天已经是他和重楼决战的第三天了,我再次陷入眩晕再次动弹不得,这一次没有疼痛,只有一个不明来由的女声用越来越高亢的声线唱着我一句也听不懂的天籁,歌声很美。让我在眩晕里有些眷恋,仿佛回到了某个可以重生之地,那里洁净到任何生灵都不存一丝杂念……

  突然,他飞一般越过我的身体重重摔在地上,重楼脸上挂着疲惫却得意的表情:
  “年轻人,要不要我们再约一次十年,哈哈……”
  这时我听到的歌声停下来,轻轻的告诉我:
  “翡翠玉笔开天宫,花楹玉臂取珠虫。若非一招狠心去,难得杀魔安太平。”
  这仿佛是指引我们去做什么,他仿佛也听到了,以无限怜惜的眼神望着我……瞬时我都明白了——
  
  我虽花费了八十年的光阴幻化出人形,可我终究是妖兽,我的身体可以孕育绝杀重楼的五毒珠。刚才的眩晕;手背上仿佛嵌入肌肤的湖蓝色水晶样的珠子;我之前悟到的法术“楹闪之舞”;刚才我所听到诗,近似重生之地的天籁之歌……所有的异相都源于我体内五毒珠的生长,而三日前我鬼使神差挨重楼夹裹着火光的重拳也刚好是五毒珠成熟所必须的最后一道五行之气。刚才那首神秘的诗应该就是指引他取出我体内的五毒珠吧……

  我对景天轻轻喊了一句:
  “玉笔!”
  他似乎早领悟了一切——用玉笔划开我的身体,取出五毒珠来杀死重楼,但是那样我也会死去……



             第六章  冰封之谷(4)

  我,依旧瘫软在无尽的眩晕里动弹不得……
  或许是因为五毒珠已经成熟的原因吧,我的读心术更加纯熟可以瞬间窥探到任何人的内心。在他怜惜的目光背后内心的纠结渐渐平复,一股戾气包裹着复仇的火焰雪见的名字和杀魔的决心一样强大;而对我的怜惜渐渐变得微弱,仿佛我就是可以随意丢弃掉的“车、马”他杀尊的正义和内心深处的复仇才是真正的“将、帅”。此时的重楼内心又一次泛起暖意,他看了我一眼,目光扫过我的身体落在我手背闪烁蓝光的那粒“水晶”上:
  “小子,你有福啊!这丫头倒是可以一命换一命,反正本尊也过腻了,倒不如舍了肉身云游去。哈哈哈……”
  
  这时他似乎已做出决定艰难的向我爬过来,没有说话,他知道我会读心术。我在他的心里读到浓浓的不忍和歉意,还有一堆类似什么舍身取义之类的大道理,我想这些都是他想对我解释的吧;而在他内心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隐藏了更浓的复仇之火,他不知道我的读心术已精进得出神入化可以读到任何人内心最隐秘的情绪。读到这些让我不禁寒颤,原来曾经的那些情节和赶往冰风谷一路上他对我的关切爱护都有这样令我心疼的目的。可这又能如何呢?毕竟我只是一只能化作人形的善良妖兽,能孕育聚天下之灵气的五毒珠对抗魔界也是宿命;毕竟他深爱的是我曾经的主人,他对她的爱如此强大没有人能替代或者消减一丝一毫;毕竟除魔降妖是他毕生的重任,不能因儿女私情误了大事,何况他本也未对我有多少儿女私情在心。一切都是宿命,“我猜得到开头却猜不透结局”——突然想到人类这么俗套的一句话用在此时此刻的我身上多么贴切——这算不算讽刺呢……

  我冲他微微一笑闭上眼睛,感受他用玉笔划开身体的剧痛……很快便失去了知觉
Je te manq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

主题

431

帖子

17

精华

贵宾

Rank: 4

亥猪娃娃派果粒奖

发表于 2020-1-9 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呢,现在因为不玩风云,不说杀帖,都好久没写这样的字了。

其实现在想想,还是玩游戏能让自己多练习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3

帖子

2

精华

正式会员

Rank: 2

 楼主| 发表于 2020-1-13 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林耳 发表于 2020-1-9 15:27
天呢,现在因为不玩风云,不说杀帖,都好久没写这样的字了。

其实现在想想,还是玩游戏能让自己多练习啊

聪明的 木木 ,一看就知道是游戏作品
Je te manq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3

帖子

2

精华

正式会员

Rank: 2

 楼主| 发表于 2020-1-13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  入魔(大结局)

  景天取出我在我身体里已经孕育成熟的五毒珠赢得大战胜利,重楼的肉身在珠子湖蓝色的光辉里化为无形。这样也好吧,大家都各得归所——重楼在大战三日后内心泛出温厚的暖意,他早厌倦了所谓魔尊的身份,厌倦了所谓正邪的争斗,如今到可以放下这些以无形之魂去云游也算一桩乐事;景天终于完成了终极心愿,雪见的仇和正义的伸张甚至是身后的一世英名。这些当然是后话,因为当时我只是一具斜卧在血泊里失去体温的妖兽躯体。手臂上长长的伤口向外翻开,曲折着,走势如龙爬行;血流淌着,染红了我身下的土地。他提着魔剑呆呆看着寂静的战场,重楼化作一滩血水,我躺在另外一片血泊之上,周遭的风早停了,整座冰风谷笼罩着死亡般的安静。
  景天丢下魔剑离开了……

  不知又过了多久,我居然开始回复知觉。睁开眼后我看到四周都笼罩在橘红色的柔光下,天空有暖色的云和云朵间偶然漏下的亮金色的光,地上的血迹渐渐幻化成大片大片殷红的花瓣,有风掠过时候便轻飘飘的旋起来。我手臂上长长的伤口不在剧痛了,它们开始缓慢合拢并留下一道暗红色的痕迹,曲折蜿蜒仿佛一条绣在右臂上的龙刺青。这时我站起身,远处还能隐约看到景天模糊而略显落寞的背影。我依然可以读到他的内心——苍凉、懊悔、失落……当他在看到我躺在血泊里的样子时也许会意识到我曾经那么真实的喜欢着他,而他也不经意间在内心给我留了位置,只是之前他不知道,是的,他是真不知道——在一个时辰之前他除了雪见和复仇他重不曾与自己的内心对话。这时我想喊他,可转念又停住了。喊他做什么呢?一起行走江湖么?景天和我都已经厌倦了这个人类臆造的江湖,我们也已经做不成神仙眷侣了——太多的隔阂横在我和他之间——这大概就是做人的情之累吧。那不如就让他留着对我的这份怀念走吧,也许他会在归隐的某个小镇找到某个与江湖无关的女子为他洗衣煮饭为他生儿育女……

  我正胡思乱想着天空中忽然传来一个男声,说实话那声音真是好听,听得心里暖暖的,和这冰风谷里满眼橘色的柔光一样让人舒服——
  “花楹……”
  我抬头看到云中闪着金光的鳞片,居然真的是一条龙
  “你就是传说里衔烛之龙的么?”我问
  那龙缓缓降下来在我面前幻成人形,微笑着问我:
  “小丫头,随我去不周山如何?”
  “可,你是魔……”
  龙笑了笑,道:
  “魔道,仙道,正道,邪道,道有道,道非道;既然刚刚已经参透,我这一问你这丫头怎么又拘泥起来了?”
  我看着烛龙温暖的笑容,突然有种莫名的安全感……


  后续:

  说到这里我的故事就告一段落了,所谓故事都是这样说的——“从此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白头到老”虽然我不是公主,也没遇到什么王子,不过这不是欧洲的故事有些出也算合情合理。至于我最后有没有和谁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白头到老,那是我和衔烛之龙去到不周山之后的故事了,至于入了魔道的花楹遇到了谁,发生了什么且听以后分解吧。

  

  


(终)
Je te manq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京诗人论坛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20-1-20 17:05 , Processed in 0.145382 second(s), 2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